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一个值得述说的故事 — 电影不虚此行观后感

All Ears, directed by Jiayin Liu, stars Hu Ge as a failed screenwriter who makes a living writing eulogies for other people.

[不虚此行这部电影是由刘伽茵执导,由胡歌饰演一位失败的编剧作家靠着撰写别人的悼词维生。]

什麽故事才算是一个好的故事?

刘伽茵导演最新的作品《不虚此行》( All Ears),是一部讲述关于生、死以及其间所有故事的影片。主角胡歌在剧中饰演的闻善是一位失败的编剧作家,却从事着自由撰稿悼词维生。虽然影片是关于「死亡」这样一个沈重的话题,但演员的幽默对话却引来全场观众的哄堂大笑。导演运用零碎场景和令人回味的音效,悄悄的拚凑出能让观众和剧中角色可以共同想像的空间。

当我回顾这部电影时,我脑海中浮现的字汇是「日常」二字。从我看到闻善坐在凳子上拿出水瓶到水、喝水那一刻起,还有他在小公寓里走来走去、洗衣服、剪指甲—这一切都在说明这是一个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

闻善生活在喧嚣的北京城市里,他总是比其他人慢半拍的生活着。他竭尽全力地去理解往生者的故事,就是为了能够好好地向逝者身后的人讲述他的故事。

同样是作家的我对于闻善对笔下人物的执着与着迷程度深深的感动。他会想要坐在他们坐过的地方,并看着他们日常看过的风景,他非常仔细的观察周遭的人物,并且努力地找出他们所有行为背后的真正故事。闻善很认真地对待自己身为作家所应有的责任。

剧中主角呈现这样一个事实,他很平凡,他却可以美化平凡。然而平凡的人也是可以当主角的。

剧中主要的三则悼词中,每则故事里呈现不同的哀悼方式去悼念死者,例如一位与兄长关系已疏远的妹妹,对于哥哥的悼文提出不同意见。一个已然不再是儿子角色的工作狂,却扮演着家中最为重要的父亲角色。还有一位忙到没时间哀悼,一心一意只为实现已逝同事的愿景,拼了命的终日忙碌工作着。这些正提供了我们窥视已逝亲人的人生。

而电影的真正主题是—平凡人。我们所有复杂的情感,说不出的悔意,以及生活中酸甜苦辣的记忆里,而最为重要的是彼此之间相互怜悯之心。

闻善在帮忙一位女士追忆一位他早已完成悼词的逝者时,他这样形容这位逝者—「他不是软弱,他是善良。很多人把这两个词搞混了。」

文善不单只有写别人的故事,他也倾听别人并释出善意。生活在这样快节奏的都市里,我们很难让别人倾听我们,也已然忘了要释出我们的善意。

[观看预告片–不虚此行All Ears]

什么故事才算是一个值得说的故事?

这部电影同时也讲述著作为作家的意义。

虽然闻善已经成为有名的悼词作家,但他并不满意现状,他甚至不敢告诉他的父母他在殡仪馆工作。用他自己说过的话来说,他正卡在人生的第二幕。

写作有时是很孤立的,是要经历长年累月的自我批判才能磨练出来的技能,与此同时还须承受读者们不留情面的批评与指教。我相信所有的作家都经历过这样的批判–所写的角色过于平淡、情节太无聊、故事剧情没有火花等等。还经常收到毁灭性的批评。

对于平凡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努力不懈的追求非凡,我看到了闻善的失望和停滞不前。人们可以说作为一个作家他的正直始终存在,即使他所写的故事不可能真正的完整,或是只有出席了葬礼的人才能听到。但也可以说他已丧失了作家的精神,依赖着别人的二手故事生存。

电影中的一句话让我听了之后在电影院里嚎啕大哭:「即使只有一个人看到,这个故事就值得写。」

我最大的恐惧就是当有一天当我放下了笔,发现再也没有任何人读我的作品了;而《不虚此行》这部电影却轻轻的握着我的双手告诉我—会的,至少我自己会看。

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hi Tuyệt Nguyễn

工艺师阮雪透过传统越南卷纸艺术表现跨越文化之连接

[生于越南的工艺师阮雪已在台湾居住15年。] 移民们常会说移居到新国家会改变他们,这种变化可能会慢慢的在他们适应新家园的几年内逐渐发生。对于出生于越南的卷纸艺术家阮雪来说,她不断地将当地元素和主题融入进她多彩多姿的作品中,反映了她移居台湾15年来的转变。 「我真的很喜欢生活在台湾,」阮雪使用中文和Pancouver进行了最近的访谈。「这里(台湾)的人们善良且非常慷慨,他们非常乐意互相帮助。」 Quilling by

Read More »
Jam Hamidi photo

《FADO》剧作家Elaine Ávila藉着葡萄牙饱历风霜的历史带领观众走上扣人心弦之旅

Elaine Ávila对于自己好评如潮,以葡萄牙法朵(fado)音乐为题材的舞台剧本月于Firehall Theatre再度公演乐得心花怒放。这名新西敏居民表示,在Donna Spencer的艺术指导下,剧场40年来屡创先河。《FADO – The Saddest Music in the World》于2019年在温哥华Firehall Theatre首演时创下了历史,成为首部由葡萄牙裔作家编写,在加拿大或者美国大型舞台演出的舞台剧。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