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銘記未來:智利 1973-2023 」音樂會為散佈各地的智利同胞慶祝,同時反思在殘酷的政變中失去的東西

Victor Jara
This mural in Santiago pays homage to Victor Jara, a brilliant musician who was murdered by soldiers in the aftermath of a 1973 coup in Chile. Photo by Rec79.

[聖地亞哥的這幅壁畫向維克多·哈拉致敬,他是一位傑出的音樂家,在 1973 年智利政變後遭士兵殺害。 照片由 Rec79 拍攝。 ]

溫哥華作家兼教育家Carmen Rodríguez仍然記得智利前總統薩爾瓦多·阿葉德的最後演講。 在1973 年 9 月 11 日,當智利軍方準備轟炸總統府並透過政變奪取政權並推翻其民選政府時,他發表了這項演講。

當時,Rodríguez在南部城市瓦爾迪維亞的南方大學教授文學和語言。 她透過Magallanes廣播電台劈啪作響的廣播中聆聽被廢黜的總統的演講。 儘管軍方炸毀了天線,但與其他電台不同的是,它仍在自由地播報。

在這次戲劇性的演講中,阿葉德堅稱他不會卸任。

 “處於歷史性的過渡時期,我將為人民的忠誠付出生命的代價,” 總統宣稱,“我對他們說,我確信我們在成千上萬智利人的良知上播下的種子不會永遠枯萎。”

阿葉德當天因槍傷身亡。 在奧古斯圖·皮諾契特將軍的殘酷統治期間,約有180 萬智利人流亡,Rodríguez是其中一員,軍政府處決了數千人, 它折磨了數萬人,其統治一直持續到1990 年。

皮諾契特一直擔任智利軍隊總司令,直到 1998 年才成為終身參議員。

Rodríguez在電話中告訴Pancouver,在阿葉德的領導下,透過選舉實現的社會和經濟變革(而且其中沒有任何暴力),本可成為世界其他地區的典範。

“這正是他們決定殺死他並扼殺这個政治試驗的原因,” 她說道。

奧芬劇院政變紀念活動

目前,智利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內的 37 個工業化國家中排名第二。 最富有和最貧窮公民之間的驚人差距是皮諾契特時代的產物,他得到了芝加哥大學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們的幫助,其中包括彌爾頓·傅利曼

在10 月 15 日,為紀念政變 50 週年,溫哥華拉丁美洲文化中心將在奧芬劇院舉辦「銘記未來:智利 1973-2023」活動

Rodríguez後來成為一名獲獎作家,一位大學教授和Canada International廣播電台的一名記者。 她是此次活動的藝術總監,也將與由作曲家和多樂器演奏家 Hugo Guzmán 帶領的 17 人樂隊 Sumalao 一起演唱。  

“活動將與詩歌、藝術和攝影錯綜復雜地交織在一起,” Rodríguez說。

她的目標是講述一個關於在政變中失去的東西的故事,並為散佈在各國家(尤其是加拿大)的智利人慶祝。 「銘記未來」音樂會將由一段錄影來開頭。 然後,它將重點介紹在 60 年代興起的智利 Nueva canción運動(又名新歌運動)

這一流派的大腕之一是民間音樂家維克多·哈拉,他是阿葉德的熱情支持者。 哈拉也是一位才華洋溢的戲劇導演和詩人。 他在常常舉辦籃球比賽的聖地亞哥智利體育場被捕,被監禁​​後,他遭到酷刑並被槍殺,其結局淒慘。

幾年前,該體育場被重新命名,現在稱為維克多·哈拉體育場。 數千名智利人曾被關押在一個名為國家體育場的巨大足球場內,該場館後來成為全國最大的集中營。

除了 哈拉的音樂之外,音樂會的第一部分還將展現其他智利新歌運動成員的作品,例如民謠樂隊 基拉帕雲(Quilapayún) 和 樂團太陽·山端(Inti-Illimani)

[音樂家Natalia Lafourcade在她父親逃離智利後在墨西哥成名。]

活動包括現代音樂

Rodríguez說,奧芬劇院的螢幕上將展現拉丁美洲藝術家的相片和作品。 螢幕上還將展現一些智利詩歌大腕的歌詞和詩句的翻譯作品,例如巴勃羅·聶魯達和加夫列拉·米斯特拉爾。

