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黑人與鄉村」說書人Shayna Jones分享非裔加人的鄉郊回憶

Shayna Jones by Louis Bockner
Black B.C. storyteller Shayna Jones finds joy and healing in living close to nature. Photo by Louis Bockner.

[生活於大自然為卑詩省黑人說書人Shayna Jones帶來歡樂和治癒。圖片來源:Louis Bockner。]

當Pancouver向Shayna Jones提問,為何會想到向居住於鄉郊地區的黑人致敬,這名曾經獲獎的卑詩省民俗學者(folklorist)給了一個簡單的回覆。

那時候身處溫哥華一家咖啡廳的她透過電話說:「我就是這個群體中的其中一人。」

這名作者、歌手和演員現居住於庫特尼湖(Kootenay Lake)西岸的山區。在溫哥華長大的她,差不多十年前遷居到這個以白人為主的地區,亦曾於卡斯洛(Kaslo)居住過一陣子。

她打趣地說,卡斯洛這個擁有800名居民的城鎮對她來說太繁囂了,於是她搬到了城鎮以北的山區。

即使她以輕鬆的語調來分享這個故事,但她的黑人與鄉村計劃(Black and Rural project)其實是想帶出更嚴肅的訊息。她在個人網頁上稱,這個獲得國家資助的計劃,旨在了解居住於鄉郊的黑人有何想法和感受。

Shayna透過計劃來訴說不同的故事。此外,她亦嘗試推翻加拿大黑人只住在市區的假設。

「我希望宣揚這條不為人知且未獲關注的道路,從而讓大眾知道黑人並不局限於在城市居住。」

3月3日,Shanya在Biltmore Hotel舉行,並由Pi Theatre呈現的Black Space Jam》中表演。3月31日至4月15日期間,她將Pi Theatre客串製作的Black & RuralPacific Theatre登台。歷時一個小時的演出,將以她曾經訪問過的加拿大鄉郊黑人為題材。

不單如此,她亦曾經與歷史和博物館機構合作舉辦展覽,並推出過名為Black & Rural Saskatchewan的影片和書籍。

Shayna Jones
In the Kootenays, Shayna Jones experiences greater and more frequent snowfalls than when she lived in Vancouver. Photo by Louis Bockner.

[Shayna在庫特尼經歷比溫哥華更大量和頻繁的降雪。圖片來源:Louis Bockner。]

黑人歷史突顯與土地的關係

當被問到為何比較喜歡鄉郊生活,Shayna馬上回答是因為山脈、樹木和土地的吸引力。

她比較嚮往這種生活,多於以白人為主的小社區有好有壞的體驗。

她稱,最能燃起她激情的事物,是以自己一身黝黑的膚色和髮色,來訴說關於退隱到大自然尋求健康和療癒的故事。

接著她反問:試問有多少人看過一個滿頭髮綹的黑人女子說出這樣的故事?

再者,這引伸出另一個重要問題:既然居住在西非的黑人一直與土地有著深厚的連繫,為何這種事情如此匪夷所思?

Shayna嘗試從哲學角度來解釋這個現象,並表示黑人與大自然隔絕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問題。

事實上,黑人在加拿大郊區生活並非新鮮事,例如是卑詩省的鹽泉島(Salt Spring Island),而其他省份亦有類似情況。

儘管如此,對於包括她在內的黑人來說,移居到城市是進步的象徵。他們原先是佃戶,即在美國深南部(Deep South)當佃農的奴隸後代,以收成付作租金後往往面對沉重的債務。

這在1910年至1970期間觸發了非裔美國人大遷徙(Great Migration)。數以百萬計的黑人從實行吉姆·克勞法的南部州份(Jim Crow South)移居至北部和西部城市,以遠離暴力對待和提升他們的經濟前景。

Shayna認為,對黑人來說,在城市居住就是他們擺脫種植園生活的最好憑證。

可見而被無視的群體

Shanya指出,自己因為奴隸貿易而出生在世界這一方,這亦成為了她家族史的一部份。當時西非的人們被當成貨物運往大西洋對岸,而她的祖先就是在美國深南部成為奴隸。

她透露,她的曾祖母是奴隸的後代,更加是一名草藥醫生(root doctor),即透過天然療法行醫的無牌醫生,世代以來在美國南部黑人社區很常見。

學者約翰·J·貝克(John J. Beck)表示,草藥醫生及他們所用到草藥源自西非民間信仰,亦再次印證了這族群與土地的聯繫。

「然而,今天的主流說法否定了這段歷史,除非我們認清真相,並承認我們也應在這土地上佔一席位。既然我們已遷移到這片土地,就讓我們好好認識它,並從中獲得治癒。」

Shanya在她的研究中發現了一個加拿大郊區黑人的共同主題:他們多數是「可見而被無視的群體」,即是他們在社區中非常突出,但又很容易被忽略。

一名居住於郊區的黑人對於在森林發生的事情或不為人知表示憂慮。

在小鎮面對壓力

在分享上述觀點後,Shanya提到以前在美國深南部經常會發現黑人屍體懸掛在樹上。

這令到黑人對森林產生恐懼感。

BlackandRural.com載錄了其他鄉郊黑人語錄,例如是:「你永遠不能夠與白人混熟,嘗試亦只會徒勞無功,並令人心痛。」

另一句語錄是:「我離開城鎮、離開城市的原因是希望不被警察騷擾。」

Shanya亦有在小城鎮經常被提醒自己的種族的經歷。她記得在薩斯喀徹溫省郊區的時候感受到發自內心的壓力,因為她實在是太過突出,而當地亦沒有人認識她。

她亦思考過如果一名黑人男子到小鎮進行同樣的研究會有甚麼下場。她懷疑他會面對更大危險,因為他不能跟自己一樣,以燦爛的笑容化解對方的戒心。

她承認,儘管這些都是她幻想出來的情節,但她有這樣的構想,就足以證明社會存在一些令人焦慮的元素。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