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加拿大銀幕獎提名顯現出多倫多和蒙特婁電影產業的權力與影響

Toronto BlackBerry
Glenn Howerton plays Research in Motion co-founder Jim Balsillie in BlackBerry, which captured 17 Canadian Screen Awards nominations.

【 Glenn Howerton 在《黑莓 (BlackBerry) 》中飾演 Research in Motion 的聯合創始人 Jim Balsillie,該片獲得了17項加拿大銀幕獎 (Canadian Screen Awards) 提名。】

再次,卑詩省的電影製作人從加拿大電影與電視學院的提名中只得到了一點點安慰。今年的加拿大銀幕獎 (Canadian Screen Award) 最佳影片獎 (Best Motion Picture) 的六項提名全部都頒給了多倫多或蒙特婁的製片公司。同樣,六項最佳導演獎的提名也是如此。而最佳原創劇本和改編劇本的12項提名中,有11項是給了與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有著緊密聯繫的電影。

唯一的例外是愛德蒙頓 (Edmonton) 出生的 Cody Lightning 和南達科他州弗米利恩 (Vermillion, South Dakota) 出生的 Samuel Miller 的偽紀錄片《嘿,維克多!(Hey, Viktor!) 》被提名為最佳原創劇本。該片講述了一位原住民前童星閃電 (Lightning) 試圖透過製作1998年電影《以煙傳訊 (Smoke Signals) 的續集來重振事業。在現實生活中,閃電在《以煙傳訊 (Smoke Signals) 》中飾演了年輕的維克多·約瑟夫 (Victor Joseph);而年長的維克多·約瑟夫則由 Adam Beach 飾演。

卑詩省的演員和攝影師在表演和攝影類別中也被排除在外。

與此同時,溫哥華影評人協會 (Vancouver Film Critics Circle) 選出的最佳卑詩省電影《海草之家(Seagrass) 》僅獲得了最佳服裝設計 (Athena Theny) 和最佳髮型設計 (Isabel Paganine) 的提名。儘管《海草之家》導演 Meredith Hama-Brown 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 (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上獲得了至高榮耀——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 (FIPRESCI Prize),而且《海草之家》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也是前十名的選擇,但加拿大電影與電視學院提名委員會卻在最佳導演獎中冷落了她。

約翰·鄧寧最佳首部劇情片獎 (John Dunning Best First Feature Film Award) 的評審團也忽略了 Hama-Brown,儘管她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獲得了榮譽。另一方面,溫哥華影評人協會授予了 Hama-Brown《海草之家》最佳卑詩省電影導演獎。Hama-Brown 還從溫哥華亞洲電影節 (Vancouver Asian Film Festival) 上獲得了 OVAsian 最佳導演獎 (OVAsian Award for Best Director)。

Seagrass was filmed on Gabriola Island and in the Tofino and Ucluelet area

【《海草之家 (Seagrass)  》在加布里歐拉島 (Gabriola Island) 和托菲諾 (Tofino) 以及尤克盧利特 (Ucluelet) 地區拍攝。】

多倫多電影也在去年大勝

這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情況。溫哥華導演、編劇和演員 Anthony Shim 的《飯捲男孩乖乖睡(Riceboy Sleeps) 》去年在不同國家贏得了一大堆獎項。其中包括多倫多影評人協會 (Toronto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的最佳加拿大電影獎 (Best Canadian Film) 和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的平台獎 (Platform Prize)。

但去年,《飯捲男孩乖乖睡》 僅獲得了一項加拿大銀幕獎——最佳原創劇本獎——儘管該片在六項類別中都獲得了提名。最佳原創劇本獎碰巧是唯一一個沒有與大贏家 Clement Virgo 的《兄弟

 (Brother) 》競爭的類別。Virgo 的《兄弟 》是以士嘉堡 (Scarborough) 為背景的劇情片,破紀錄贏得了加拿大銀幕獎電影類的12個獎項。多倫多完全稱霸了加拿大電影界。

儘管《兄弟》獲得了大部分的獎項,但溫哥華導演 Marie Clements 的《鴉骨 (Bones of Crows) 》在五項提名中卻一無所獲,其中包括最佳原創劇本獎。根據IMDb,《鴉骨》在其他比賽中獲得了34個獎項。其中包含2023年的利奧獎 (Leo Awards) 中的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攝影、最佳音樂配樂和最佳製作設計獎。

同年,溫哥華導演 Sophie Jarvis 的環境驚悚片《桃出真相 (Until Branches Bend) 》獲得了加拿大銀幕獎最佳原創劇本和視覺效果獎的提名,卻都兩者皆空。但該片卻贏得了溫哥華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卑詩省電影獎,入選為《環球郵報 (Globe and Mail) 2023年度最佳電影,並得到了多倫多影評人 Radheyan Simonpillai 的讚揚

就像 Hama-Brown 一樣,約翰·鄧寧最佳首部劇情片獎提名委員會徹底忽視了 Jarvis,傾向於選擇兩位在安大略省工作的導演和三位有魁北克根源的導演。

Grace Dove by Farah Nosh
Grace Dove is one of the actors who plays Aline Spears in Bones of Crows, Photo by Farah Nosh.

