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不理世俗眼光令卑詩省演員兼導演Leslie Dos Remedios看清前路

Leslie Dos Remedios thinks it's possible to create great theatre without actors and crew having to work brutal schedules. Photo by Kristine Cofsky.

Leslie Dos Remedios現時過著非常充實的日子。

這名溫哥華舞台劇工作者正準備執導《For Now》。這一齣關於性別、性取向和特權的舞台劇,是Green Thumb Theatre委託Scott Button編寫的。

此外,她正在Art Club上演一個月的《Me Love BINGO!: Best in Snow》參與演出。到了下個月,她將會在全球首次公演的《Instantaneous Blue》分飾兩角。這部Mitch and Murray Productions的作品講述一個家庭克服失智症的故事。

Leslie透過Zoom視訊會議告訴Pancouver:「老實說,我從未試過如此忙碌。這三年來我過著夙興夜寐的生活,實在是太棒了。」

Aaron Craven是半自傳舞台劇《Instantaneous Blue》的作家,內容圍繞一對夫婦在照顧年邁父母之餘,還要兼顧即將出生的孩子。

Leslie透露,舞台劇將會探討一個人成為父母及子女的照顧者所產生的代溝,以及個人資源拮据的困境。

她將於第一幕飾演名為Grace的看護助理,並於第二幕飾演另一位名為Reyna的助理。

除了她以外,本劇的演員還包括Patti Allan、Tom McBeath、Charlie Gallant、Kayla Deorksen、Jesse Miller及Eric Breker。

Instantaneous Blue
The poster for Instantaneous Blue conveys what happens in the brain of someone with dementia.

家人曾患失智症

Leslie非常尊敬照料失智症病人,同時懂得管理家屬期望與預期的醫護人員。

「他們還為家屬安排日後的社區支援方案,讓他們選擇如何為患者提供照料。」

她指出,很多醫護人員都是有色人種或新移民,而他們照顧長者的方式有時候會招致家屬詬病。

Leslie在患有失智症的袓母於去年9月離世時便有這方面的親身經歷。當時這名演員兼導演已忙得分身乏術,一方面要應付繁重的工作,另外還要養育三歲的孩子。

她說在疫情期間,家屬需要預約才能到養老院探望長者。

她憶稱,如果孩子出了突發情況,她便會錯過與祖母見面的機會。

非傳統的賓果舞台劇

在《Me Love BINGO!: Best in Snow》中,Leslie飾演Kyle Loven的助理。Kyle的角色會一邊主持賓果遊戲,一邊以變裝皇后造型講故事。

「演出場地將會布置成賓果場館一樣,與觀眾的互動性十分高。」

她透露製作團隊刻意把場地布置成不專業的模樣,而觀眾將有機會與坐在其他桌子的觀眾互動,同時化身為參與者。

顯然這並非觀眾坐在漆黑劇院觀賞的傳統舞台劇。

Leslie強調,觀眾在觀賞舞台劇時或會感到不自在。

她也承認《Me Love BINGO!》並不適合所有觀眾,過往更有觀眾中途離場。

她補充:「這是Arts Club的新嘗試,與他們通常製作的舞台劇大相徑庭,跟《真善美》是兩回事。如果你想看那類型的舞台劇,這個演出不適你。」

舞台劇不尋常的創作過程令她非常雀躍,另外她也非常欣賞參其他參演的演員。

對她來說,《Me Love BINGO!》是她參與過最非傳統的舞台劇,而且是非常特別的體驗。

Me Love Bingo!
Leslie Dos Remedios plays an assistant to bingo director Kyle Loven in Me Love Bingo! Arts Club photo.

戲劇之路不一定艱辛

當Leslie在約克大學及Studio 58修讀戲劇時,老師向她灌輸「導演主宰一切」的觀念。當時,導師要求學生成為「Studio 58派別」演員,或者「卑詩大學派別」和「西門菲莎大學派別」的導演。

她在數年後獲聘為戲劇導師,並向學生傳授大同小異的知識,例如是強調熟讀台詞的重要性,並在學生不夠勤力時鼓勵他們。

後來她意識到這種教學模式並不能培養出個人表達技巧,促使她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授課。

