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原住民作家兼前政治家王州迪呼吁「中间者」打破社会隔膜

Jody Wilson-Raybould
Jody Wilson-Raybould earned several ovations at a B.C. Women's Health Foundation luncheon in Vancouver.

[王州迪在温哥华举行的卑诗妇女健康基金会午宴上数次获得热烈鼓掌。]

前联邦内阁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希望领袖可成为「中间者」(in-betweeners)。同样为畅销作家的她在3月31日于卑诗妇女健康基金会光明午宴(B.C. Women’s Health Foundation’s Illuminations luncheon)发表主题演讲,详细解释了这个概念。

王州迪在Parq Vancouver的舞厅说:「殖民主义其中一个后遗症,是在原住民与非原住民之间,以及官方与第一民族之间构成有形及无形的隔膜和孤立感。我们关于对方,以及他们说话方式和世界观的了解程度并不足够,甚至比我们想像中低。」

曾任司法部长的她表示,中间者会游走于不同被孤立社群之间,向不同群体解释观点。如果领袖能够在他们的机构内培育中间者,将增进我们对社会的了解。

王州迪拥有Msugamagw Tsawtaineuk 和 Laich-Kwil-Tach第一民族背景。她注意到原住民与非原住民社区已有一些中间者,但数量却严重不足。

另一方面,身为原住民议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前任地区酋长的她强调,领袖必须鼓起勇气以不同方式思考和行动。

她称,对和解工作贡献最多的人,很多都是以大胆、有建设性和独特方法,从而听取意见、学习知识、赢取信任和发展技能,再应用于原住民与非原住民社区之间工作的非原住民。

她补充,这是艰钜的任务。

「要成功便需要勇气,以及置身于令人不自在的情境,很多时候更需要突破预期。换言之,即是成为领袖。」

这名前政治家更敦促在座各位,反思他们为和解作出了甚么贡献。

「到底我是不是『中间者』?我有否打破隔膜,并将自己置身于舒适圈以外?」

原住民的传统习俗

卑诗妇女健康基金会形容光明午宴是「标志性的教育、提升意识和筹款活动」,也是妇女健康研究月(Women’s Health Research Month)最重要的活动。

今年,午宴合共筹得363,000元,将会作为妇女健康研究机构(Women’s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奖金。

在午宴上的演说,王州迪分享了两个「教训」,以及就如何成为「中间者」提供建议。她的著作《True Reconciliation: How to Be a Force for Change》亦有讨论这议题。

她首先提及到自己身为第一民族女性的经验,带出了女性领袖揭露被埋没事物的重要性。其次,她建议「在成为领袖的过程及领导期间应忠于自己」,这亦与个人操守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对她来说,她在每个领导阶段均从她的成长经验、世界观和文化取得寄托和指引,特别是当她遇到挑战,并被迫使或劝告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的时候。

王州迪是来自夸夸嘉夸族(Kwakwaka’wakw)的老鹰部落(Eagle Clan)。她的祖母Ethel Pearson(原住民名称为Pugladee)在散财宴(potlatch)上赐予她Puglaas的传统名字,意思是「出生于贵族家庭的女人」。

她在午宴上解释,自己是来自母系社会,家族关系和财产都是由女性继承。

在她的社会,女性都是位高权重。虽然世袭的酋长总是由男性担任,并且由出生的时候开始培育,但培育他们的都是女性。

 

带领酋长走进议事屋

她的父亲是长期担任原住民领袖的Bill Wilson。他的原住民名称是Hemas Kla-Lee-Lee-Kla,意思是「老鹰之中的第一名」。

王州迪表示,父亲是在散财宴上获赐予名字。散财宴是原住民沿用至今的管治机制,期间会颁布法律,并会为下一位赐予名字。

她解释,族人会在散财宴上会结会夫妻、调解纠纷和重新分配财富。

地位是反映于一个人的职责和名称,并会带来重大的责任和义务。

她祖母的名称Pugladee会赐给老鹰部落中地位最高的男性或女性,目前则属于午宴的宾客之一,王州迪的妹妹Kory。Pugladee的意思是「优秀的东道主」。

她打趣地说:「我的祖母经常就男性和女性在他们社会的角色开玩笑,说女性太过忙碌和重要,因此不适合当酋长。祖母不单是我们祖母,更是全族人的祖母,确保我们在议事屋(Big House)认识到自己的文化、价值观和法律,以及作为领袖的应用操守。我非常感激能成长于非常强健和充满着爱的家庭,让我一直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

