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一個值得述說的故事 — 電影不虛此行觀後感

All Ears, directed by Jiayin Liu, stars Hu Ge as a failed screenwriter who makes a living writing eulogies for other people.

[不虛此行這部電影是由劉伽茵執導,由胡歌飾演一位失敗的編劇作家靠著撰寫別人的悼詞維生。]

什麽故事才算是一個好的故事?

劉伽茵導演最新的作品《不虛此行》( All Ears),是一部講述關於生、死以及其間所有故事的影片。主角胡歌在劇中飾演的聞善是一位失敗的編劇作家,卻從事著自由撰稿悼詞維生。雖然影片是關於「死亡」這樣一個沈重的話題,但演員的幽默對話卻引來全場觀眾的哄堂大笑。導演運用零碎場景和令人回味的音效,悄悄的拚湊出能讓觀眾和劇中角色可以共同想像的空間。

當我回顧這部電影時,我腦海中浮現的字彙是「日常」二字。從我看到聞善坐在凳子上拿出水瓶到水、喝水那一刻起,還有他在小公寓裡走來走去、洗衣服、剪指甲—這一切都在說明這是一個平凡的人過著平凡的生活。

聞善生活在喧囂的北京城市裡,他總是比其他人慢半拍的生活著。他竭盡全力地去理解往生者的故事,就是為了能夠好好地向逝者身後的人講述他的故事。

同樣是作家的我對於聞善對筆下人物的執著與著迷程度深深的感動。他會想要坐在他們坐過的地方,並看著他們日常看過的風景,他非常仔細的觀察周遭的人物,並且努力地找出他們所有行為背後的真正故事。聞善很認真地對待自己身為作家所應有的責任。

劇中主角呈現這樣一個事實,他很平凡,他卻可以美化平凡。然而平凡的人也是可以當主角的。

劇中主要的三則悼詞中,每則故事裡呈現不同的哀悼方式去悼念死者,例如一位與兄長關係已疏遠的妹妹,對於哥哥的悼文提出不同意見。一個已然不再是兒子角色的工作狂,卻扮演著家中最為重要的父親角色。還有一位忙到沒時間哀悼,一心一意只為實現已逝同事的願景,拼了命的終日忙碌工作著。這些正提供了我們窺視已逝親人的人生。

而電影的真正主題是—平凡人。我們所有複雜的情感,說不出的悔意,以及生活中酸甜苦辣的記憶裏,而最為重要的是彼此之間相互憐憫之心。

聞善在幫忙一位女士追憶一位他早已完成悼詞的逝者時,他這樣形容這位逝者—「他不是軟弱,他是善良。很多人把這兩個詞搞混了。」

文善不單只有寫別人的故事,他也傾聽別人並釋出善意。生活在這樣快節奏的都市裏,我們很難讓別人傾聽我們,也已然忘了要釋出我們的善意。

[觀看預告片–不虛此行All Ears]

什麼故事才算是一個值得說的故事?

這部電影同時也講述著作為作家的意義。

雖然聞善已經成為有名的悼詞作家,但他並不滿意現狀,他甚至不敢告訴他的父母他在殯儀館工作。用他自己說過的話來說,他正卡在人生的第二幕。

寫作有時是很孤立的,是要經歷長年累月的自我批判才能磨練出來的技能,與此同時還須承受讀者們不留情面的批評與指教。我相信所有的作家都經歷過這樣的批判–所寫的角色過於平淡、情節太無聊、故事劇情沒有火花等等。還經常收到毀滅性的批評。

對於平凡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努力不懈的追求非凡,我看到了聞善的失望和停滯不前。人們可以說作為一個作家他的正直始終存在,即使他所寫的故事不可能真正的完整,或是只有出席了葬禮的人才能聽到。但也可以說他已喪失了作家的精神,依賴著別人的二手故事生存。

電影中的一句話讓我聽了之後在電影院裡嚎啕大哭:「即使只有一個人看到,這個故事就值得寫。」

我最大的恐懼就是當有一天當我放下了筆,發現再也沒有任何人讀我的作品了;而《不虛此行》這部電影卻輕輕的握著我的雙手告訴我—會的,至少我自己會看。

這就足夠了不是嗎?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Jody Wilson-Raybould

原住民作家兼前政治家王州迪呼籲「中間者」打破社會隔膜

前聯邦內閣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希望領袖可成為「中間者」(in-betweeners)。同樣為暢銷作家的她在3月31日於卑詩婦女健康基金會光明午宴(B.C. Women’s Health Foundation’s Illuminations luncheon)發表主題演講,詳細解釋了這個概念。王州迪在Parq Vancouver的舞廳說:「殖民主義其中一個後遺症,是在原住民與非原住民之間,以及官方與第一民族之間構成有形及無形的隔膜和孤立感。我們關於對方,以及他們說話方式和世界觀的了解程度並不足夠,甚至比我們想像中低。」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