「將嚴謹和人性化結合是我作為導師甚至導演的個人理念,我是衷心有這種想法。」

她知道這並非最容易創作戲劇的辦法,但她覺得問題不大,因為她認為戲劇演員是時候以嶄新方式創作內容和進行藝術表演。

這種方式令同時身為照顧者的人可繼續工作,包括是幼童的家長。

雖然戲劇界的一些變化和她近期參與的演出令她感到欣慰,但不少戲劇演員選擇放棄或改為當銀幕演員也令她覺得可惜。

她嘆息道:「有些演員覺得既然下了這麼多苦功,就應該獲得在電影及電視演出那個水平的酬勞,所以選擇放棄舞台劇。我們因而失去了很多出色的舞台劇演員。」

Scott Button by Green Thumb Theatre
Leslie Dos Remedios will direct For Now, which was written by Scott Button (above). Photo courtesy of Green Thumb Theatre.

人性化執導

她表示,在靈活的工作空間和合理的工時內是可以創作出優秀的舞台劇。

「作為導演,我的責任是釐清方向,不論在講述故事或執導方面。如果我做好自己的本份,團隊就不需要每周工作48小時。其他產業的薪酬都比我們高。」

Green Thumb Theatre最近宣布,現正接受低陸平原表演者自薦飾演《For Now》中Bex 和 Jacob兩個角色。這部舞台劇以跨性別和同性戀青年面對的LGBT議題為主題。

Leslie稱舞台劇的角色都由真實的跨性別和同性戀演員飾演。她也希望大眾知道這並非另一套關於同性戀創傷的舞台劇。

「發掘的喜悅才是這部舞台劇的主題。它描述了兩個角色之間的友誼,以及當其中一人的身份出現改變時,對這段關係所產生的影響。」

身為擁有華裔血統的同性戀藝術家,Leslie期望更多關於邊緣化社群的故事以這種方式呈現出來。

她稱:「我希望自己成為故事的本身,由我的身份說明這是怎樣的舞台劇或者故事。只要我參與其中,便令這件事情成為一個關於亞裔加拿大人或者同性戀者的故事,不一定是關於出櫃或者我遭到種族攻擊。」

Green Thumb Theatre
For Now, which is intended for students in Grade 7 and up, is about the friendship between a queer teen from a privileged background and a working-class straight teen. Green Thumb Theatre photo.

舞台劇世界的歧視

Leslie 擁有Dos Remedios這個葡萄牙姓氏,是因為她的祖先來自澳門,一個在香港附近並曾經為葡萄牙殖民地的城市。Pancouver向她提問,有否因為是有色人種而在工作上遭到歧視。

她回答道,當20人團隊中只有一至兩名有色人種,的確會讓人有一種洗白的感覺。

此外,當有人說了不恰當的說話,她覺得挺身指證的責任落在她身上,因為在場的其他白人沒有作出任何表示。

在好幾個場合下,Leslie認為自己是平權演出者才被邀請參與試演,即使對方沒有打算讓她飾演角色。

「我確確實實感受過那種焦慮和敵意。」

她也非常清楚發聲可能為事業帶來不良影響。

她記得有一次作出抗議時,對方給她的回應:「我們都是藝術家,挑戰底線是理所當然的。我不會因為這次、那次或者另外一次冒犯了他人而道歉。」

找到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

當年輕的有色人種藝術家遇到這樣的情況又該如何應對? Leslie表示不希望給予任何建議,讓他們感到受威脅或者不安全。

「我會告訴他們,去找他們信任的人,或者是不用擔心前途受到威脅的倡議者代表他們發聲。」

長遠而言,她希望企業能夠反思舉報機制所產生的影響。她相信董事會可確保黑人、原住民或有色人種毋須向他們的上司作出舉報。

在過去三至四年間,她不再以其他人的認同及讚賞來衡量自己的成就。

她改為專注於令她快樂的事情,即使需要撫養三歲的孩子並致力實現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仍讓她得到遠遠較多的戲劇工作機會。

經歷過新冠疫情後,Leslie認為我們不再生活於「無論如何都要演下去」的世界,反而靈活應對才是生存之道。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Ginalina

Ginalina在《Going Back》專輯以西岸情懷重新演繹遠東民謠

Ginalina新專輯《Going Back》是遠東民謠的現代演繹合集。卑詩省家庭民謠歌手Ginalina在她的音樂事業中創造了不少里程碑。她已先後錄製五張專輯,並獲得三個朱諾獎(JUNO)提名。此外,她的英語、法語和國語歌曲創作與演唱更成功擄獲加拿大和亞洲樂迷的心。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