【 Grace Dove 是《鴉骨 (Bones of Crows) 》中飾演 Aline Spears 的其中一位演員,照片提供:Farah Nosh。】

提名委員會選出決賽入圍者

那麼為什麼卑詩省最優秀的電影製作人在加拿大電影與電視學院的贏家圈中經常被排除在外,儘管他們在眾多電影節中獲得了許多獎項?

讓我們從學院的電影提名委員會開始。他們選出了最佳電影、導演、編劇類別、表演類別、紀錄長片類別和劇情短片類別的入圍者。

在學院的網站上沒有透露誰是這些審查委員會的成員。鑒於蒙特婁和多倫多電影產業的規模,可以肯定地說,其中相當多的成員是來自魁北克和安大略。在電影製作類別中,每個成員分支(如攝影、剪接等)都有同行投票。

提名公佈後,學院的成員將從3月7日至3月25日在線上投票選出獲獎者。同樣,可以合理地假設,絕大多數成員都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

Until Branches Bend
Until Branches Bend was filmed in the Okanagan, but the story is set in a fictitious town called Montague.

【《桃出真相 (Until Branches Bend) 》拍攝於奧克拿根 (Okanagan) 地區,但故事背景設定在一個名為蒙太古 (Montague) 的虛構小鎮。】

卑詩省議題未必能引起全國共鳴

這就是卑詩省電影製作人面臨的問題所在。首先,一個相對小眾的社區成員,如電影圈,將會傾向於投票給朋友和同行。這將大大損害卑詩省製片人的機會,因為他們與大多數成員相距數千公里。

此外,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這些成員可能對卑詩省作為一個面向亞洲的省份的地位了解不夠。值得注意的是,《海草之家》探討了植根於日裔加拿大人拘禁營的跨代創傷。這在卑詩省的歷史上是一個重大事件。

《飯捲男孩乖乖睡》涉及學校中的反亞裔種族主義,這是卑詩省另一個極其重要的議題。

《鴉骨》在卑詩省尤其受到歡迎,因為大部分土地都是未曾退讓的原住民傳統領土。《桃出真相》探討了殖民主義如何加劇環境風險,卑詩省居民透過每年的野火危機都能深刻體會。

Seung-Yoon Choi and Ethan Hwang play a mother and son in the immigrant drama Riceboy Sleeps, which captured a half-dozen Canadian Screen Award nominations.

【 Seung-Yoon Choi 和 Ethan Hwang 在移民劇情片《飯捲男孩乖乖睡》中飾演一對母子,該片獲得了六項加拿大銀幕獎的提名。】

以多倫多為中心的學院董事會

這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如果卑詩省的電影製作人,包括那些亞裔製作人,在加拿大電影與電視學院的董事會中沒有公平的機會,那麼他們為什麼還要支付參賽費呢?

贏得加拿大銀幕獎對電影製作人來說有諸多好處。不僅能幫助他們獲得未來計劃的資金,還可以影響國際電影節的節目選定者。

目前,卑詩省電影社區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懷疑他們是否獲得了公平的對待。尤其令人震驚的是,加拿大電影與電視學院的董事會成員裡,大多數人在 Linkedin 個人資料中將多倫多列為他們的工作地點。17位董事中只有一位,Jennifer Twiner McCarron,居住在溫哥華。

系統性歧視通常是透過種族、性別、家庭地位、殘障、宗教、性取向、族裔和國家出身的角度來檢視。但在加拿大電影業的情況下,還存在著地理因素。

鑒於去年發生的情況,我們很容易將加拿大銀幕獎稱為「多倫多電影獎」。今年再次出現多倫多電影——喜劇片和廣受好評的《黑莓 (BlackBerry) 》——獲得了創紀錄的17項提名,多倫多幾乎一統天下的局面很可能會再次發生。

解決地理不平等看法的第一個好辦法,可能是在學院董事會上增加更多卑詩省的代表。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Vancouver Erhu Quartet by Alistair Eagles.

溫哥華二胡四重奏結合東西方弓弦樂器為尋求跨文化關係

溫哥華音樂家董籃在台北長大時,喜歡看在宮觀外的台劇表演。 劇團會根據類似古典二胡等等中國民間樂器的音色佈置小型舞台和舞台劇。“我總是注視著樂師們的演奏,” 董女士透過電話告訴 Pancouver, “我認為這是我接觸傳統音樂的一個開端。”音樂是道教信仰的核心之一,因為它被視為與神靈交談的一種方式。 所以,這些節目是定期舉行的。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