音樂會的後半場將展示來自其他拉丁美洲地區作曲家的現代音樂作品。 其中包括著名的墨西哥音樂家Natalia Lafourcade。 她是名智利流亡者的女兒和一位出色的音樂家。

“然後,音樂會將以Violeta Parra的音樂收場,她被認為是智利和拉丁美洲新歌運動之母,” Rodríguez說道, “這將是對她的一些許敬意。”

[Violeta Parra是位智利音樂傳奇人物。]

Rodríguez指出,加拿大是世界上最早承認皮諾契特政權的國家之一。 她堅稱,如果不是加拿大人權和政治組織、工會和教會替智利流亡者說話,皮埃爾·杜魯道政府可能永遠不會允許他們進入本國。

“在這次活動中,我們有機會向所有對我們的生存至關重要的人表示感謝,” Rodríguez說道。

Biblioteca del Congreso Nacional de Chile
The military bombed the Chilean presidential palace in 1973. Photo by Biblioteca del Congreso Nacional de Chile.

[1973 年,軍方轟炸了智利總統府。照片由智利國會圖書館提供。]

加拿大吹哨人洩露電報

Bob Thomson是位幫助洩露的加拿大人,他於1973 年在加拿大國際開發署(CIDA)擔任下級官僚。他把這些電報洩露給了一名被支持政變的駐智利加拿大大使Andrew Ross派遣到渥太華的新民主黨議員。

Thomson 2013 年在《國民郵報》上寫道:“我就是那個火上澆油並被燒傷的人,並在此過程中失去了我在CIDA 的工作。但還有很多很多其他參與者,加拿大人和智利人,他們也對加拿大大使對智利正在發生的事的看法感到憤怒。”

“教會,工會,非政府組織、人權組織和一些對此事同情的外交官們對政變的看法與Ross大使截然不同,” Thomson繼續說道, “他們努力改變加拿大難民政策,並成功地組織起來將數千名智利人帶到加拿大。”

Thomson最近告訴Rodríguez,政變發生時大使正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購買汽車。 加拿大駐聖地牙哥的另一位上級加拿大外交官Marc Dolgin允許尋求庇護的智利人住在他自己的家裡。 當空間不夠時,他將尋求庇護的人帶到Ross大使家。

Dolgin還確保被關押在國家體育場的三名加拿大人獲釋,其中包括溫哥華居民Bob Everton。

Carmen Rodriguez
Carmen Rodriguez is one of thousands of Chilean exiles who made a new life in Canada. Photo by Alejandra Aguirre.

[Carmen Rodriguez是數千名在加拿大開始新生活的智利流亡者之一。 照片由Alejandra Aguirre提供。]

Rodriguez一家遭受苦難

第一個從皮諾契特政權流亡到溫哥華的智利人是Rodriguez的哥哥Nelson。 他於 1974 年 4 月抵達,並於 1995 年離世。

她說,阿葉德被推翻後,Nelson 失踪了很長一段時間,當時他住在瓦爾帕萊索。 她形容她的哥哥是個非常敏感的人和位熱愛音樂的詩人,而他被這次經歷摧殘。

“我媽媽和他的妻子到處找他,” Rodríguez回憶道,“到處都找不到他。”

同時,她在康塞普西翁市的大哥被公司解雇了。

Rodríguez的故事也令人深感不安。 她說,有關即將發生政變的謠言已經傳播了幾個月。 因此,當她在廣播中聽到阿葉德的演講時,她和她的丈夫José想知道這到底是場「真正的」政變還是場短暫的騷亂。 所以他們決定去夫婦兩人一起工作的大學。

“但後來,我們聽說了總統府遭到轟炸的消息,“ Rodríguez說,”不久之後士兵們就到了。“

Kissinger Pinochet
Gen. Augusto Pinochet and Henry Kissinger shook hands in 1976. Photo by Ministerio de Relaciones Exteriores de Chile.

