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看不见的国家》:揭示蔡英文如何提升台湾人的身份认同与民主自豪感

Tsai Ing-wen
Invisible Nation focuses on Tsai Ing-wen, who served two terms as Taiwan's president from 2016 to 2024.

【《看不见的国家 (Invisible Nation) 》聚焦于蔡英文,她在2016年至2024年期间担任两届台湾总统。】

在蔡英文当选台湾首位女总统的那一刻,美国电影制作人葛静文 (Vanessa Hope) 知道自己正在见证历史。2016年,蔡英文竞选总部胜选之夜,一幅大型电子看板用英文打出三个大字——“We Are Taiwanese.(我们是台湾人。)”

在台北街头,民众热情高喊这句话。这句 “We Are Taiwanese” 吸引了葛静文的注意力。

「这正是我当时需要厘清的一点,」葛静文在 Zoom 上告诉《Pancouver》。「为什么他们要大声宣告这句话?为什么这句话那么重要?」

此外,葛静文还想要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在过去从未被真正完全理解。

她曾在1995年和1996年居住过台湾,那时台湾举行了首次民主总统选举。但在那个年代,葛静文从未见过如此显著对国家身份的公开表述。

二十年后,在中国拍摄完数部影片后,葛静文带着一支国际代表团回到了这个岛国,观察台湾的选举。

「我在台湾当地有一支摄影团队,在蔡总统当选时,我们人正好就在现场,」葛静文说。「我被深深震撼住,我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故事。」

这件历史事件也促使葛静文踏上了漫漫长路,开始拍摄与制作她的标志性纪录片——《看不见的国家 (Invisible Nation) 》,该片将于6月7日至22日在温哥华国际电影节(VIFF) 中心放映。在葛静文和她的台湾制片人冯贤贤 (Sylvia Feng) 提交跟拍申请后,蔡英文总统的幕僚团队便于2017年起授予葛静文史无前例的拍摄管道。

「2017年5月他们让我们跟拍了她一整个月的行程,」葛静文说。「这只是一个开始,还没有结束。」

这部纪录片揭示了蔡英文如何提升台湾人民的身份认同和民主自豪感,并于2020年连任。葛静文指出,过去五年,出现了大量将台湾身份与民主链接起来的电影和书籍。

【请观赏《看不见的国家》预告片】

蔡英文对国际事件的回应

葛静文对外交政策瞭如指掌。她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并曾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工作过。《看不见的国家》展示了蔡英文在面对中国军事侵略和干涉内政时,采取了坚定的立场。

葛静文说:「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要平衡我们与蔡总统之间所有的内容,并且同时面对那些我们无法预料的重大国际事件,这些事件对台湾和蔡总统的故事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认为这需要时间,因为当这些事件发生时,很难知道要如何分析或该如何放入历史脉络中审视。因此,我们能够获得授权跟拍一位现任国家元首——一位连任两届的首位女性总统——这是巨大的荣耀。」

《看不见的国家》还大量着重于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活动人士和平占领台湾立法院,抗议亲中的执政党国民党政府与中国签订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

葛静文承认,台湾多年来有许多重大的学生和社会运动。然而,她将太阳花学运视为台湾民主发展的「转捩点」。两年前,蔡英文刚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失利,但这位民主进步党政治家透过学生抗议,继续倡导台湾主权。

「这对年轻的一代来说非常重要,」葛静文说,「他们深刻了解到,蔡总统相信民主的过程和民主的内核价值——并且与年轻人一起坐下来,想听听他们的想法和需求——她不相信任何法案应该由领导者强行通过立法,而应该由人民投票决定。」

Tsai sunflower
The Sunflower Student Movement politicized many young people in Taiwan. Photo by WhoDYo.

【太阳花学运激发了许多台湾年轻人的政治意识。照片由WhoDYo提供。】

历史决定人民对国家身份的奋斗与挣扎

《看不见的国家》展示了台湾国内辩论的内核。属于国民党籍的前总统马英九代表了那些希望与中国创建更紧密合作关系的人。而蔡英文则代表那些希望抵抗这一点的人。

葛静文认为,有必要回顾台湾这400年来的历史作为叙事背景。台湾最初由原住民居住,到了17世纪,台湾南部被荷兰控制。同一世纪,西班牙人殖民了台湾北部的一部分,直到被荷兰人击退。

荷兰人随后被明朝军阀郑成功(又名国姓爷)击败。原本由荷兰东印度公司从中国引进到台湾,开垦土地的中国移民因不堪荷兰殖民政权的重税压榨,改而拥戴与支持明郑政权。二十多年后,清朝夺取了台湾岛屿的控制权。

甲午战争后,清朝战败并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日本从1895年到1945年统治台湾。

「直到那时,台湾一直是各国的贸易港口,但日本是首次全面殖民整个台湾的国家,」葛静文说。「它是一个模范殖民地。这段历史活在我们纪录片中的一些人身上。」

中国国民党领袖蒋介石主张只有一个中国,他在1949年国共内战失利后撤退到台湾,并在那里统治整个中国。然而,《看不见的国家》的观众可能会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在北京大力推动的「一个中国」政策提出质疑。

Tsai Invisible Nation
Dictators Chiang Kai-shek and Mao Zedong promoted the idea of One China.

