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藝術家Henry Tsang 講解一場將歷史改變的溫哥華反亞裔騷亂

Henry Tsang riot
Henry Tsang weaves history and geography together in art projects, such as 360 Riot Walk

[Henry Tsang在藝術作品中將歷史和地理交織在一起,例如《360 Riot Walk》]

藝術家通常不認為自己是公共知識分子。 但這詞可能適用於Henry Tsang,他創作的藝術作品中解析溫哥華的景點與這座城市的歷史之間的關係和語言與食物之間的關係。

在接受 Pancouver 的電話採訪時,艾蜜莉卡藝術與設計大學的副院長充滿了想法。

“作為一個 在1968 年從香港搬到這裡的人,孩提時代的我有一種特殊經歷,此經歷所處的時間和地點與從世界其他地方來到這裡的人的經歷不同,或與 20 年後,20 年前,50 年前,100 年前來到這裡的人的經歷也不同,” Tsang說,“我確實反思了這些可能性,我的生活會有何不同,如果我來自香港,而當時有反香港情緒。”

他強調自己不是歷史學家。 但不可否認的是,他 2023 年的書籍《White Riot: The 1907 Anti-Asian Riots in Vancouver》(白人騷亂:1907 年溫哥華的反亞裔騷亂)充斥著歷史。這也是他的喜士定公園系列作品中紅外線投影彩色照片的核心主題。 該作品引起了人們對日裔加拿大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關押在喜士定公園的建築物裡以及之後他們被送往拘留營或被派遣到其他省份作為勞工的關注。

“有許多受過專門訓練的歷史學家,” Tsang承認,“他們知道所有的事情。 我依靠他們來創作藝術作品。”

36 Desktop - White Riot

騷亂導致移民限制

在12 月 2 日週六,Tsang將在Harbour Green公園的駒形丸紀念館提供兩場免費的公開講故事活動,分別是下午 5:30一場和下午 6:45一場。 它們是 Liven UP – Coal Harbour 活動的一部分,該活動位於Canada Place和Westin Bayshore酒店之間的地點舉辦的為期一個月的系列免費活動。 接下來的12 月 9 日週六,溫哥華家庭民謠歌手兼詞曲作家 Ginalina 將於下午 5:30 至 6:45 在追悼會上講故事。 其次是作家兼藝術家 Naomi Steinberg將於12 月 16 日,23 日和 30 日登場和劇作家兼詩人Carolyn Nakakawa將於12 月 22 日登場。  

Harbour Green 公園內的紀念館紀念 1914 年日本船隻駒形丸被驅逐出高豪港的事件。 當這艘船被命令離開加拿大時,船上有超過 350 名來自英國統治的印度帶有抱負的移民。  

Tsang很清楚 1907 年的白人騷亂與駒形丸號乘客的命運之間的聯繫,他透過自己的藝術作品和書籍強調了這一點。 在騷亂之前,來自英國統治的印度或日本的人進入加拿大是沒有任何限制的。

然而,在一群暴徒橫衝直撞地闖入唐人街和許多日本移民及其家人居住的鮑威爾街社區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事實上,Tsang 甚至將旁遮普食物納入了 2018 年的藝術作品中,該作品引發了一系列事件,導致Arsenal Pulp出版社出版了《White Riot》。

“它實際上來自於一個名為 Riot Food Here 的快閃食品項目,” Tsang 解釋,“我接受到一份小型公共藝術委託在溫哥華周圍進行短暫的公共藝術幹預,而且是開放式的。”

食物與騷亂的關聯

Tsang提出了邀請人們在與 1907 年反亞裔襲擊有關的地點分享食物的想法。這些地點包括排亞聯盟成員開始遊行的地方,以及卡內基中心旁的舊溫哥華市政廳。 此外,唐人街和鮑威爾街沿線也提供餐點。

“有白人食物,中國食物,日本食物,旁遮普食物和原住民食物,” Tsang回憶道。

食客被問到一些問題,例如一個憤怒的白人在襲擊亞洲人之前可能吃了什麼。 又或者,在白人攻擊之前,一個中國人會吃什麼。

另一個問題涉及來自被英國統治的印度的旁觀者。 在他們逃離貝靈厄姆後不久,看到白人攻擊其他亞洲人之前,他們會吃什麼? 旁遮普人在該城市和北美西海岸的其他社區也面臨類似的襲擊。

作為 Tsang 作品的一部分,他詢問原住民在看到別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攻擊其他人之前可能會吃什麼。

繼 Riot Food Here 之後,Tsang 創作了 《360 Riot Walk》,這是一個以Vlog方式講述 1907 年溫哥華反亞裔騷亂的影片。

他的書衍生於 《360 Riot Walk》,其中有一章由退休教育家Paul Englesberg撰寫。 據Tsang表示,Englesberg記錄了一個多世紀前的 12 個月期間內發生在北美西海岸的七起不同的反亞裔騷亂。

“他更關注反南亞情緒,” Tsang說道。

此外,Tsang補充,對來自亞洲的新居民的敵意並沒有在這 12 個月期間開始或結束。

[鮑威爾街 245 號的彩色照片,這是徒步旅行的一站,可以追溯憤怒暴徒的路線。 (出自Henry Tsang的《360 Riot Walk》)

Henry Tsang photo riot
A colourized photo of 245 Powell St., a stop on a walking tour that retraces the angry mob’s route. (360 Riot Walk, Henry Tsang),

《360 Riot Walk》比書籍早問世

在《360 Riot Walk》的劇本中,引用了加拿大任職時間最長的總理麥肯齊·金的哈佛大學博士論文。 文章表示亞裔永遠無法融入加拿大社會。

“這是一個非常常見的說法,” Tsang說道。

溫哥華騷亂後,日本和加拿大外交部長於1908年握手達成“gentlemen’s agreement” (君子協定),規定日本每年最多只允許其400名公民移民加拿大。 Tsang堅稱,這項被稱為《Hayashi-Lemieux Agreement》(林-勒米厄協議)的協議是溫哥華發生的事情的結果。

此外,議會於1908年修訂了《移民法》,要求移民從其祖國不帶停歇前往加拿大。 這對來自英國統治的印度的人設置了障礙,因為由於距離遙遠,他們需要沿途停下來獲取食物。

“當然,反亞裔活動人士試圖找出如何將印度人排除在外的辦法,所以這就是持續旅程的「規則」” Tsang說道。

最終,該法規的後續版本與引發溫哥華反亞裔騷亂的情緒相同,導致 1914 年駒形丸號被驅逐出高豪港的情境。

“我想問人們的是,了解這段歷史對我們反思現在的情況有用嗎?” Tsang問,“我們可以警惕並嘗試改變什麼不公平的事情嗎?”

他承認自 1907 年以來種族關係有所改善。但Tsang也指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It’s not like we’re perfect,” Tsang says. “There are people still having way fewer rights and considered less human than others.”

“我們並不完美,” Tsang說, “有些人的權利仍然比其他人少得多,而且被認為是次等人。”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