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唐人街大奋斗》的导演Karen Cho记载了社会倡议者如何为旧街区注入新活力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满地可电影制片人Karen Cho 将加拿大的唐人街视为具有多层含义的地方。 由于歧视性的人头税和排华立法,这些街区曾是华裔单身汉的避风港。经历了150 多年的风雨洗礼,这些街区仍存在于包括温哥华在内的一些城市里。 而且这还是创建于加拿大长期针对华人的强烈种族主义与房地产行业要求中产阶级化的各种压力下。

“对我来说,唐人街有点像在水泥中生长的一片草叶——也许,它不应该在那里,” Cho 透过 Zoom 告诉 Pancouver。 “在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中。”

她最新的纪录片《唐人街大奋斗》记载了社会倡议者和当地商人如何抵制中产阶级化,并为纽约,满地可和温哥华的唐人街注入新的活力。 她很高兴她的电影将在Downtown Eastside Heart of the City Festival的一个环节中放映。 这是因为温哥华的唐人街与其他广阔的区相连。

“这部电影能在那里上映真是我的荣幸,” Cho说道。 “所以,我希望那些代表市中心东区街区唐人街并来自不同团体的人们能够参与关于电影的对话。”

她的家族根源从温哥华延伸到满地可的唐人街。 她 2004 年国家电影局的纪录片《In the Shadow of Gold Mountain》讲述了这两个城市的居民缴纳带有种族歧视性的人头税的故事。 有些人也谈到了他们的家人因禁止几乎所有中国人移民加拿大的1923 年立法而遭受的苦难。 该法于 1947 年被废除。

由于这部早期纪录片,Cho为放映会的事走访了许多其他唐人街。

“那已经是差不多 20 年前的事了,” 她提道。 “所以,快进到现在,我可以看到这些地方的现状。“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全球大流行疫情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她开始构思自己的最新电影是在 2019 年的时候,当时中产阶级化导致满地可唐人街两侧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洞」。

然后在 2020 年 3 月,Cho参加了代表各纽约市唐人街的代表方的聚会。 这为她拍摄一部聚焦在几个城市唐人街的纪录片奠定了基础。 最初,她希望包括旧金山的唐人街及或者在哈瓦那和伦敦的唐人街。

然而,由于疫情封城,她在纽约唐人街拍摄的计画遇到了巨大的障碍。 更糟的是,由于 COVID-19 的限制,Cho无法跨越边境进入纽约进行拍摄。 同时,纽约唐人街社区正在为反对在社区里创建新监狱的计划而动员起来。

Cho 还面临另一个挑战,那就是在疫情期间捕捉温哥华唐人街和满地可唐人街热闹的镜头。 就在她拍纪录片的时候,各大中餐馆无法举办盛大宴会。

“物流上,这非常困难,因为我想展示这些唐人街以及其中的社区是多么特别,充满活力以及令人惊叹,” Cho谈道。 “但当你处于封锁状态并且每个人都不再聚集时,真的很难做到这一点。”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director Karen Cho
Karen Cho diagnoses the health of Chinatowns by the types of businesses in the community.

[Karen Cho 透过社区内的各种商店来诊断的唐人街健康状况。]

不屈不挠的精神

幸运的是,她找到了摄影师Nathaniel Brown,他可以透过拍摄纽约的社会运动人士试图拯救他们(社运人士)的唐人街的故事。 Cho 透过该社区的各种店铺来评估唐人街的健康状况。 例如,如果该社区几乎没有绿色食品店,那是一个大问题。 这表明当地居民的需求并没纳入优先考虑的事情里。 此外,如果钥匙链店和时髦咖啡馆太多,就表明该社区在迎合外部势力。

另一方面,她在纽约唐人街注意到了一家设施齐全的殡仪馆。 此外,该殡仪馆还提供可焚烧的纸质雕像,作为一个中国人人生最后仪式的一部分。

“我记得我告诉摄影师,‘拍那家殡仪馆!’ 因为对我来说,这意味着这个地方还活着,”Cho笑着说道。 “人们仍在附近举办文化活动。”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Activists in Montreal face down the forces of gentrification in Karen Cho’s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

[在 Karen Cho 的《唐人街大奋斗》中,满地可的社运人士对抗中产阶级化的势力。]

《唐人街大奋斗》利用音乐来强化电影中不屈不挠的精神。 在音乐总监David Drury的帮助下,Cho将歌曲《A Stranger in Paradise》插入一段描述纽约唐人街的场面。 该歌曲版本是由 The Cathays 演唱的,这是一个由亚裔美国歌手组成的 嘟·喔普风格的乐队,曾于 20 世纪 50 年代和 60 年代在满地可唐人街社区演唱过。

“所以,这实际上是一首来自社区的歌曲,” Cho说道。

[The Cathays演唱的《A Stranger in Paradise》。]

唐人街象徵着华人的存在

在纪录片中关于满地可的章节里,她收录了魁北克歌手 Luc de Larochellière 的《Chinatown Blues》。

“如果你懂法语,那首歌的歌词会显得非常深刻,” 导演解释道。“这是关于来自郊区的人们(外地人)看着唐人街居民的店铺橱窗时,意识到他们比唐人街的所有这些人过得更好。 而唐人街成了一种心态。”

《唐人街大奋斗》引起了人们对历史和当代种族主义的关注,这些种族矛盾在疫情期间因反亚裔仇恨的暴力事件而爆发。

在影片的其中一个章节,UBC 历史学家 Henry Yu 试图将这点具体化。 他表示,社会上许多人长期以来一直希望看到唐人街的消亡。

Yu指出,唐人街上不胜枚举的中文招牌和华人经营的店铺,早已成为华人存在的象征。 1907年,这导致温哥华的一群白人种族主义者在唐人街上横冲直撞,砸碎了店铺橱窗并袭击了华裔居民。

“如果你想清除华人,你就要把你的靶心(你的目标)瞄准唐人街,“ Yu说道。

[《唐人街大奋斗》的预告片。]

保留唐人街的价

幸运的是,正如Cho的纪录片所展示的那样,北美三大唐人街的商家和社运人士并没有放弃保护他们所传承的价值观的斗争。

如今,只要这些社区保持其价值观,Cho并不太在乎各个唐人街使用新语言。

此外,她希望它们仍然是新移民能够立足并开设家族企业的避风港。

“在我那边的唐人街,有很多越南人和说法语的人,而原来的人们,比如我的祖母,说台山语或广东话,“ Cho说道。 “对我来说,唐人街的精神就是如此。”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Mayumi Yoshida

追求卓越的得奖导演Mayumi Yoshida在电影制作过程中坚守个人价值观

对温哥华导演、编剧兼演员Mayumi Yoshida来说,今年可算是非常充实的一年。在1月的时候,她和温哥华唱作人兼演员 Amanda Sum凭着「Different Than Before」的音乐影片获得朱诺奖提名。这部感人的作品是关于一个家庭对反亚裔歧视所作出的回应。在朱诺奖于3月举行后不久,「Different Than Before」在德州奥斯汀赢得SXSW音乐影片评审奖。Mayumi在东京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表示,自己急不及待与温哥华的朋友庆祝,因为她在家的时间不多,令她未能完全消化这消息。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