王州迪在部落中出任Hiligaxste’一职。这职位必定由女性担任,其中一项职责是带领酋长进入议事屋。

因此,Hiligaxste’大概可翻译成「修正酋长路径的人」,负责为酋长指引前路。

祖母就压迫发声

王州迪透露,她的妹妹Kory将她们与祖母的对话录制成录音带。

在这些录音带上,祖母忆述了她如何和其他族人争取保留议事屋的传统和生活方式。

当时加拿大尝试透过印第安寄宿学校、《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和创建第一民族保留区来消灭这些传统。根据《印第安人法》,第一民族聘请律师维护他们的法律权益是违法行为。

王州迪的祖母透露,纵使政府颁布有关法例,但第一民族的成员继续在议事屋维持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会留意当地的印第安事务官有否出现。当他出现了,他们便会改为唱颂基督教圣诗,或者做一些事务官可以接受的事情。

她称,议事屋和散财宴的传统政府和领导模型,与加拿大社会惯用的模式大为不同。

王州迪说,议事屋无分党派,反而设有阶级地位,并根据共识原则进行管治。

她称,幸福的最高境界是取得「平衡」。

她接着说,这亦包括人类与自然世界、性别之间,与家庭或社区的不同人群,以及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取得的平衡。这是一种事物应有的状况,而和谐及正义感亦会随之而来。

Kwakwaka’wakw Nation
The Kwakwaka’wakw Nation’ traditional territory around 1850 was centred on northern Vancouver Island.

[大约1850年的时候,夸夸嘉夸族的传统领地位于温哥华岛北部。]

狠斥党派政治

这名前政治家再以加拿大政坛高度党派发的局面作为比较。

她称,现时的联邦及省级政治过度党派化,是不道德的现象,亦破坏了真正的领导能力,更加与勇敢的领导风格背道而驰。

此外,当她在2015年以温哥华固兰湖选区众议院议员,以及自由党内阁成员的身份进入国会,便发现政治领袖,以至整个政府根本没有兴趣就最佳的意念寻求共识。

她表示,在加拿大政坛,意念并不是以它们的优点或价值来衡量。

相反,她觉得它们是由谁人提出来衡量。如果意念是由你所属政党提出,就是无懈可击的主意,但如果来自其他政党,便会成为错误或危险的想法。

同样,这个体制并不崇尚个人思考,反而鼓励政治家鹦鹉学舌,重覆政党的纲领。他们不需要领导,只要跟随便可。永远不要指出自己政党所犯的错,即使其他政党没有犯错,即使他们没有犯错也是时刻指责他们。

「永远不要向当权者提出真相,只管接受权力就是真相。」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发声

然而,当她的政治生涯在2019年面临重大挑战,她在老鹰部落担任Hiligaxte’的经验为她提供了指引。当时,总理府正向她的部门施压,要求延迟起诉工程业巨头SNC-Lavalin。

王州迪在演说中并无提到总理杜鲁多或SNC-Lavalin的名字,但表明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下需要就法治发声。她指出,很多在席者,尤其是女性经常面对这种问题。「当他们起来反抗现状的虚伪和矛盾,以维护平等、公义、尊严、关怀和共融的基本价值和原则」,这种情况便会发生。

她的演说亦提到,在传统由男性主导的环境成为领袖并带来改变,需要牺牲、耐力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她亦很清楚,女性很容易被种族及性别标签化,并被人以不同准则来衡量。

此外,她认为当女性捍卫原则,依靠个人经验办事或提出实质知识及经验,便很容易被标签为「难以对付」。

最后她说:「如果做了上述的事情使我成为难以对付的人,那麽我每天都感到无比自豪。」,获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