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卑诗作家Alan Twigg缅怀20世纪最伟大告发者兼温哥华长期居民鲁道夫·弗尔巴

Rudolf Vrba
Longtime Vancouver resident Rudolf Vrba escaped from Auschwitz on April 7, 1944.

[弗尔巴在1944年4月7日逃出奥斯威辛集中营。]

一名非凡的温哥华长期居民在17年前去世。然而,被形容为「奥斯威辛恶行揭露者」的鲁道夫·弗尔巴(Rudolf Vrba)在这个城市几乎寂寂无名。

温哥华作家Alan Twigg希望改变现状。曾经出版BC Bookworld》的他花了一年时间创建RudolfVrba.com网站,钜细靡遗地例出该名卑诗大学前任药理学教授对人类作出的崇高贡献。

Alan认为弗尔巴是「20世纪最伟大的告发者」。

弗尔巴患上癌症后于2006年3月27日去世,享年81岁。

1944年4月7日,弗尔巴与另一名在囚者阿尔弗雷德·韦茨勒(Alfréd Wetzler)逃离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其后,他们的所见所闻被收录于弗尔巴—韦茨勒报告(Vrba-Wetzler Report)内。

该网站称,盟军看过报告内容后轰炸布达佩斯,迫使匈牙利政府暂停将犹太人大规模驱逐出境。

多年后,英国历史学家马丁·吉尔伯特爵士(Sir Martin Gilbert)指出,弗尔巴让真相曝光,拯救了逾十万人的性命。

在法国导演 克劳德·兰兹曼 (Claude Lanzmann)的1985年纪录片浩劫》(Shoah)当中,弗尔巴道出了自己的故事。

这名告发者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本名是沃尔特·罗森博格(Walter Rosenberg),并于1942年当地大举搜捕犹太人期间被捕。

同年6月30日,弗尔巴达抵奥斯威辛,并于六个月后被转至比克瑙囚禁。

在奥斯威辛,刚到埗者会被分成两个类别。一小撮人会成为劳动者,其余则被送往比克瑙,即奥斯威辛二号营,被纳粹党以毒气杀害。至少110万人在集中营离世。

有义务告诉全世界

根据以色列学者露丝·林恩(Ruth Linn)发表的文章,弗尔巴被命令从遭到毒杀的在囚者身上收集贵重物品。

文章提到,弗尔巴在这过程中意识到被送到集中营的人对奥斯威辛一无所知。他们的行李包括四季衣服和基本器具,清楚地反映他们以为自己是被送到东方的「重新安置」区展开新生活。

弗尔巴于1943年成为男性隔离营的登记员。

他向兰兹曼透露,自己在1944年1月得悉最大规模的灭绝行动正在筹划中,于是便开始计划逃离集中营。

导演再向弗尔巴提问,为何他知道匈牙利犹太人成为了目标。

他回答说,当时他驻守在集中营正门附近,注意到数名拿着三脚架的人。他们在三轮值班中埋头苦干,而从我们收取金钱的党卫队成员亦提到「匈牙利香肠」和其他好东西即将抵达集中营。

弗尔巴注意到,纳粹党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以接收100万名在囚者。

他称:「我不能相信匈牙利会容许进行这种驱逐行动,直至一名党卫队成员给了我一份报纸,作为找到100元后转交给他的报酬。报纸上说,匈牙利政府已于1944年3月19日倒台。米克洛什·霍尔蒂(Miklos Horthy)被推翻后,由费伦茨·萨洛奇(Ferenc Szalazi)及另一名激进的法西斯主义者取代。我在那刻识到,自己必须逃走,将真相告诉全世界。」

Alan Twigg
Former BC Bookworld publisher Alan Twigg describes Rudolf Vrba as the most significant author in B.C. history.

[曾出版BC Bookworld》的Alan Twigg形容弗尔巴是卑诗史上最重要的作家。]

网站包含数个部份

弗尔巴在他的回忆录I Escaped From Auschwitz》分享了自己的战时经历。他在余生中猛烈批评部份匈牙利犹太人,指责他们未有向犹太社区揭露奥斯威辛的真相。

Alan在他的2022年著作Out of Hiding: Holocaust Literature of British Columbia》强调了这一点,并坚称这是弗尔巴的名字未有记录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的原因。

另外,RudolfVrba.com网站上亦包含「背景」、「美国与希特勒」、「奥斯威辛」、「逃走」、「报告」和「访谈」等内容详尽的标籤页。

另外,Alan亦加入了名为「露丝·林恩」的类别。林恩是海法大学(University of Haifa)的学者,在弗尔巴仍然在生的时候曾数次访问他,亦多次尝试向其他以色列人证明他的英雄事迹。

林恩于2006年接受犹太独立报(Jewish Independent)记者Pat Johnson访问时说:「我阅读过很多关于犹太大屠杀的文章,但从未于希伯来文的以色列教课书中读过弗尔巴的事迹。我是否在学习犹太大屠杀历史时,唯一睡着了的以色列人?抑或我们从来未学习过他的事迹。」

连同弗尔巴在内,只有五名犹太人成功从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逃走。他的成就在多年后得到Alan大力表扬。

他在BC Bookworld》的网站写道:「卑诗省最伟大的作家并非Pauline Johnson、Douglas Coupland、William Gibson、David Suzuki或Alice Munro,而是囚犯编号为44070的鲁道夫·弗尔巴。他是犹太大屠杀是重要的记录者之一。」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一个值得述说的故事 — 电影不虚此行观后感

什麽故事才算是一个好的故事?刘伽茵导演最新的作品《不虚此行》( All Ears),是一部讲述关于生、死以及其间所有故事的影片。主角胡歌在剧中饰演的闻善是一位失败的编剧作家,却从事着自由撰稿悼词维生。

Read More »
photo by Kal Visuals

卑诗演员工会/加拿大影院、电视及电台艺术工作者联盟:种族、年龄、残疾、性取向和性别不公待遇的普遍性令人关注

一个卑诗省大型表演者工会的普查发现,大约三分一的黑人、非洲和东亚受访者去年曾经历「种族不公待遇」。卑诗演员工会/加拿大影院、电视及电台艺术工作者联盟(UBCP/ACTRA)代表超过7,800名卑诗省演员,当中38%完成了上述问卷调查。约四分三成员自我识别为白人或欧洲人,又或者可冒充成白人以获得更多任务作机会。

Read More »
Eric Lee and Peggy Lee

温哥华台湾学生论坛鼓励年轻人运用文化和价值观造福社区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以下简称UBC)博士生李哲纬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了具有台湾血统的人不仅限于汉族华人。他有一部分日本血统,而他母亲的祖父母之一则来自荷兰。哲纬在视频会议上告诉《Pancouver》:「有趣的是,我妈妈的头发有点偏红。」「这是因为遗传的关系。」荷兰和日本曾在不同时期殖民过台湾,所以有很多台湾人和哲纬有着类似的血统背景。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