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唐人街大奮鬥》的導演Karen Cho記載了社會倡議者如何為舊街區注入新活力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滿地可電影製片人Karen Cho 將加拿大的唐人街視為具有多層含義的地方。 由於歧視性的人頭稅和排華立法,這些街區曾是華裔單身漢的避風港。經歷了150 多年的風雨洗禮,這些街區仍存在於包括溫哥華在內的一些城市裡。 而且這還是建立於加拿大長期針對華人的強烈種族主義與房地產行業要求中產階級化的各種壓力下。

“對我來說,唐人街有點像在水泥中生長的一片草葉——也許,它不應該在那裡,” Cho 透過 Zoom 告訴 Pancouver。 “在一個充滿敵意的環境中。”

她最新的紀錄片《唐人街大奮鬥》記載了社會倡議者和當地商人如何抵制中產階級化,並為紐約,滿地可和溫哥華的唐人街注入新的活力。 她很高興她的電影將在Downtown Eastside Heart of the City Festival的一個環節中放映。 這是因為溫哥華的唐人街與其他廣闊的區相連。

“這部電影能在那裡上映真是我的榮幸,” Cho說道。 “所以,我希望那些代表市中心東區街區唐人街並來自不同團體的人們能夠參與關於電影的對話。”

她的家族根源從溫哥華延伸到滿地可的唐人街。 她 2004 年国家电影局的紀錄片《In the Shadow of Gold Mountain》講述了這兩個城市的居民繳納帶有種族歧視性的人頭稅的故事。 有些人也談到了他們的家人因禁止幾乎所有中國人移民加拿大的1923 年立法而遭受的苦難。 該法於 1947 年被廢除。

由於這部早期紀錄片,Cho為放映會的事走訪了許多其他唐人街。

“那已經是差不多 20 年前的事了,” 她提道。 “所以,快進到現在,我可以看到這些地方的現狀。“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全球大流行疫情造成了很大的障礙

她開始構思自己的最新電影是在 2019 年的時候,當時中產階級化導致滿地可唐人街兩側出現了「兩個巨大的洞」。

然後在 2020 年 3 月,Cho參加了代表各紐約市唐人街的代表方的聚會。 這為她拍攝一部聚焦在幾個城市唐人街的紀錄片奠定了基礎。 最初,她希望包括舊金山的唐人街及或者在哈瓦那和倫敦的唐人街。

然而,由於疫情封城,她在紐約唐人街拍攝的計畫遇到了巨大的障礙。 更糟的是,由於 COVID-19 的限制,Cho無法跨越邊境進入紐約進行拍攝。 同時,紐約唐人街社區正在為反對在社區裡建立新監獄的計劃而動員起來。

Cho 還面臨另一個挑戰,那就是在疫情期間捕捉溫哥華唐人街和滿地可唐人街熱鬧的鏡頭。 就在她拍紀錄片的時候,各大中餐館無法舉辦盛大宴會。

“物流上,這非常困難,因為我想展示這些唐人街以及其中的社區是多麼特別,充滿活力以及令人驚嘆,” Cho談道。 “但當你處於封鎖狀態並且每個人都不再聚集時,真的很難做到這一點。”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director Karen Cho
Karen Cho diagnoses the health of Chinatowns by the types of businesses in the community.

[Karen Cho 透過社區內的各種商店來診斷的唐人街健康狀況。]

不屈不撓的精神

幸運的是,她找到了攝影師Nathaniel Brown,他可以透過拍攝紐約的社會運動人士試圖拯救他們(社運人士)的唐人街的故事。 Cho 透過該社區的各種店鋪來評估唐人街的健康狀況。 例如,如果該社區幾乎沒有綠色食品店,那是一個大問題。 這表明當地居民的需求並沒納入優先考慮的事情裡。 此外,如果鑰匙鏈店和時髦咖啡館太多,就表明該社區在迎合外部勢力。

