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卑詩省喜劇演員Joanne Tsung分享有關性感醫生、酷兒身份和不被喝倒彩的軼事

Joanne Tsung
Joanne Tsung snuggles up with her beloved Bailey. Photo courtesy of Killjoy Comedy.

[Joanne與愛犬Bailey擁作一團。圖片來源:Killjoy Comedy。]

喜劇演員Joanne Tsung喜歡把自己的獨角喜劇演出形容為「熱鬧和不經過濾」。居住於列治文的她,以自己的肥胖身材、性愛冒險、健康挑戰、踏入30歲後的消化系統變化等題材開玩笑。

她亦喜歡在台上提及她的10歲混種小鹿犬Bailey,並表示他是自己的情感支柱。

但她的支持者可能不知道的是,Joanne是在治療師建議下踏足喜劇界。

她在Zoom視訊會議接受訪問期間,憶述了治療師的話:「妳說的所有事情都非常重要,而我亦非常尊重妳的話,但我覺得妳真的很滑稽,而妳說話的方式亦非常有趣。我認為如果妳走到台上表演,將有助妳宣洩情感。」

於是,Joanne聽從了治療師的意見。作為一名喜劇演員,她的故事主要圍繞以單身女子身份進行約會、創傷和她健康狀況等題材。她甚至分享了一件因為痛症而到醫院求醫的趣事。

她俏皮地說:「性感的醫生是我最受不了的事情之一。我知道雖然我是病人,但你實在是太性感,讓我喪失理智。」

她在個人網站上表示,自己是一名神經多樣的有色人種酷兒女性。她出生於台中這個台灣城市,於年幼時移民到加拿大。

Joanne說得一口流利國語。她曾認真思考過,如何以這種在台灣和中國大陸廣泛流通的語言作獨角喜劇演出。

「當然,說一模一樣的性愛笑話是行不通的,因為當地觀眾較為保守。我不能夠直接將內容翻譯成國語。」

坦率而無畏的個性

包括她在內的六位被種族區分、性別多元及酷兒溫哥華喜劇演員,將於OUTtvGo今個月推出的新系列Killjoy Comedy登場。這部作品由Shana Myara擔任監製及編寫,其他演員包括Lil Clitty、Ashlee Ferral、Sasha Mark、Sunee Dhaliwal和Tin Lorica。

Joanne亦有在Shana大受好評的2020年紀錄片Well Rounded參與演出,內容是由女性喜劇演員和研究員解構肥胖恐懼症。

Shana在今年初向Pancouver表示:「Joanne是一個坦率而無畏的人,只要和她相處過,就好像結交了一個令你捧腹大笑,並會告訴你所有秘密的最好朋友。但是,她其實會走到台上把這些事情當作笑話分享,實在是太搞笑了。」

此外,Joanne最近加入了位於East Hastings街的DOLLY俱樂部,與一群為酷兒人士爭取權益的多元背景喜劇演員,為Just For Laughs Vancouver節日演出。

她認為觀眾都希望看到不同類型的喜劇演員。

她注意到不少喜劇愛好者比較偏好她這種不會拿弱勢社群,或者同性戀或殘疾人士來開玩笑的表演者。

她強調絕不會拿這些人來說笑。

Joanne曾在Fox Cabaret的Projection Room參與New Moon Comedy的演出。她亦曾在Tightrope Theatre、Mount Pleasant Legion、China Cloud和Little Mountain Gallery表演過。此外,她曾經共同主持過兩次線上和現場的本拿比同志驕傲慶祝活動。

「溫哥華有很多歡迎新晉喜劇演員的空間。你不必是專業演員才可以登台,而你亦不會被喝倒彩。你可以嘗試感受一下台上的感覺,如果不適合你,你自然會知道。」

Joanne Tsung by Michele Bygodt.
Joanne Tsung is fearless about sharing what’s going on in her life, according to writer and director Shana Myara. Photo by Michele Bygodt.

[作家兼導演Shana Myara稱,Joanne會毫不保留地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圖片來源:Michele Bygodt]

人生活了四分一的危機,以及她的酷兒身份

她表示,假如獲邀出席蒙特利爾的Just For Laughs節日將令她非常雀躍。另外,她其他的職業生涯目標包括錄製喜劇專輯,以及為短劇和電視節目創作喜劇內容。

她很樂意在這領域繼續發展,並感激有Shana這種人為喜劇演員提供發聲渠道。

就如她人生中的其他經歷一樣,Joanne有一個關於接受自己酷兒身份的有趣故事。她就讀於維多利亞大學時經歷了一次「人生活了四分一危機」。

Joanne在那時候開始覺得自己「可能是同性戀」。於是她告訴母親將會在維多利亞大學的Pride Collective當志願工。她的母親還覺得她這樣做很有愛心。

但當她向母親透過自己可能是酷兒人士,母親就問她這是否因為做志願工所造成。今天,Joanne可以輕鬆地分享這件事。

當她還是學生的時候,她曾經質疑自己是否經歷性取向迷失的階段。

現在她可以面帶自信笑容的說,那絕非暫時性的階段。

另外,Joanne表示沒有刻意在演出加入政治元素,但她作為一名有色人種酷兒人士,已令到整件事情政治化。

她亦認為自己身形比較肥胖,但亞洲人通常較為驕小,所以自己的觀點絕對有別於一般人。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