【独裁者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各自主张一个中国的理念。】

两国方案是解决之道?

葛静文认为,「台湾与中国之间的模糊差异」源于这两位独裁者——中国国民党领袖蒋介石和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两人都自称所领导的政权代表着「真正的中国」。此外,蒋介石将当时称作福尔摩沙的岛屿称为「中华民国」。

1971年,联合国通过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合法代表。

葛静文说道:「蒋介石实际上是唯一一个曾经在1945年至1949年期间领导过一个同时控制中国部分地区和台湾政权的人,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未控制过中华民国或台湾。而我认为这一点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中国控制论述的力量和影响。」

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季辛吉 (Henry Kissinger) 在《看不见的国家》中出现,他是推动中国立场的关键人物。

「我认为他从未访问台湾是错误的,」葛静文说,「并且在李登辉总统于1995至1996年期间创建台湾民主时,没有承认台湾民主的重要性。当时美国有国会议员呼吁这么做,却被季辛吉阻挡下来。所以我认为他和他的利益被收买了。他在中国赚了一大笔钱。这使他对真正的外交解决方案视而不见。」

葛静文透露,美国律师协会的国际法部门最近邀请她的团队到华盛顿特区放映《看不见的国家》。

「建制派律师想要明确指出,在国际法上,台湾实际上是一个国家,」葛静文说。「它是一个国家,并且应该要在世界舞台上享有平等地位。就只因为当时的独裁者蒋介石对两国方案说

『不』,而将台湾踢出联合国,这根本是一个错误。」

Vanessa Hope Tsai film
Invisible Nation director Vanessa Hope’s film raises profound questions about how the western foreign-policy establishment has treated Taiwan. Photo from InvisibleNation.net.

【《看不见的国家》导演葛静文在该纪录片中,探讨了西方国家在发展外交政策时如何对待台湾,提出了许多发人深省的疑问。照片来自 InvisibleNation.net。】

蔡英文的继任者面临巨大挑战

本月(5月20日),蔡英文的副总统赖清德宣誓就任下一届台湾总统。在就职典礼上,赖清德宣告他希望台湾能成为民主世界的MVP。

赖清德的副总统萧美琴在《看不见的国家》中占有重要地位。萧美琴生于日本,父亲是台湾人,母亲是美国人,她说着一口流利、标准美式口音的英语。此外,她曾担任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和台湾驻美最高使节。

《看不见的国家》将于温哥华国际电影节放映,世界各地正值多事之秋,涉及两国解决方案的论述导致了流血冲突与战争。在东欧,俄罗斯试图压制乌克兰人的民族及国家意识。而在中东,自去年10月7日哈玛斯组织针对以色列公民发动袭击后,以色列政府持续以压倒性的军事力量回击巴勒斯坦。

Lai Ching-te help
President Lai Ching-te says that he wants Taiwan to become the MVP of the democratic world.

【赖清德总统表示,他希望台湾能成为民主世界的MVP。】

葛静文担忧,这些战争将对赖清德总统延续蔡英文的遗产造成影响。与蔡英文一样,赖清德也在为主权而奋斗,同时推动与中国的和平与谈判。

「现在整个世界比五年前更加动荡不安,」《看不见的国家》导演葛静文说。「因此,乌克兰战争一天不结束,以色列加萨冲突未告一个段落,美国和其他国家可能会因为陷入这些冲突中而没有足够的力量能支持台湾。」

她继续说道:「这对赖总统来说更为迫切,风险也更高。我希望这部纪录片能够在提高人们对台湾未来的理解和重视上有所帮助,因为这将影响到我们,全世界所有的人。」

温哥华国际电影节将于6月7日至22日放映《看不见的国家》共计八个场次。如欲购票及查看放映时间,请参VIFF中心网站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Barbara Pollard. Photo by Nico Dicecco

温哥华演员、导演兼剧作家Barbara Pollard克服难关实现无尽戏剧生涯

银发族女演员或会面对演出机会匮乏的问题,但部份却成功突破年龄界限,例如是英国的玛吉·史密斯(Maggie Smith)、朱迪·丹奇(Judy Dench)和海伦·米兰(Helen Mirren)。美国方面,洁西卡·坦迪(Jessica Tandy)凭着于《Driving Miss Daisy》的演出,以80岁高龄成为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最年长的得奖者。而在温哥华,魅力四射的Barbara Pollard也在逆流而上。

Read More »
Jason Leung photo

Elimin8Hate向人权专员作证时指出不负责任报道产生反亚裔情绪

在卑诗省人权专员戈文德(Kasari Govender)发表关于疫情期间仇恨事件长篇报告刚好一年前,她听取了黄叔芬(Audrey Wong)的证词。身为Elimin8Hate执行董事的黄叔芬,一开始便聚焦于反亚裔仇恨罪案的普遍性。她说,温哥华警方在2020年接获的报案数字,高于美国十个最多人居住城市的报案数字总和。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