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博物館的《海市蜃樓》展覽展示充滿活力的亞洲民主如何從藝術家的審視中受益

Mirage
Documentary maker Sandy Lo and contemporary artist and photographer Yao Jui-Chung attended the opening of Mirage, which showcases their artistry. Photo by Charlie Smith.

[紀錄片編導羅秀芝(Sandy Lo)與當代藝術家兼攝影師姚瑞中(Yao Jui-Chung)出席《海市蜃樓》展覽開幕式,展現他們的藝術作品。照片由Charlie Smith提供。]

法國攝影師兼街頭藝術家 JR 曾說過,「藝術不應該改變世界,改變實際事物,而應改變觀念。」一個生動的例子是保羅·畢卡索(Pablo Picasso)的作品《格爾尼卡》(Guernica)。這幅令人震驚的畫所描繪的苦難對人們如何看待西班牙內戰有著深遠影響。然而,這幅畫並沒有改變其結果。

藝術真的能改變世界嗎?這正是台灣當代藝術家兼攝影師姚瑞中在 2010 年想探討的問題。同時是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授的他,與他的學生們從 2010 年開始紀錄並拍攝被廢棄的會展中心。他們稱之為「蚊子館」,因為這些地方已淪為病媒蚊的滋生地。

姚瑞中的作品中有大約 150 張黑白影像現在正在溫哥華博物館舉辦的藝術展中展出,展覽名為《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Mirage: Disused Public Property in Taiwan)。

「這個作品分作三個維度:政治、藝術和教育,」 姚瑞中在五月底的展覽開幕典禮中說道,「我認為這些主題非常發人深省。而我在思考,藝術是否有影響力來改變我們的社會?」

這些鮮明生動的照片促使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採取行動,一些建築物被拆除,其他則重新翻修以解決城市衰敗的問題。這一系列藝術作品確實引發了變革,這要感謝這群名為「失落社會檔案室」(Lost Society Document)的藝術家們。

「當我發起這個計畫時,我不確定它會產生什麼影響,」 姚瑞中說,「第一年後,我意識到它確實具有改變我們如何看待社會的巨大潛力。」

展覽還包括台灣電影製作人羅秀芝的紀錄片《在廢墟看見一道彩虹》(A Rainbow over the Ruins),本片記錄了姚瑞中與他學生們的努力。

Mirage
Qingcun Cadre Training Center, Ministry of Defense, Taipei City. Completed in 1956. Construction cost unknown. Photo by Yao Jui-Chung.

[台北國防青邨幹訓班(Qingcun Cadre Training Center, Ministry of Defense, Taipei City)於1956年完工。照片由姚瑞中提供。]

展覽《海市蜃樓》突顯學生參與

姚瑞中欣然承認,廢棄設施的照片通常沒什麼吸引力。

「但是記錄這些遺留下來的東西很重要,並謹記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讓事物變得更美好,」姚瑞中補充,「我非常感激,在台灣我們有非常民主開放的空間來討論此類問題。」

然後他打趣道,「這也是為什麼我還活著站在這裡和你說話的原因。」

姚瑞中以華語發表言論,之後他的發言由在溫哥華博物館負責「城市文化」主題的策展人方靜怡(Denise Fong)譯為英文。她也是《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展覽的主策展人,該展將在博物館開放至 9 月 2 日。

方靜怡表示,這次展覽突顯了「學生參與」在社區活動中的作用。

「受 《海市蜃樓》 展覽計畫的啟發,卑詩大學(UBC)的學生們也發起了一個專案,幫助我們透過建築研究和紀錄片來檢視溫哥華的城市衰退問題和可持續社區的未來。」 方靜怡在開幕典禮上說道。

從6 月 29 日的中午12點到下午3點半,卑詩大學建築暨景觀學院的兩位畢業生將在溫哥華博物館的活動中討論他們的研究。他們還將發表有關當地城市規劃過程及其對社區空間和未來影響的提案。

此外,政治地理學家尤金·麥坎(Eugene McCann)和卑詩大學建築暨景觀學院教授 Young-Tack Oh 將主持一場論壇,隨後會進行小組討論。入場費為10元加幣並附午餐。

Mirage
Yunlin Offshore Industrial Park. Construction started in 1998, ceased in 2004. Construction costs approximately NTD $10,000,000,000. Photo by Yao Jui-Chung.

