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原住民作家兼前政治家王州迪呼籲「中間者」打破社會隔膜

Jody Wilson-Raybould
Jody Wilson-Raybould earned several ovations at a B.C. Women's Health Foundation luncheon in Vancouver.

[王州迪在溫哥華舉行的卑詩婦女健康基金會午宴上數次獲得熱烈鼓掌。]

前聯邦內閣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希望領袖可成為「中間者」(in-betweeners)。同樣為暢銷作家的她在3月31日於卑詩婦女健康基金會光明午宴(B.C. Women’s Health Foundation’s Illuminations luncheon)發表主題演講,詳細解釋了這個概念。

王州迪在Parq Vancouver的舞廳說:「殖民主義其中一個後遺症,是在原住民與非原住民之間,以及官方與第一民族之間構成有形及無形的隔膜和孤立感。我們關於對方,以及他們說話方式和世界觀的了解程度並不足夠,甚至比我們想像中低。」

曾任司法部長的她表示,中間者會游走於不同被孤立社群之間,向不同群體解釋觀點。如果領袖能夠在他們的機構內培育中間者,將增進我們對社會的了解。

王州迪擁有Msugamagw Tsawtaineuk 和 Laich-Kwil-Tach第一民族背景。她注意到原住民與非原住民社區已有一些中間者,但數量卻嚴重不足。

另一方面,身為原住民議會(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前任地區酋長的她強調,領袖必須鼓起勇氣以不同方式思考和行動。

她稱,對和解工作貢獻最多的人,很多都是以大膽、有建設性和獨特方法,從而聽取意見、學習知識、贏取信任和發展技能,再應用於原住民與非原住民社區之間工作的非原住民。

她補充,這是艱鉅的任務。

「要成功便需要勇氣,以及置身於令人不自在的情境,很多時候更需要突破預期。換言之,即是成為領袖。」

這名前政治家更敦促在座各位,反思他們為和解作出了甚麼貢獻。

「到底我是不是『中間者』?我有否打破隔膜,並將自己置身於舒適圈以外?」

原住民的傳統習俗

卑詩婦女健康基金會形容光明午宴是「標誌性的教育、提升意識和籌款活動」,也是婦女健康研究月(Women’s Health Research Month)最重要的活動。

今年,午宴合共籌得363,000元,將會作為婦女健康研究機構(Women’s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獎金。

在午宴上的演說,王州迪分享了兩個「教訓」,以及就如何成為「中間者」提供建議。她的著作《True Reconciliation: How to Be a Force for Change》亦有討論這議題。


她首先提及到自己身為第一民族女性的經驗,帶出了女性領袖揭露被埋沒事物的重要性。其次,她建議「在成為領袖的過程及領導期間應忠於自己」,這亦與個人操守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對她來說,她在每個領導階段均從她的成長經驗、世界觀和文化取得寄托和指引,特別是當她遇到挑戰,並被迫使或勸告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的時候。

王州迪是來自夸夸嘉夸族(Kwakwaka’wakw)的老鷹部落(Eagle Clan)。她的祖母Ethel Pearson(原住民名稱為Pugladee)在散財宴(potlatch)上賜予她Puglaas的傳統名字,意思是「出生於貴族家庭的女人」。

她在午宴上解釋,自己是來自母系社會,家族關係和財產都是由女性繼承。

在她的社會,女性都是位高權重。雖然世襲的酋長總是由男性擔任,並且由出生的時候開始培育,但培育他們的都是女性。

 

帶領酋長走進議事屋

她的父親是長期擔任原住民領袖的Bill Wilson。他的原住民名稱是Hemas Kla-Lee-Lee-Kla,意思是「老鷹之中的第一名」。

王州迪表示,父親是在散財宴上獲賜予名字。散財宴是原住民沿用至今的管治機制,期間會頒佈法律,並會為下一位賜予名字。

她解釋,族人會在散財宴上會結會夫妻、調解糾紛和重新分配財富。

地位是反映於一個人的職責和名稱,並會帶來重大的責任和義務。

她祖母的名稱Pugladee會賜給老鷹部落中地位最高的男性或女性,目前則屬於午宴的賓客之一,王州迪的妹妹Kory。Pugladee的意思是「優秀的東道主」。

她打趣地說:「我的祖母經常就男性和女性在他們社會的角色開玩笑,說女性太過忙碌和重要,因此不適合當酋長。祖母不單是我們祖母,更是全族人的祖母,確保我們在議事屋(Big House)認識到自己的文化、價值觀和法律,以及作為領袖的應用操守。我非常感激能成長於非常強健和充滿著愛的家庭,讓我一直對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

