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卑詩省公開徵求各界意見:南亞加拿大博物館的目的、名稱與地點建議

South Asian Museum, Komagata Maru 1914
The Komagata Maru was expelled from Vancouver's harbour in 1914 because of a racist immigration regulation. Photo from Vancouver Public Library.

1914年,由於充滿種族歧視的移民法規,駒形丸號 (Komagata Maru) 被驅逐離開溫哥華港。照片來自溫哥華公共圖書館。】

卑詩省政府啟動新網站,邀請大眾就成立南亞加拿大博物館提供建議與意見。根據新聞稿發佈,卑詩省旅遊、藝術、文化及體育部長布嫻妮 (Lana Popham) 表示,這將提供一個「讓每個人發聲的平台」。

此外,布部長充滿信心,認為「這項參與將有助於形成一個反映卑詩省南亞社區需求和期望的共同願景」。

這次諮詢不會集中在博物館的館藏內容上。相反,它將探討博物館的目的、應該如何命名以及應該位於何處

此外,該參與過程還將詢問它是否應該是一個博物館或檔案館、社區聚會場所、互動空間還是其他形式。

卑詩省政府在該網站上表示:「包容、多樣性、可及性、公平、反種族主義和反種姓主義是這個參與過程的指導原則。

「南亞」這個詞在某些圈子中引起了擔憂。在今年年初寄給省議會議員和國會議員的一封公開信中,與萬嘉拉游牧典藏 (Wanjara Nomad Collections) 有關的人士將其描述為「羞辱,因為它未能承認我們作為加拿大人的文化獨特性和豐富性」。

「令人沮喪的現實是,少數族裔經常被迫在『南亞』統一的幌子下與壓迫他們的人表現出團

結,」公開信中指出。「這種潛在的做法延續了一種體制性壓迫的循環,使被邊緣化的社區不得不遵從主流敘事,甚至以犧牲他們的身份和福祉為代價。這種壓迫性策略的有害影響是難以估量的,需要立即得到補救。」

【上個月,《錫克新聞快報 (Sikh News Express)》呼籲為錫克教徒設立一個獨立的展覽。

博物館參與活動將在卑詩省選舉前結束

此外,這封公開信聲稱將該機構稱為「南亞」博物館「將是一個嚴重的歷史錯誤,延續了先前系統性抹滅獨特文化身份的惡性循環」。

「此外,博物館必須確保納入來自該地區爭取生存和主權、並作為加拿大人在加拿大生活的未被代表的國家。」

在這封信出現在 Baaz 網站上後,溫哥華精神健康倡導者 Kulpreet Singh 撰寫了一個充滿知識性的 Twitter 串文,解釋了「南亞」這個詞的根源。他指出,這個詞可能有助於脫離印度國家主義,但人們可能也需為此付出代價。

與此同時,西門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莫里斯·J·沃斯克對話中心(Morris J. Wosk Centre for Dialogue)將向卑詩省政府提供策略建議。這將確保參與過程的「設計符合公平、包容、可及性、反種族主義和反種姓主義的原則。」

整個過程將由「那些歷史、成就和對卑詩省和加拿大產生深遠影響的社區共同設計和共同領導,而這些社區正是新博物館的核心人物。」

這次參與活動將於20246月結束。這比預定的省選日期20241019日少了四個月。

2020年的選戰中,卑詩省新民主黨承諾建立一座南亞博物館。在2021年,當時的部長梅蘭妮 (Melanie Mark) 表示,博物館將於2024年或2025年開放。

另一方面,布嫻妮部長在去年五月份的議會中表示,她必須先聽取社區的意見,然後再討論時程表。

South Asian Museum Lana Popham
Tourism, Arts, Culture and Sport Minister Lana Popham wants public input on the purposes of the museum.

【卑詩省旅遊、藝術、文化及體育部長布嫻妮 (Lana Popham) 希望公眾對博物館的目的提出建議。】

已確定諮詢委員會成員

隔了一個月,Rungh 出版商 Zool Suleman 發表文章質疑政府對博物館進行公開透明諮詢的承諾。Suleman 指出,該部門最初未能回答 Rungh 在五月提出的有關是否會成立「指導委員會」或「諮詢委員會」的問題。

68日,該部門的通訊經理 Jill Nessel Rungh 承認當時還沒有指導委員會。

然而,根據今日發佈的新聞稿,現已成立博物館的部長級諮詢委員會。共有13名成員:
Am Johal、Balbir Gurm、Haiqa Cheema、Harjit Dhillon、Haroon Khan、Harpo Mander、Jeevan Sangha、Jinder Oujla-Chalmers、Karimah Es Sabar、Parminder Virk、Renisa Mawani、Sahil Mroke 及 Upkar Tatlay。

新聞稿中表示:「該委員會由自認為南亞人並憑藉他們在社區參與、生活經驗和文化知識方面的經驗而被選中的任命成員組成。」「他們的角色是為參與計劃的制定提供資訊,分享他們社區的機會並支持以社區為基礎的對話。」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Jeng-Yi Lin

鄭宛純 (Ann Cheng): 故宮是誰的?透視博物館的挑戰與機會

近來,全球的博物館掀起歸還收藏品的反思浪潮,討論台灣故宮文物定位的聲音也不曾少過。1930年代,因為中國與日本的戰爭,中國政府將歷朝歷代的寶物從北京故宮博物院遷到南方。後來,又再發生內戰,蔣介石將數百箱文物以船運至台灣,並在 1965 年成立了「台北故宮博物院」。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