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不理世俗眼光令卑诗省演员兼导演Leslie Dos Remedios看清前路

Leslie Dos Remedios thinks it's possible to create great theatre without actors and crew having to work brutal schedules. Photo by Kristine Cofsky.

Leslie Dos Remedios现时过着非常充实的日子。

这名温哥华舞台剧工作者正准备执导《For Now》。这一出关于性别、性取向和特权的舞台剧,是Green Thumb Theatre委托Scott Button编写的。

此外,她正在Art Club上演一个月的《Me Love BINGO!: Best in Snow》参与演出。到了下个月,她将会在全球首次公演的《Instantaneous Blue》分饰两角。这部Mitch and Murray Productions的作品讲述一个家庭克服失智症的故事。

Leslie透过Zoom视频会议告诉Pancouver:「老实说,我从未试过如此忙碌。这三年来我过着夙兴夜寐的生活,实在是太棒了。」

Aaron Craven是半自传舞台剧《Instantaneous Blue》的作家,内容围绕一对夫妇在照顾年迈父母之余,还要兼顾即将出生的孩子。

Leslie透露,舞台剧将会探讨一个人成为父母及子女的照顾者所产生的代沟,以及个人资源拮据的困境。

她将于第一幕饰演名为Grace的看护助理,并于第二幕饰演另一位名为Reyna的助理。

除了她以外,本剧的演员还包括Patti Allan、Tom McBeath、Charlie Gallant、Kayla Deorksen、Jesse Miller及Eric Breker。

Instantaneous Blue
The poster for Instantaneous Blue conveys what happens in the brain of someone with dementia.

家人曾患失智症

Leslie非常尊敬照料失智症病人,同时懂得管理家属期望与预期的医护人员。

「他们还为家属安排日后的社区支持方案,让他们选择如何为患者提供照料。」

她指出,很多医护人员都是有色人种或新移民,而他们照顾长者的方式有时候会招致家属诟病。

Leslie在患有失智症的袓母于去年9月离世时便有这方面的亲身经历。当时这名演员兼导演已忙得分身乏术,一方面要应付繁重的工作,另外还要养育三岁的孩子。

她说在疫情期间,家属需要预约才能到养老院探望长者。

她忆称,如果孩子出了突发情况,她便会错过与祖母见面的机会。

非传统的宾果舞台剧

在《Me Love BINGO!: Best in Snow》中,Leslie饰演Kyle Loven的助理。Kyle的角色会一边主持宾果游戏,一边以变装皇后造型讲故事。

「演出场地将会布置成宾果场馆一样,与观众的交互性十分高。」

她透露制作团队刻意把场地布置成不专业的模样,而观众将有机会与坐在其他桌子的观众交互,同时化身为参与者。

显然这并非观众坐在漆黑剧院观赏的传统舞台剧。

Leslie强调,观众在观赏舞台剧时或会感到不自在。

她也承认《Me Love BINGO!》并不适合所有观众,过往更有观众中途离场。

她补充:「这是Arts Club的新尝试,与他们通常制作的舞台剧大相径庭,跟《真善美》是两回事。如果你想看那类型的舞台剧,这个演出不适你。」

舞台剧不寻常的创作过程令她非常雀跃,另外她也非常欣赏参其他参演的演员。

对她来说,《Me Love BINGO!》是她参与过最非传统的舞台剧,而且是非常特别的体验。

Me Love Bingo!
Leslie Dos Remedios plays an assistant to bingo director Kyle Loven in Me Love Bingo! Arts Club photo.

戏剧之路不一定艰辛

当Leslie在约克大学及Studio 58修读戏剧时,老师向她灌输「导演主宰一切」的观念。当时,导师要求学生成为「Studio 58派别」演员,或者「卑诗大学派别」和「西门菲莎大学派别」的导演。

她在数年后获聘为戏剧导师,并向学生传授大同小异的知识,例如是强调熟读台词的重要性,并在学生不够勤力时鼓励他们。

后来她意识到这种教学模式并不能培养出个人表达技巧,促使她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授课。

「将严谨和人性化结合是我作为导师甚至导演的个人理念,我是衷心有这种想法。」

她知道这并非最容易创作戏剧的办法,但她觉得问题不大,因为她认为戏剧演员是时候以崭新方式创作内容和进行艺术表演。

这种方式令同时身为照顾者的人可继续工作,包括是幼童的家长。

虽然戏剧界的一些变化和她近期参与的演出令她感到欣慰,但不少戏剧演员选择放弃或改为当银幕演员也令她觉得可惜。

她叹息道:「有些演员觉得既然下了这么多苦功,就应该获得在电影及电视演出那个水平的酬劳,所以选择放弃舞台剧。我们因而失去了很多出色的舞台剧演员。」

Scott Button by Green Thumb Theatre
Leslie Dos Remedios will direct For Now, which was written by Scott Button (above). Photo courtesy of Green Thumb Theatre.

