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台灣色」策展人陳景林將古老天然染布工藝塑造成驚豔的當代藝術

Ching-Lin Chen
Taiwanese dye artist Ching-Lin Chen (above) designed the colours on this suit by Justin Chou with natural indigo dyes; the artwork was adapted from a famous 1,100-year-old painting (left) by artist Fan Kuan.

常言道,好奇心可以改變世界。知名台灣染織藝術家陳景林研究了數百種源自植物和樹木的顏料,證明這種說法所言極是。

為了研究天然染料,陳景林進行了深入考察並撰寫了多部權威著作,大大提升了設計師們對此工藝的了解,更在台灣和海外觸發了一股可持續時裝和當代藝術熱潮。

陳景林最近在固蘭湖島海洋藝品亭以國語接受Pancouver訪問(內容由副編輯Becky Tu翻譯)。由他策展的「台灣色」(Colours of Formosa)展覽正是在此舉行。

他說:「我在大學學習繪畫,而藝術學院通常是傳授水墨畫和油畫的知識。」

在他成為高中教師後,他積極鑽研有關天然染色和紡織的學問,並希望以天然染料繪畫。

最初,他覺得要將兩者結合起來非常困難,因為它們在功能上存在差異。繪畫強調的是原創性和創意。

他的目標是將一門傳統工藝塑造成當代藝術。在更廣泛的層面,他期望天然染料可以得到更多人欣賞,而不單被視作為功能物件上色的混合物。

「創新是當代藝術的關鍵。當創新的元素越多,其價值就越高。」

Ching-Lin Chen
Ching-Lin Chen says that his paintings created with indigo dyes are inspired by his love of Taiwan’s environment.

復興傳統工藝

在好奇心驅使下,陳景林走遍中國西南部、日本和台灣,記錄各種天然染料和它們的植物素材。單單在台灣,他就和太太 — 設計師馬毓秀 — 發現了超過300種天然染料素材。

他指出,包括原住民在內的台灣少數族群眾多,每個都有獨特的天然染料和布材文化。

他認為在台灣國內,泰雅族、排灣族和布農族在保存天然染料工藝方面最為成功。

Ching-Lin Chen
Ching-Lin Chen relied on natural dyes from indigo plants for this painting.

此外,部份台灣居民的祖先來自中國內地,而天然染料在當地已流傳數百年。陳景林表示,中國西南部苗族以此方法製成的傳統服飾和工藝品最具創意和技巧。

為了讓天然染料在台灣得以復興,陳景林花了十年時間,在毗鄰緬甸的中國雲南省研究和記錄天然染料。其後,他走進四川、貴州和廣西等西南省份以增廣見聞。

然而,他的旅途尚未結束。他到訪了日本的京都、東京和大阪地區,以繼續研究染料。他表示日本使用天然染料的歷史豐富,而這種文化就是在1895年至1945年期間的50年日治時期傳到台灣。

他稱,藍染在大阪得以保存,而且特別受歡迎,但紡織工藝在京都更為普及,而東京的染色工藝則較為先進。但這些工藝不一定可以在城市內找到,有時候還需要在周邊地區多加探索。

Miao people
Miao dancers perform in colourful attire.

海洋藝品亭的油畫、長裙和手工藝

當被問到以天然染料繪畫有何感覺時,他回答道,他曾經繪畫的景色很多已被摧毀,或者正被摧毀。

「有時候,這為我帶來悲傷的靈感,但這亦關乎我對自己居住的土地,即是人類的居住地,特別是台灣的情感。我想凸顯和呈現台灣的天然美。」

Ching-Lin Chen 4
Ching-Lin Chen and Yu-Hsiu Ma experiment with natural dyes to create colourful paintings.

「台灣色」展示了數幅陳景林以靛藍植物染料繪畫的油畫。其中一幅的靈感更來自宋朝山水畫家范寬1,100年前的著名畫作《谿山行旅圖》,長達兩米的原作收藏於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他亦根據同一幅作品,以天然靛藍染料為周裕穎設計的一套時裝加添圖案,成為了2018年巴黎時裝週其中一項展品。

Paris Fashion Week
Artwork by Ching-Lin Chen; suit design by Justin Chou.

你亦可以在「台灣色」展覽上看到由數名台灣設計師創作的天然染料長裙和手工藝品,其中一條長裙是由陳景林妻子馬毓秀創作。她強調,倆人在創作時用到多種來自天然染料的顏色。

她補充道,她和丈夫喜歡以當代手法呈現傳統的天然染料顏色,例如是時裝、其他產品和油畫。

Yu-Hsiu Ma
Yu-Hsiu Ma designed this dress, which is part of Colours of Formosa.

天然染料不會破壞生態

早於30多年前,陳、馬二人在南投創立天染工坊。根據其小冊子,天染工坊是「一家以研究為重心的教學和產品設計機構,目標是推廣綠色和可持續天然染織工藝」。

小冊子亦解釋了創立工坊的六種藝術特質和原則,以實現可持續的長遠成果:美麗的形狀、優雅的顏色、卓越的質素、技巧的提升、恰當的應用,以及藝術和歷史貢獻。倆人有關系統天然染色的書籍更加在大學和社區內被用作教材。

Tennii Natural Dyeing Co. Ltd. is re-imagining fashion in Taiwan.

他們強調,以植物染料創作布料和藝術品是的對生態負責的做法。

臨近訪問尾聲,陳景林分享了一個關於法國設計師Sandrine Rozier的故事。她在十年內去過十多個國家,以研究天然染色這門工藝。來到台灣後,她購買了陳景林的書籍,並於數週內讀畢。

他高興地說:「她意識到原來根本不用花那麼多時間走遍全世界,只要到台灣走一趟就夠了。」

這個夏天,Sandrine將於台灣逗留兩個月,在天染工坊向陳、馬二人學習更多關於天然染料的知識。

馬毓秀說:「我們希望延續這些傳統,再將它們傳授給下一代。」

Ching-Lin Chen
Tennii Dyeing Co. Ltd.’s repeated use of natural dyes create this textured effect.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A still from the film Riceboy Sleeps: a Korean-Canadian mother and her young son read a book together on the couch of their home.

媽,我想要吃跟別的孩⼦⼀樣的午餐 — 《Riceboy Sleeps》觀後感

「媽,我想要吃跟別的孩⼦⼀樣的午餐。」 就這麼⼀個看似簡單的要求,盡管得到了⺟親的⾸肯,但從銀幕上這位⺟親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內 ⼼有多難過。我亦隨即回想起在⾃⼰八歲的時候,曾經向⺟親作出同樣的要求。我不禁好奇,⺟ 親她當時是否與獲獎家庭劇情片《Riceboy Sleeps》的主⾓So-young⼀樣的表情。 

Read More »
Bettina Matzkhun by Aida Gradina

Bettina Matzkuhn 以刺繡展現對風景、大自然和思想交流的熱愛

溫哥華藝術家 Bettina Matzkuhn 深知紡織品在講故事方面有著悠久的歷史。她透過在刺繡中使用纖維延續了這一傳統。「我不想只是製造出令人愉悅且有趣的產品,」Matzkuhn 在 Zoom 上告訴 Pancouver。「雖然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作品也必須傳達出某種深層的概念。」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