[1976 年,奧古斯圖·皮諾契特將軍與亨利·季辛吉握手。照片由智利外交部提供。]

季辛吉和中央情報局為政變鋪路

士兵們拘留了一些大學教職員。

“他們毫無章法,” 她說。 “我確信他們有一份由右翼人士提供的名單。”

當天晚些時候,軍政府宣布進入戰爭狀態並實施宵禁。 這意味著Rodríguez和她的家人只能待在家裡。 周一到來時,他們被指示早上 8 點返回工作崗位。

“到處都有軍隊,” Rodríguez說,“大約十點或十一點的時候,他們會帶著名單進入大樓,把更多的人押送到監獄。”

“我們沒從大學被帶走,但幾週後我們的房子被軍隊襲擊了,” 她繼續說道。

事件發生兩週後,Rodríguez說她被帶去審訊,但幾小時後被釋放。 

Rodríguez在舊金山有一位好朋友,那位好友邀請她和她的家人作為「觀光客」來舊金山旅遊。 抵達後,她和丈夫就讀於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 後來,他們帶著兩個女兒開車北上越過邊境,作為難民,來到溫哥華。

後來的電話交談記錄顯示,美國前總統理查·尼克森和時任國務卿利·季辛吉為政變創造了條件而居功自傲。 中央情報局還在幕後支持想要趕走阿葉德的軍方上層。

今年早些時候,季辛吉慶祝了他100 歲生日,並迎來美國外交政策精英們的熱情祝福。 Rodríguez說,看到季辛吉多年來受到歐巴馬家族,拜登家族,柯林頓家族和其他人的讚美讓她感到非常噁心,因為在季辛吉向尼克森進言時,有數百萬人死去。

“我想放聲吶喊,” 她宣稱。

智利流亡者幫助其他拉丁美洲人

Rodríguez指出,智利人是第一批大批來到溫哥華的拉丁美洲人。 緊隨其後在80 年代為逃離壓迫來自中美洲的人和以及後來的墨西哥移民群體。

她回憶起70 年代和 80 年代,智利流亡者每月在烏克蘭大廳和俄羅斯大廳舉辦活動,抵制智利葡萄酒。 她嘲諷說他們反而會喝匈牙利葡萄酒,味道非凡。

“我認為我們的存在與其他移民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們非常政治化,” Rodríguez說, “我們不僅非常了解在智利和拉丁美洲,而且在世界各地發生的事同樣知曉。”

她是社區廣播電台《America Latina a Dia》第一個西班牙語雙語節目的創始人之一,該節目至今仍在播放。

許多智利難民因為沒有加拿​​大文憑而無法從事自己選擇的職業。 因此,有些人以社會服務為生,幫助其他移民,普遍來自墨西哥和哥倫比亞。

“後來過來的拉丁美洲人有可以交談的人,這些人會說他們的語言並理解他們正在經歷的事情,” Rodríguez說, “我認為,這對迎接後來到來的社群非常有幫助。”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Pancouver - Carol and Leigh Pan_Desktop

Carol and Leigh Pan

或許有人會好奇為什麼溫哥華最新的藝文媒體要叫 “Pan”couver「泛」哥華。你或許認為是因為大部分的內容都與泛亞州有關。的確,我們專注報導溫哥華日益茁壯的文化多樣性與創造力,它們來自日本、台灣,甚至是土耳其的安納托利亞半島地區。

Read More »
A still from the film Riceboy Sleeps: a Korean-Canadian mother and her young son read a book together on the couch of their home.

媽,我想要吃跟別的孩⼦⼀樣的午餐 — 《Riceboy Sleeps》觀後感

「媽,我想要吃跟別的孩⼦⼀樣的午餐。」 就這麼⼀個看似簡單的要求,盡管得到了⺟親的⾸肯,但從銀幕上這位⺟親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內 ⼼有多難過。我亦隨即回想起在⾃⼰八歲的時候,曾經向⺟親作出同樣的要求。我不禁好奇,⺟ 親她當時是否與獲獎家庭劇情片《Riceboy Sleeps》的主⾓So-young⼀樣的表情。 

Read More »
Satwinder Kaur Bains

紀錄片《Unarchived》揭露相片及文件收藏家如何戳破關於卑詩省邊緣化社區的官方說法

歷史除了由勝利者書寫之外,更收錄在政府檔案庫之中。然而,北卑詩大學第一民族研究教授Daniel Sims卻不太認同此陳腔濫調的說法。去年,Daniel曾在《喬治王子市公民報》撰文,表示只有裝聰明的人才會這樣說,因為他認為歷史不過是由願意花時間的人編寫,僅此而已。接下來,就是要確保別人閱讀你所寫的內容。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