人性化执导

她表示,在灵活的工作空间和合理的工时内是可以创作出优秀的舞台剧。

「作为导演,我的责任是厘清方向,不论在讲述故事或执导方面。如果我做好自己的本份,团队就不需要每周工作48小时。其他产业的薪酬都比我们高。」

Green Thumb Theatre最近宣布,现正接受低陆平原表演者自荐饰演《For Now》中Bex 和 Jacob两个角色。这部舞台剧以跨性别和同性恋青年面对的LGBT议题为主题。

Leslie称舞台剧的角色都由真实的跨性别和同性恋演员饰演。她也希望大众知道这并非另一套关于同性恋创伤的舞台剧。

「发掘的喜悦才是这部舞台剧的主题。它描述了两个角色之间的友谊,以及当其中一人的身份出现改变时,对这段关系所产生的影响。」

身为拥有华裔血统的同性恋艺术家,Leslie期望更多关于边缘化社群的故事以这种方式呈现出来。

她称:「我希望自己成为故事的本身,由我的身份说明这是怎样的舞台剧或者故事。只要我参与其中,便令这件事情成为一个关于亚裔加拿大人或者同性恋者的故事,不一定是关于出柜或者我遭到种族攻击。」

Green Thumb Theatre
For Now, which is intended for students in Grade 7 and up, is about the friendship between a queer teen from a privileged background and a working-class straight teen. Green Thumb Theatre photo.

舞台剧世界的歧视

Leslie 拥有Dos Remedios这个葡萄牙姓氏,是因为她的祖先来自澳门,一个在香港附近并曾经为葡萄牙殖民地的城市。Pancouver向她提问,有否因为是有色人种而在工作上遭到歧视。

她回答道,当20人团队中只有一至两名有色人种,的确会让人有一种洗白的感觉。

此外,当有人说了不恰当的说话,她觉得挺身指证的责任落在她身上,因为在场的其他白人没有作出任何表示。

在好几个场合下,Leslie认为自己是平权演出者才被邀请参与试演,即使对方没有打算让她饰演角色。

「我确确实实感受过那种焦虑和敌意。」

她也非常清楚发声可能为事业带来不良影响。

她记得有一次作出抗议时,对方给她的回应:「我们都是艺术家,挑战底线是理所当然的。我不会因为这次、那次或者另外一次冒犯了他人而道歉。」

找到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

当年轻的有色人种艺术家遇到这样的情况又该如何应对? Leslie表示不希望给予任何建议,让他们感到受威胁或者不安全。

「我会告诉他们,去找他们信任的人,或者是不用担心前途受到威胁的倡议者代表他们发声。」

长远而言,她希望企业能够反思举报机制所产生的影响。她相信董事会可确保黑人、原住民或有色人种毋须向他们的上司作出举报。

在过去三至四年间,她不再以其他人的认同及赞赏来衡量自己的成就。

她改为专注于令她快乐的事情,即使需要抚养三岁的孩子并致力实现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仍让她得到远远较多的戏剧工作机会。

经历过新冠疫情后,Leslie认为我们不再生活于「无论如何都要演下去」的世界,反而灵活应对才是生存之道。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一个值得述说的故事 — 电影不虚此行观后感

什麽故事才算是一个好的故事?刘伽茵导演最新的作品《不虚此行》( All Ears),是一部讲述关于生、死以及其间所有故事的影片。主角胡歌在剧中饰演的闻善是一位失败的编剧作家,却从事着自由撰稿悼词维生。

Read More »
Two Taiwanese Indigenous artists, Anchi Lin [Ciwas Tahos] and Vava Isingkaunan, stand on a spiral staircase looking to the bottom left of the frame.

沉重的歌声,不变的血统 — 对身份的反思

家族背景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深?到底身份是你的包袱,抑或支撑着你的基础?4月2日,两名台湾原住民艺术家进行了意味深长而庄严的演出,以回应温哥华美术馆名为Guud san glans Robert Davidson: A Line That Bends But Does Not Break的展览。林安琪(Ciwas Tahos)是泰雅族的艺术家,而简志霖(Vava Isingkaunan)则是布农族的表演者。两人透过歌声、传统乐器和语言上演了一场土地确认(land acknowledgement),表达他们获邀到此的荣幸,以及在这段期间多加学习的意愿。

Read More »
Geoff Berner

音乐家Geoff Berner分享对学习意第绪语、英国帝国主义,以及加拿大作为肃清异己国家的看法

Geoff Berner在八、九岁的时候,于家庭聚会中第一次听到意第绪语(Yiddish)。该名东温手风琴家兼唱作家透过电话向Pancouver表示,那个场合有数码来自Louis Brier养老院的犹太裔长者。坐在餐桌旁边的祖父说着Geoff听不懂的句子和词汇,年轻的他更觉得这种语言听起来好像德语。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