[雲林離島式基礎工業區(Yunlin Offshore Industrial Park)於1998年動工並在2004年停工。工程經費約100億元新台幣。照片由姚瑞中提供。]

藝術家們記錄了多餘開支

紀錄片導演羅秀芝也出席了展覽的開幕典禮。她用英語告訴觀眾,她非常榮幸能夠分享這個集體計畫背後的故事。她已為這計劃付出了14年的努力。

「藝術家姚瑞中和 300 多名參與學生踏上了這段記錄台灣各地廢棄公共設施的旅程,並揭開其中隱藏的故事,」羅秀芝說,「我不知道這個計畫會持續這麼久,甚至比一些廢棄的公共設施被遺棄的時間還要長!」

她的影片包含了學生質疑姚瑞中的意圖以及他對此的回應。羅秀芝表示,所有參與者都為了這個計劃花費自己大量的金錢。

「當然,與那些被遺棄及閒置的設施上所浪費的錢相比,這根本不算什麼,」她說道。

儘管《海市蜃樓》揭露了這些政府的財務浪費,台灣文化部仍與溫哥華博物館合作舉辦這場展覽。其他合作夥伴包括隸屬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臺灣書院、卑詩大學、長榮航空、加拿大亞裔活動協會和溫哥華台灣文化節(TAIWANfest)。

臺灣書院主任簡德源(Mark Chien)在開幕典禮上表示,很欣賞溫哥華博物館選擇這個主題。

「這並不容易,」簡德源承認,「它讓我們真正思考我們的民主和文明,並加以改進。藝術家們可以利用他們在社會上的影響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Yao Jui-Chung
Yao Jui-Chung leads Lost Society Document students in organizing an exhibition. Photo by Yao Jui-Chung.

[姚瑞中帶領失落社會檔案室團體的學生們舉辦展覽。照片由姚瑞中提供。]

展現民主

駐溫哥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劉立欣(Angel Liu)處長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她指出,藝術家們拍攝了她國家醜陋的一面。她強調,這些照片深刻地提醒著人們需要重新想像公共設施。

「這是台灣不美麗的一面,」劉立欣說,「但我對他們的作品如何激勵民眾、政府和許多私部門去改善台灣人民的生活感到驚訝。」

此外,劉立欣處長指出,展覽《海市蜃樓》凸顯了在推動變革的過程中,擁有質疑固有觀點的自由是如此重要。

「這是他們作品中最鼓舞人心的部分,」劉立欣說。 「另外,這個藝術計劃造就了台灣許多舊建築的重建和老舊基礎設施的復興。」

Yao Jui-Chung
Yao Jui-Chung during an outdoor photography shoot. Photo by Yao Jui-Chung.

[姚瑞中在戶外取景。照片由姚瑞中提供。]

溫哥華博物館與台灣文化部、隸屬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臺灣書院、卑詩大學、長榮航空、加拿大亞裔活動協會還有溫哥華台灣文化節一起合夥舉辦《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展覽。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A Passage Beyond Fortune

Weiye Su以作品《A Passage Beyond Fortune》回應華裔加拿大人被扭曲的歷史

多倫多電影製作者Weiye Su在他片長16分鐘的紀錄片《A Passage Beyond Fortune》讀出了開場白,內容是一段個人反思。該名里賈納前居民在這部國家電影局作品中表示:「有人曾經在薩省告訴我,每個城鎮都有一家中餐館,背後有它的故事。」由中國移民到加拿大的Weiye講述了由穆斯喬(Moose Jaw)流傳開去的都市傳說。當地市中心在1980年代發現了地下隧道,衍生了這種說法。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