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作曲家 Rita Ueda 透过《我有我母亲的眼睛:一代一代的大屠杀回忆录》呼吁跨文化理解

Rita Ueda Danilo Bobyk
Rita Ueda's new chamber opera is called I Have My Mother’s Eyes: A Holocaust Memoir Across Generations. Photo by Danilo Bobyk.

【 Rita Ueda 的最新室内歌剧《我有我母亲的眼睛:一代一代的大屠杀回忆录 (I Have My Mother’s Eyes: A Holocaust Memoir Across Generations)》。摄影: Danilo Bobyk。】

三代以来,一个位于温哥华的犹太家庭和一个位于日本的家庭,透过一位外交官深具道德和勇气的行为创建了深厚的联系。

在1940年,杉原千亩 (Chiune Sugihara) 是日本政府驻立陶宛考那斯的副领事。在前一年,成千上万的波兰犹太人由于纳粹入侵波兰,纷纷逃往这个波罗的海国家。数百名波兰和立陶宛的犹太人每天聚集在考那斯的日本领事馆外,寻求离开该国的出境签证。

其中包括 Natek 和 Zosia(后来被称为 Nathan 和 Susan)Bluman。

虽然杉原的政府正式与纳粹德国结盟,但他还是发放了两千多个签证。结果,Bluman 一家于1941年2月成功抵达日本,几个月后横渡太平洋来到温哥华,并在那里成立了家庭。

如果杉原没有采取这一行动,Bluman 一家和许多其他人很可能已经被谋杀。这是因为希特勒随后入侵的立陶宛成为纳粹占领国中犹太人死亡率最高的国家。

Natek 和 Zosia 的女儿 Barbara Bluman 后来写了一本关于她父母逃亡的书,名为《我有我母亲的眼睛 (I Have My Mother’s Eyes)》。不幸的是,她在2001年因患癌症而去世,该书后来由她的女儿 Danielle 完成。

本月,温哥华作曲家 Rita Ueda 将推出她最新的室内歌剧,将这个故事带到舞台上。《我有我母亲的眼睛:一代一代的大屠杀回忆录 (I Have My Mother’s Eyes: A Holocaust Memoir Across Generations)》将在国际犹太表演艺术节 (Chutzpah! Festival) 上演出。

「这是基于这个家庭的故事,但不是对书的改编,」日裔加拿大人 Ueda 在 Zoom上告诉 Pancouver。

Yukiko and Chiune Sugihara
Chiune Sugihara and his wife Yukiko were in Lithuania when he decided to help thousands of Jews fleeing the Nazis.

【当杉原千亩决定协助成千上万逃离纳粹的犹太人时,他和妻子幸子 (Yukiko) 身处立陶宛。】

Ueda 对杉原的道德勇气印象深刻

Ueda 为了研究而到日本访问杉原的家人。她由班夫中心音乐总监 Megumi Masaki 陪同,后者是该室内歌剧的钢琴家和旁白。

「杉原是一位拥有非常强烈道德感的人,」Ueda 强调。 「而这也受到他家人的影响。所以,在歌剧中,你会看到一个时刻,杉原的儿子在六岁时从家里的窗户往外看,看到犹太家庭和儿童无休止地排队。」

「他看到队伍中那些和他同龄的儿童,」作曲家继续说。 「他们看起来非常疲惫和饥饿。所以他去找他的父亲,杉原,问道:『爸爸,如果你不帮助他们,会发生什么事?』」

据 Ueda 说,父亲回答说:「他们可能会死掉。」

在歌剧中,男孩敦促他的父亲帮助他们。

当然,Ueda 指出,杉原心中有诸多考量。他的政府没有批准发放签证。更重要的是,他必须决定是否值得冒险危及家人的安全来拯救外面的人。

他的妻子幸子 (Yukiko) 大约三周前刚生下孩子,而幸子的妹妹正在考那斯拜访他们。

「保住他的工作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都不做,但他决定帮助,」Ueda 说。

事实上,杉原回到日本后,他便被解雇了。

Ueda 还花时间访问 Barbara Bluman 的哥哥 George,其为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的荣誉教授。她在这次研究后才发现,George Bluman 是她哥哥的第一位指导教授,他也是一名数学家。

Teiya Kasahara and Barbara Ebbeson photo by Flick Harrison
Teiya Kasahara and Barbara Ebbeson will sing several roles in Rita Ueda’s chamber opera. Photo by Flick Harrison.