另一方面,她在紐約唐人街注意到了一家設施齊全的殯儀館。 此外,該殯儀館還提供可焚燒的紙質雕像,作為一個中國人人生最後儀式的一部分。

我記得我告訴攝影師,拍那家殯儀館!因為對我來說,這意味著這個地方還活著,”Cho笑著說道。人們仍在附近舉辦文化活動。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Activists in Montreal face down the forces of gentrification in Karen Cho’s 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

[ Karen Cho 的《唐人街大奮鬥》中,滿地可的社運人士對抗中產階級化的勢力。]

《唐人街大奮鬥》利用音樂來強化電影中不屈不撓的精神。 在音樂總監David Drury的幫助下,Cho將歌曲《A Stranger in Paradise》插入一段描述紐約唐人街的場面。 該歌曲版本是由 The Cathays 演唱的,這是一個由亞裔美國歌手組成的 ·喔普格的樂隊,曾於 20 世紀 50 年代和 60 年代在滿地可唐人街社區演唱過。

所以,這實際上是一首來自社區的歌曲,” Cho說道。

[The Cathays演唱的《A Stranger in Paradise》。]

唐人街象徵著華人的存在

在紀錄片中關於滿地可的章節裡,她收錄了魁北克歌手 Luc de Larochellière 的《Chinatown Blues》。

如果你懂法語,那首歌的歌詞會顯得非常深刻,導演解釋道。“這是關於來自郊區的人們外地人看著唐人街居民的店鋪窗時,意識到他們比唐人街的所有這些人過得更好。 而唐人街成了一種心態。

《唐人街大奮鬥》引起了人們對歷史和當代種族主義的關注,這些種族矛盾在疫情期間因反亞裔仇恨的暴力事件而爆發。

在影片的其中一個章節,UBC 歷史學家 Henry Yu 試圖將這點具體化。 他表示,社會上許多人長期以來一直希望看到唐人街的消亡。

Yu指出,唐人街上不勝枚舉的中文招牌和華人經營的店鋪,早已成為華人存在的象徵。 1907年,這導致溫哥華的一群白人種族主義者在唐人街上橫衝直撞碎了店鋪窗並襲擊了華裔居民。

如果你想清除華人,你就要把你的靶心你的目標瞄準唐人街,“ Yu說道。

[《唐人街大奮鬥》的預告片。]

保留唐人街的價

幸運的是,正如Cho的紀錄片所展示的那樣,北美三大唐人街的商家和社運人士並沒有放棄保護他們所傳承的價觀的鬥爭。

如今,只要這些社區保持其價觀,Cho並不太在乎各個唐人街使用新語言。

此外,她希望它們仍然是新移民能立足並開設家族企業的避風港。

在我那邊的唐人街,有很多越南人和說法語的人,而原來的人們,比如我的祖母,說台山語或廣東話,“ Cho說道。對我來說,唐人街的精神就是如此。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Dancers of Damelahamid 2 by Chris Randle

Dancers of Damelahamid舞蹈團執行長兼藝術總監Margaret Grenier以復興原住民文化實現父母夢想

曾經是吉新族(Gitxsan)酋長的Ken Harris與克里族(Cree)妻子Margaret將他們的舞蹈團命名為Dancers of Damelahamid背後大有原因。在1960年代的時候,倆人希望團體的名字能夠反映吉新族的文化傳統。在1951年之前,加拿大政府一直推行《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禁止原住民舉辦散財宴(potlach),因此他們下定決心,誓要復興西北海岸的原住民文化。

Read More »
DJ Dungi Sapor

台灣 DJ 汝妮 (Dungi Sapor) 融合傳統歌謠和電子節拍,將年輕人重新與原住民文化聯繫起來

DJ 汝妮 (Dungi Sapor) 在她的音樂影片《 I Ho Yan 》中跨足了兩個世界。傳統而豐富的原住民聲音與充滿脈動的電子節拍交織在一起。同一影片中,汝妮身穿阿美族的傳統服飾出現在台灣的森林和海岸線,以及在華麗的夜店中搖身一變為現代DJ,形成了強烈對比。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