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電影製作者Anthony Shim透過編寫和執導《Riceboy Sleeps》向母親致敬

Anthony Shim by Lawrence Cortez cropped
Anthony Shim's Riceboy Sleeps received six nominations for Canadian Screen Awards. Photo by Lawrence Cortez (@lawrencejcortez).

[Anthony Shim的作品Riceboy Sleeps榮獲六項加拿大銀幕獎提名。圖片來源:Lawrence Cortez (@lawrencejcortez)。]

溫哥華導演兼編劇Anthony Shim(심명보)作品Riceboy Sleeps初段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

一名藍領工廠工人拍打了韓裔單親母親So-Young(由Choi Seung-yoon [최승윤]飾演)的臀部後,她立刻與身形遠較她魁梧的男子對質。

她大膽地說:「如果你再敢碰我,我就殺死你。」

男子叫她不要那麽激動,但So-Young沒有就此罷休。

她再堅決地表示:「別再碰我!懂我的意思嗎?」

由此可見,這是一個性格剛烈的角色。

Anthony透過Zoom視訊會議告訴Pancouver,自己在溫哥華島及高貴林長大的時候,在電視或電影中看過很多對亞洲女性的失實描述:她們不外乎是過份順從、具有超人能力,或者是性工作者。因此,他刻意創造了一個電影主角來打破這些刻板印象。

他表示想出一分力,去改變對亞洲女性的看法和她們的形象。

Riceboy Sleeps獲得六項加拿大銀幕獎提名,包括最佳電影、最佳主角、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剪輯和最佳原創劇本。

此外,這是Anthony執導的第二部電影,在其他場合亦贏得殊榮,例如是多倫多影評人協會頒發的羅傑斯最佳加拿大電影獎100,000元現金獎,以及格拉斯哥電影節的觀眾票選獎

Anthony稱:「每個獎項都好像奇蹟一樣,因為它們都由不同人來頒發。我從來沒有想像過蘇格蘭的觀眾會如此喜愛這部電影。」

3月17日(星期五)起,電影將於溫哥華的Fifth Avenue Cinemas上映。

Photo by Katrin Braga.
Choi Seung-yoon has won rave reviews for her performance as the single mother So-Young in Riceboy Sleeps. Photo by Katrin Braga.

[Choi Seung-yoon在Riceboy Sleeps中飾演單親母親So-Young大獲好評。圖片來源:Katrin Braga。]

努力呈現母親真實一面

Anthony把Riceboy Sleeps形容為「母子尋家的故事」。他們在高貴林定居後,年輕的Dong-hyun在學校受到種族歧視。到了青少年時期,他嘗試在兩種文化之間找到平衝點,因為他的朋友都是白人,而他們又對他的韓國背景深感好奇。片中的男孩由Doh-hyun Noel Wang飾演,青少年時期則由Ethan Hwang扮演。

現年36歲的Anthony透露,電影中的母子關係是以自己和母親之間的關係為藍本。

這部感人肺腑的電影講述了一名移民單親母親所面對的各種挑戰,即使碰上逆境還是要硬著頭皮撐下去。

他稱,如果有機會創作以母親為原型的角色,就一定要真實地把她呈現出來,讓她看過電影後都感到滿意。

電影真實地描述了Anthony英文名字的由來,以及在青少年時期由自己身份所產生的挑戰,再加上一些戲劇化情境、角色和糾紛橋段。此片大部份都在溫哥華取景。

他的母親會閱讀他寫的所有劇本,而這部電影亦不例外。他認為Riceboy Sleeps的劇本最初讓她感到意外,因為其故事和對白和她的親身經歷有些出入。

「我認為這作品為她帶來另一番體驗。」

他母親的朋友在去年出席了溫哥華國際電影節的放映會,而Riceboy Sleeps更贏得最佳加拿大劇情片獎項。這些親朋好友對他獲獎都感到非常驕傲。

其中一人向Anthony表示,當她回想起以前孩子還小而且生活艱苦的時候,就覺得很心酸。

他回答說,這就是電影的主題,但她看起來很詫異。

音樂加深電影氣氛

電影中很多幕都由攝影師Christopher Lew一口氣完成,讓Anthony得以順暢地將觀眾帶到不同地點、時間,甚至穿梭於大洲之間。

這名導影承認,第一個剪輯版本過於冗長,因此只能把片中某幾幕完全刪掉。

這代表他捨棄了其中一條關於男孩在青少年時期與他朋友的故事線,儘管他對拍出來的成果非常滿意。然而,所有人均認同Riceboy Sleeps是一套關於母子關係的電影,所以他只好刪除所有不相關的內容。

「縱使我有點失落,但對這部電影來說是最好的決定。」

除了拍攝手法外,該片亦依賴Andrew Yong Hoon Lee創作的歌曲來加強氣氛。Anthony表示,自己是在聲音設計師的推薦下開始在網上聆聽Andrew的音樂。

他稱,他撰寫劇本時都是聽著Andrew的音樂。

於是Anthony聯繫了本身無意為電影配樂的Andrew。除了音樂外,兩人數月來無所不談,包括他們作為韓裔加拿大男性的身份、與南韓的關係、父母、種族歧視,以及為人丈夫及父親的經驗。

「我們顯然很了解對方,亦有類似的親身體驗,並希望透過各自的媒界表達類似的情感和主題。因此我們決定嘗試合作,看看能擦出怎樣的火花。」

Anthony表示,Andrew所作的配樂有一種他尋求的韓國風格,但同時強調這並非韓國音樂。

他補充,自己要求的是不折不扣的原創音樂。

Riceboy Sleeps
Dohyun Noel Hwang is one of two actors who plays Dong-Hyun in Riceboy Sleeps.

[在Riceboy Sleeps中,Dohyun Noel Hwang是飾演Dong-Hyun的兩位演員之一。]

語言規定令電影無緣角逐奧斯卡

Anthony希望在他剪輯時,配樂已經到手,讓他可以跟據音樂來進行剪輯。

他透露,Andrew創作的每首作品都與電影非常配合。

事實上,與拍攝片段一樣,他最後得到了大量優質音樂,讓他在剪輯時不乏選擇。

電影包涵一些母子之間配上英語字幕的韓語對白,但數量較Anthony原先設定為少。背後的原因是,當他在拍攝Riceboy Sleeps的時候,一部加拿大電影需要符合若干條件,才能獲得加拿大影視管理局的財務資助和稅務優惠。

其中一個條件是電影必須至少有50%的英語、法語或原住民語言對白。自電影完成拍攝後,條件已被修訂。

Anthony因而減少了母子之間的韓語對白,並以更多英語對白取而代之。他認為這決定並沒有削弱電影的可觀性。

儘管如此,這卻令電影無法角逐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因為此類別電影的非英語對白必須超過50%。

雖然這令電影自動喪失入圍該獎項的資格,但Anthony認為,即使片中的韓語對白增加了,也不會顯著提升其質素。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Eric Lee and Peggy Lee

溫哥華台灣學生論壇鼓勵年輕人運用文化和價值觀造福社區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以下簡稱UBC)博士生李哲緯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證明了具有台灣血統的人不僅限於漢族華人。他有一部分日本血統,而他母親的祖父母之一則來自荷蘭。哲緯在視訊會議上告訴《Pancouver》:「有趣的是,我媽媽的頭髮有點偏紅。」「這是因為遺傳的關係。」荷蘭和日本曾在不同時期殖民過台灣,所以有很多台灣人和哲緯有著類似的血統背景。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