【Teiya Kasahara 和 Barbara Ebbeson 将在 Rita Ueda 的室内歌剧中演唱多个角色。摄影:Flick Harrison。】

不是一般的歌剧

剧本由温哥华居民 Rodney Robertson 编写,他目前在巴林教书。Ueda 说,剧中的中心人物是由女中音 Barbara Ebbeson 饰演的 Zosia 和由女高音 Teiya Kasahara 饰演的幸子。

这个跨时代故事还将让 Ebbeson 扮演 Zosia 的女儿 Barbara 和孙女 Danielle。Kasahara 则将扮演杉原千亩、他的儿子弘树 (Hiroki) 和孙女 Miroki。

Ueda 将这个歌剧描述为「结构性的即兴演奏」,原因是其中三名乐手将演奏日本乐器,每种乐器都有个别的乐谱。

「你真的不能用西方的乐谱,包括拍子、调号和指挥,来写东方的音乐,」Ueda 说。「这些日本乐器不是为那种音乐制作的。另一方面,我也不能指望西方乐手使用日本的乐谱演奏。

她建议歌手柄室内歌剧的结构看作是一项「指南」。

「很容易被音符和节奏捆绑,」Ueda 说。 「但实际上,歌剧歌手的工作是传递情感内容。

除了钢琴家 Masaki 外,加拿大音乐家 Marc Destrubé 和 Sungyong Lim 将演奏西方乐器。Destrubé 是小提琴手,Lim 则是大提琴手。

他们将与荷兰日本音乐家 Naomi Sato(笙,一种日本口琴)、日本音乐家黑田铃尊 (Reison Kuroda)(尺八,一种由竹子制成的端吹长笛)以及日裔澳洲人 Miyama McQueen-Tokita(日本筝,一种长形的拨弦击弦乐器)一同演奏。

Heather Pawsey 将执导《我有我母亲的眼睛:一代一代的大屠杀回忆录》。Jennifer Tham 则将担任乐团指挥家。

「我是一位实验性的作曲家;我不一定是歌剧作曲家,」Ueda 说。 「这不会是一般的歌剧。」

Ueda 深受正面故事的吸引

去年,加拿大国家艺术委员会授予 Ueda 「当初春的花朵在雪地中醒来 (As the First Spring Blossoms Awaken Through the Snow)」2022年新室内音乐 Jules Léger 奖。她还获得了2022年加拿大音乐 Azrieli 奖,以及2014年 Penderecki 国际青年作曲大赛冠军。

在接受 Pancouver 的访谈时,Ueda 透露她喜欢以具体目标为目的创作歌剧。对她来说,找到提供人们如何共同努力的正面典范的跨文化故事非常重要。

《我有我母亲的眼睛:一代一代的大屠杀回忆录》符合这一模式。

Ueda 的另一部歌剧《为日本摺千纸鹤 (One Thousand White Cranes for Japan)》灵感来自新斯科舍省达特茅斯的一名男孩。他不断摺纸鹤,筹集资金帮助2011年海啸的日本受害者。

另一部作品《碎片 (Debris) 》也受到海啸的启发。在看到约200吨的残骸,包括房屋和个人物

品,横跨太平洋冲上北美西岸后,Ueda 写下了这个剧本。

Ueda 指出,许多原住民社区以及卑诗省其他居民刻意选择不将其称为「垃圾」。反之,他们在碎片中查找个人信息,以便将物品归还给在日本的主人。

「我对此深受感动,」Ueda 说。 「我想,『嗯,你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正面的故事。』这个故事展现出我们身为加拿大人的精神。」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Shu-Ming Chung

学者钟淑敏探索日治时期台湾移民在东南亚的隐藏历史

就像许多历史学家一样,钟淑敏博士充满好奇心。她尤其关心的是台湾人民如何应对 1895 年至 1945 年间日本对这个东亚岛屿的殖民统治。「有一个问题在我的研究中反覆出现:『台湾人在日本殖民统治下采取了什么样的抵抗?』钟博士在视频中以中文告诉Pancouver。 「在日本的官方历史叙述中,你实际上看不到台湾人的影子。」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