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即将举行的Jade Music Festival节目焦点:Vantopop

Vantopop singer-songwriter Athena Wong
Vantopop singer-songwriter Athena Wong's single "Sunday" won a nationwide competition.

作者:Charlie Smith

Vantopop唱作歌手黄敏晴创作的单曲《星期天(Sunday)》在全国音乐比赛获奖。

在《星期天(Sunday)》的音乐影片中,定居本拿比的歌手黄敏晴(Athena Wong)站于格鲁吉亚海峡的一处堤坝上,在阳光下愉快地唱歌。

这如画的景象拍摄于列治文的爱欧娜海滩公园(Iona Regional Park),亦反映了卑诗省娱乐产业鲜有被主流媒体报导的一面。

她以英语唱出这首动听流行曲的歌词:「We’re gonna make it alright/Play this song/Let’s vibe along/And we’ll dance ’til the twilight。」

然而,歌曲中其余的歌词都以广东话为主。她希望凭歌寄意,纪念十年前移居至卑诗省就读西门菲莎大学之前在香港成长的日子。

这歌曲在加拿大的大型中文广播电台加拿大中文电台举办的全国歌唱比赛中获奖,亦是她四年来第四个奖项。

黄敏晴透过Zoom视频访问向Pancouver表示:「音乐就是音乐,但加入歌词就增添了特色和文化元素。」

黄敏晴和越来越多温哥华音乐人开始创作「Vantopop」,更组成名为Vantopop Collective的音乐团体。顾名思义,Vantopop 由温哥华 Vancouver 和粤语流行音乐 Cantopop 两个词语组成,而粤语流行音乐自1970年代起一直是香港乐坛的支柱。

黄敏晴不讳言自己深受粤语流行音乐影响。

Jade Music Festival带来新冲击

在本月底举行的首届Jade Music Festival,温哥华人将有机会更深入认识Vantopop。

11月28日至12月3日期间,道明加拿大信托将呈现这个推广华语音乐的国际性音乐节。除了黄敏晴和其他歌手的演唱会外,届时还会举办工作坊、商务交流及研讨会。

为期一星期的活动由我们都是加拿大人协会(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举办。执行长吴权益(Charlie Wu)表示:「我们认为温哥华有机会开创先河,成为北美洲华语音乐制作的龙头。」

另一名成员是定居列治文的何兆基(Chris Ho)。他亦是 3721 Productions 的创办人和野佬乐团成员。刘祖德和何兆基在同一个Zoom视频会议上接受Pancouver访问,谈及他们参与Vantopop Collective的经验。

何兆基解释,这个团体不单以吸引华语听众为目标。

「我们的目标是透过自己的语言令主流听众明白我们,并希望温哥华能够成为粤语流行音乐的枢纽。」

何兆基以「快、靓、正」来形容他的家乡香港,并期望Vantopop Collective可以启发海外的香港人,继续在其他西方城市将粤语音乐发扬光大。

Siu Ki Chris Ho
Siu Ki Chris Ho lives in Richmond, but he remains very active in the Hong Kong music scene. Photo by Facebook.

何兆基虽然居于列治文,但仍活跃于香港音乐界。

音乐可跨越语言障碍

刘祖德和何兆基已亲身见证韩语流行音乐如何横越太平洋,在北美洲流行起来。

源自孟买的宝莱坞音乐也在阿拉伯世界大受欢迎。而早在1959年里奇·瓦伦斯《邦把舞曲(La Bamba)》一曲出现后,西语音乐就已在美国取得空前成功。

Vantopop Collective 的成员希望粤语音乐在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国家也能够缔造同样佳绩。

刘祖德指出,现在于西方电影中的亚洲演员已经比以往更加常见。

他补充道,温哥华的华语人口庞大,在这里制作华语音乐是再合理不过的事。

「我们有这样的愿景,现在已经种下种子。」

刘祖德亦提及到,他们正式的名称是「加港专业音乐人」。

他说:「现在已经有一群定居于温哥华的专业音乐人,经常穿梭于加拿大和亚洲之间进行表演。」

Duck Lau singing
Duck Lau is a well-known Hong Kong-born singer who’s part of the Vantopop Collective.

北温唱作歌手刘祖德指Vantopop Collective为未来种下种子。

Vantopop音乐人到海外演出

刘祖德透露,加港专业音乐人共有八名成员,另外亦有已退休的业界人士担任顾问。活跃的成员经常与华语国际巨星同台演出。

「团体成员会到有华人居住的地方巡回演出,例如是美国、澳洲、伦敦或阿姆斯特丹。我们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2021年,Vantopop Collective也在列治文的尝仙甜品店举办首次的国内活动。

黄晴敏感激团体中资深专业音乐人对她的栽培,并表示团体的名称是她所构思的。

她即将推出的单曲《Z风格 (Style Z)》由国际音乐制作人刘熙信和音频工程师谢国维协力制作,两位都是来自香港但居于大温地区的专业音乐人,另外由Joan Chui担任填词人。

她说:「这是一首同心协力的作品。」

至于获奖作品《星期日(Sunday)》,黄晴敏表示这首歌是由她和她的男朋友,唱作歌手Dan Wen疫情期间于沙发上合奏音乐时所创作。

当时黄晴敏很渴望旅游,但由于政府实施防疫限制,只能待在家中。

她于是决定透过音乐为大家打气。

「这首歌令我联想起在加州享受阳光和舒适气氛的美好时光。只要幻想着快乐就可以了。」

在推特追踪Charlie Smith@charliesmithvcr

黄敏晴在加拿大中文电台的访问:
https://www.am1430.com/hot_topics_detail.php?i=2954&year=2021&month=8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Nguyễn Tường Danh

导演Khoa Lê以细腻作品《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打破有关越南LGBTQ社区的刻板印象

蒙特利尔电影制作人、舞台总监兼影片设计师Khoa Lê喜欢超越传统界线。这名酷儿艺术家的简历显示,他致力「创作将神圣与平凡之间,以及现实与想像之间界线模糊的作品」。他声称,自己的作品总保留着人性化元素。由他执导的长篇纪录片《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不但体现了他的创作宗旨,更打破了固有的刻板印象。这部引人入胜并且关于越南LGBTQ社区的敏感题材作品,将于5月6日(星期六)下午5:15在温哥华的DOXA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上映。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