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OneSong 管弦樂團在本拿比用小提琴,大提琴和其他弦樂器重新演繹亞洲民謠

OneSong Lee Che-Yi
OneSong Orchestra music director Lee Che-Yi performed to a full house. Photo by Charlie Smith.

[OneSong 管弦樂團音樂總監李哲藝為滿席的音樂廳演奏。 照片由Charlie Smith提供。]

在4 月 21 日週日Shadbolt藝術中心的「臺灣之聲」音樂會展示了令人驚嘆的音樂藝術和充滿魅力的樂團指揮。 由臺灣著名音樂家李哲藝率領,備受推崇的OneSong管弦樂團展示了一流的弦樂演奏家如何運用作曲家從未想像過的演奏方式重新演繹亞洲民謠。

來自臺灣的15位音樂家以《阿里山之歌》為開場曲,阿里山指的是臺灣中南部地區的一座山脈。 40 次金曲獎提名者李總監告訴觀眾,這原本是一首原住民歌曲。 事實上,「阿里山」一詞被認為與「Alit」一詞有關,在多種原住民語言中,「Alit」是「祖先山」的意思。

在這首樂曲和許多其他樂曲中,樂團首席兼小提琴家的黃裕峯展現了他驚人的才華。 在整場音樂會中,他經常讓他的樂器發出令人印象深刻的音色。

當然,黃老師並不是舞台上唯一一位有成就的音樂家。 小提琴家鄭翰軒,李宜錦,李思緯等人也牽動著觀眾的心,令人驚嘆的大提琴首席李建樺也同樣牽動著觀眾的心。 自始至終,低音提琴首席邱苡軒都保持著出色的節奏,感覺她在加拿大的舞台上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

OneSong管弦樂團體現臺灣的多樣性

音樂會的另一個亮點是李總監在每首樂曲演奏前說的幽默風趣的話題並由溫哥華豎琴家 Vivian Chen 巧妙地翻譯成英文。為人幽默以及知識淵博的他在James Cowan劇院中散發著魅力和自信。 鑑於李總監在其傳奇的職業生涯中製作了約 110 張專輯並創作了近 2,000 首作品,這不足為奇。

音樂會的上半場以亞洲民謠為主,體現了該地區人民的博大精深。 《阿里山之歌》之後,音樂家們演奏了蒙古民謠《小黃鸝鳥》,隨後演奏了客家民謠《落水天》。 李總監一度告訴觀眾,由於殖民浪潮的影響,臺灣以其多樣性而聞名,並指出閩南人是該國最大的群體。

致詞結束後,樂團演奏了臺灣民歌《草螟弄雞公》,隨後演奏了《綠島小夜曲》、《夜來香》和李總監作曲的《四月雨小提琴協奏曲》。

OneSong
Lee Che-Yi signed autographs for his fans after the concert. Photo by Charlie Smith.

[演唱會結束後,李哲藝為歌迷簽名。 照片由Charlie Smith提供。]

中場休息後,居住在溫哥華的 Vivian Chen 以豎琴獨奏家擔任樂團表演嘉賓,她與樂團演奏了李總監的《雙囍》豎琴協奏曲。 Chen解釋,這首歌反映了台灣男人和越南女人婚姻的考驗和磨難。 該男子在越南待了三天,找到了自己的妻子,並把她帶回了自己的國家生活。

這是一部情感深刻的作品,反映了這段婚姻的起起伏伏。 Chen的豎琴演奏在各種弦樂器中令人印象深刻。

管弦樂團以大眾喜好的樂曲收尾

Chen的演奏結束後,接下來是李總監的另一首樂曲《馬卡道狂想曲》,其中管弦樂團傳達了公雞與蚱蜢對話的聲音。 隨後,在演奏了《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和《月亮代表我的心》之後,OneSong管弦樂團演奏了總監的另一首樂曲《弦舞》。

在舞台上度過近兩個小時的音樂家們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和靈活性演奏了相當於電子舞曲曲調的弦樂。 作為音樂總監,李總監一直指示他們用快速的方式演奏《弦舞》來吸引年輕的音樂愛好者。

這一次,他們確實通過了大師的考驗。 這引起了James Cowan劇院全場起立鼓掌。

難怪當李總監在音樂會結束後漫步走進大廳時,周圍都是祝福者和索取簽名的觀眾。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aiwanese film Be With Me

《車頂上的玄天上帝》:探索現代台灣女性尋求人生意義的重要議題

一開始,黃文英的電影《車頂上的玄天上帝》看似是關於一位現代台灣女性在忙碌的職業生涯和照顧生病父親之間的掙扎。然而,這部史詩般的作品劇情不僅止於此。故事的中心人物芙月正在尋找精神上的寄託,凸顯了道教在台灣的持久影響。此外,深富想像力的對話展示了隨著性別平等程度的增加,人際關係性質上的變化。導演也小心翼翼地涉足台灣歷史的變幻莫測之海,卻沒有與潛藏在海浪下的大怪物正面接觸。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