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不分种族与性别 卑诗省司法部长勾勒出一条追寻正义的道路

Nike Sharma by Joshua Berson
As B.C.'s attorney general, Niki Sharma is working with Indigenous leaders to create a more equal justice system. Photo by Joshua Berson.

Niki Sharma 知道自己因为父母的牺牲而获得许多帮助。Rose 和 Pal Sharma  1970 年代从印度的北方邦移民到卑诗省的麋鹿谷,创建新生活。Sharma 的母亲在一个小社区 Sparwood 养育四个女儿,父亲则在当地煤矿公司工作了几年。

Sharma 在 Zoom 上对 Pancouver 表示:「他在我们很小的时候被解雇了。他自己和四个孩子面对着艰难的过渡期,但他最终创业成功了。」

Sharma 表示,当移民子女取得成功时,这往往是父母的胜利。她永远不会忘记她母亲在得知卑诗省省长 David Eby 邀请 Sharma 担任卑诗省司法部长时的反应。

Sharma 笑着回忆道:「我记得她当时尖叫着哭了出来,那真的是一个难忘的时刻。」

对于 Sharma 来说,这是一段非凡的升迁旅程。二十年前在搬往温哥华之前,她就读亚伯达大学的法学院。她在 Donovan & Company 律师事务所工作了12年,经常为原住民客户打官司。2011年,她成为首位当选温哥华公园委员会委员的南亚裔女性。

Sharma 致力于为公园委员会与温哥华市合作改善他们与原住民的关系,并为此感到自豪。2013年,温市举办了第一次和解游行,吸引数万人穿越高架桥。

Sharma表示:「我觉得我们开启了这段旅程。」

性别平等和种族正义一直是 Sharma 关心的议题。她在2017年成为儿童照护省务厅长陈苇蓁(Katrina Chen)的高阶厅长助理之前,在受虐妇女支持服务(Battered Women’s Support Services)的董事会任职近九年。

她们的努力使育儿场所大幅增加。此外,Sharma 在种族关系方面也发表深度的评论;当联邦保守党考虑禁止公务员戴面纱时,Sharma 以普通公民的身份撰写了一篇引人入胜的回应。

她写道:「请意识到现在是 2015 年,男性政治领导人正在辩论加拿大女性有权在加拿大穿着什么。请意识到这次选举是将少数女性变成了政治足球。请注意,在我们之中,一群加拿大公民正在被贬低成了非人。历史一再告诉我们,这将导致压迫、仇恨和暴力。」

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她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认为考虑投给特朗普的想法「在看到他竞选集会上的种族主义口号、基于种族与宗教的遣返和歧视政策,以及白人至上主义三K党对他的支持时就应该打住。」

基于以上这些与其他相关领域的努力,本拿比的广播电台 Spice Radio 在2019年将反种族主义奖授予 Sharma,她与马斯琴族(Musqueam)政治活动家 Cecilia Point 同时获颁这一奖项。一年后,Sharma 赢得了温哥华黑斯廷斯区(Vancouver-Hastings)新民主党的政治提名,并在省选中轻松胜出。

当时的省长 John Horgan 任命她担任一个新职位:社区和非营利组织发展议会秘书。她非常适合这个工作,因为她在温哥华信用合作社担任董事超过四年,并在 PuSh 国际表演艺术节的董事会任职近三年。

作为议会秘书,她与许多艺术组织接触。尽管受到疫情冲击,Sharma 对他们持续努力的决心印象深刻。

她说:「在他们所信仰的事情上,他们绝对是非常坚强的。他们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她对艺术并不陌生。在过去的40年里,她的母亲组织了无数活动,并担任 Sparwood 艺术委员会的负责人。在 Sharma 看来,艺术最重要的是挑战个人的观点。

当被问及是否有什么关于 Niki Sharma 的事情是她的同事可能不知道的,她笑着透露:「有一个名为《Just Dance》的电动游戏,我异常地很擅长。」

实际上,Sharma 非常重视隐私。她有一个九岁的女儿和一个三岁的儿子。

作为司法部长,Sharma 特别热衷于部门里的原住民司法计划。其中一个关键项目是 15 个原住民司法中心。根据 Sharma 的说法,每个中心将配置一个团队,帮助为「Gladue 报告」做准备,该报告会阐明导致个别原住民被告进入司法体系的系统性或背景因素。根据加拿大最高法院的裁决,法官量刑时必须将此报告列入考虑。

司法部长强调,原住民在对殖民司法体系的「清算」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Sharma表示:「我们确实从全国各地的原住民领袖那里汲取灵感,他们告诉我们应该朝哪个方向前进。」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wo Taiwanese Indigenous artists, Anchi Lin [Ciwas Tahos] and Vava Isingkaunan, stand on a spiral staircase looking to the bottom left of the frame.

沉重的歌声,不变的血统 — 对身份的反思

家族背景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深?到底身份是你的包袱,抑或支撑着你的基础?4月2日,两名台湾原住民艺术家进行了意味深长而庄严的演出,以回应温哥华美术馆名为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 A Line That Bends But Does Not Break的展览。林安琪(Ciwas Tahos)是泰雅族的艺术家,而简志霖(Vava Isingkaunan)则是布农族的表演者。两人透过歌声、传统乐器和语言上演了一场土地确认(land acknowledgement),表达他们获邀到此的荣幸,以及在这段期间多加学习的意愿。

Read More »
Jason Leung photo

Elimin8Hate向人权专员作证时指出不负责任报道产生反亚裔情绪

在卑诗省人权专员戈文德(Kasari Govender)发表关于疫情期间仇恨事件长篇报告刚好一年前,她听取了黄叔芬(Audrey Wong)的证词。身为Elimin8Hate执行董事的黄叔芬,一开始便聚焦于反亚裔仇恨罪案的普遍性。她说,温哥华警方在2020年接获的报案数字,高于美国十个最多人居住城市的报案数字总和。

Read More »
Kim Yang

音乐家杨予菁以个人经历鼓励他人拥抱自己的热情并分享他们的故事

台裔澳洲音乐家杨予菁 (Kim Yang) 在谈到她的歌曲「Fantasy(幻想)」的音乐影片时,有一个令人惊艳的故事。由她和 Sean O’Gorman 共同执导,影片一开始,予菁站在一片森林中,鸟叫声响起。当她开始唱歌时,画面在这个空灵的场景和一个室内工作室之间切换,随着充满渴望的深情歌词,她跳舞摇摆着。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