王州迪在部落中出任Hiligaxste’一職。這職位必定由女性擔任,其中一項職責是帶領酋長進入議事屋。

因此,Hiligaxste’大概可翻譯成「修正酋長路徑的人」,負責為酋長指引前路。

祖母就壓迫發聲

王州迪透露,她的妹妹Kory將她們與祖母的對話錄製成錄音帶。

在這些錄音帶上,祖母憶述了她如何和其他族人爭取保留議事屋的傳統和生活方式。

當時加拿大嘗試透過印第安寄宿學校、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和建立第一民族保留區來消滅這些傳統。根據《印第安人法》,第一民族聘請律師維護他們的法律權益是違法行為。

王州迪的祖母透露,縱使政府頒佈有關法例,但第一民族的成員繼續在議事屋維持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會留意當地的印第安事務官有否出現。當他出現了,他們便會改為唱頌基督教聖詩,或者做一些事務官可以接受的事情。

她稱,議事屋和散財宴的傳統政府和領導模型,與加拿大社會慣用的模式大為不同。

王州迪說,議事屋無分黨派,反而設有階級地位,並根據共識原則進行管治。

她稱,幸福的最高境界是取得「平衡」。

她接著說,這亦包括人類與自然世界、性別之間,與家庭或社區的不同人群,以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取得的平衡。這是一種事物應有的狀況,而和諧及正義感亦會隨之而來。

Kwakwaka’wakw Nation
The Kwakwaka’wakw Nation’ traditional territory around 1850 was centred on northern Vancouver Island.


[大約1850年的時候,夸夸嘉夸族的傳統領地位於溫哥華島北部。]

狠斥黨派政治

這名前政治家再以加拿大政壇高度黨派發的局面作為比較。

她稱,現時的聯邦及省級政治過度黨派化,是不道德的現象,亦破壞了真正的領導能力,更加與勇敢的領導風格背道而馳。

此外,當她在2015年以溫哥華固蘭湖選區眾議院議員,以及自由黨內閣成員的身份進入國會,便發現政治領袖,以至整個政府根本沒有興趣就最佳的意念尋求共識。

她表示,在加拿大政壇,意念並不是以它們的優點或價值來衡量。

相反,她覺得它們是由誰人提出來衡量。如果意念是由你所屬政黨提出,就是無懈可擊的主意,但如果來自其他政黨,便會成為錯誤或危險的想法。

同樣,這個體制並不崇尚個人思考,反而鼓勵政治家鸚鵡學舌,重覆政黨的綱領。他們不需要領導,只要跟隨便可。永遠不要指出自己政黨所犯的錯,即使其他政黨沒有犯錯,即使他們沒有犯錯也是時刻指責他們。

「永遠不要向當權者提出真相,只管接受權力就是真相。」

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發聲

然而,當她的政治生涯在2019年面臨重大挑戰,她在老鷹部落擔任Hiligaxte’的經驗為她提供了指引。當時,總理府正向她的部門施壓,要求延遲起訴工程業巨頭SNC-Lavalin。

王州迪在演說中並無提到總理杜魯多或SNC-Lavalin的名字,但表明在沒有選擇的餘地下需要就法治發聲。她指出,很多在席者,尤其是女性經常面對這種問題。「當他們起來反抗現狀的虛偽和矛盾,以維護平等、公義、尊嚴、關懷和共融的基本價值和原則」,這種情況便會發生。

她的演說亦提到,在傳統由男性主導的環境成為領袖並帶來改變,需要犧牲、耐力和不屈不撓的精神。她亦很清楚,女性很容易被種族及性別標籤化,並被人以不同準則來衡量。

此外,她認為當女性捍衛原則,依靠個人經驗辦事或提出實質知識及經驗,便很容易被標籤為「難以對付」。

最後她說:「如果做了上述的事情使我成為難以對付的人,那麽我每天都感到無比自豪。」,獲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Jacqueline Teh

Jade Music Fest:朱諾獎得主鄭寶欣分享她的音樂錄製過程

在2021年的朱諾音樂獎頒獎典禮上,加拿大音樂界開始注意到鄭寶欣 (Jacqueline Teh)。這位受人尊敬的爵士歌手和詞曲創作人共同編寫了 Sammy Jackson 的五首歌曲專輯《With You(與你同在)》中的最後三首歌,該專輯榮獲年度最佳聲樂爵士專輯獎。鄭寶欣還在該專輯的第四首歌「Bad Reception(收訊不良)」中與 Jackson 一同演唱。

Read More »
Lowhi

Lowhi 在為多語的北美音樂人提供生涯範本

Lowhi 與業界裡其他音樂人不同, 這位來自洛杉磯的 R&B 兼 Lo-fi 歌手運用兩種語言(英語和中文)來創作出那些充滿情感以及焦慮的作品, 這些歌詞在跨國際的大雜燴中相互串聯,使人難以對其分類。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