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卑诗省公开征求各界意见:南亚加拿大博物馆的目的、名称与地点建议

South Asian Museum, Komagata Maru 1914
The Komagata Maru was expelled from Vancouver's harbour in 1914 because of a racist immigration regulation. Photo from Vancouver Public Library.

【1914年,由于充满种族歧视的移民法规,驹形丸号 (Komagata Maru) 被驱逐离开温哥华港。照片来自温哥华公共图书馆。】

卑诗省政府激活新网站,邀请大众就成立南亚加拿大博物馆提供建议与意见。根据新闻稿发布,卑诗省旅游、艺术、文化及体育部长布娴妮 (Lana Popham) 表示,这将提供一个「让每个人发声的平台」。

此外,布部长充满信心,认为「这项参与将有助于形成一个反映卑诗省南亚社区需求和期望的共同愿景」。

这次谘询不会集中在博物馆的馆藏内容上。相反,它将探讨博物馆的目的、应该如何命名以及应该位于何处

此外,该参与过程还将询问它是否应该是一个博物馆或文件馆、社区聚会场所、交互空间还是其他形式。

卑诗省政府在该网站上表示:「包容、多样性、可及性、公平、反种族主义和反种姓主义是这个参与过程的指导原则。

「南亚」这个词在某些圈子中引起了担忧。在今年年初寄给省议会议员和国会议员的一封公开信中,与万嘉拉游牧典藏 (Wanjara Nomad Collections) 有关的人士将其描述为「羞辱,因为它未能承认我们作为加拿大人的文化独特性和丰富性」。

「令人沮丧的现实是,少数族裔经常被迫在『南亚』统一的幌子下与压迫他们的人表现出团

结,」公开信中指出。「这种潜在的做法延续了一种体制性压迫的循环,使被边缘化的社区不得不遵从主流叙事,甚至以牺牲他们的身份和福祉为代价。这种压迫性策略的有害影响是难以估量的,需要立即得到补救。」

【上个月,《锡克新闻快报 (Sikh News Express)》呼吁为锡克教徒设立一个独立的展览。

博物馆参与活动将在卑诗省选举前结束

此外,这封公开信声称将该机构称为「南亚」博物馆「将是一个严重的历史错误,延续了先前系统性抹灭独特文化身份的恶性循环」。

「此外,博物馆必须确保纳入来自该地区争取生存和主权、并作为加拿大人在加拿大生活的未被代表的国家。」

在这封信出现在 Baaz 网站上后,温哥华精神健康倡导者 Kulpreet Singh 撰写了一个充满知识性的 Twitter 串文,解释了「南亚」这个词的根源。他指出,这个词可能有助于脱离印度国家主义,但人们可能也需为此付出代价。

与此同时,西门菲莎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莫里斯·J·沃斯克对话中心(Morris J. Wosk Centre for Dialogue)将向卑诗省政府提供策略建议。这将确保参与过程的「设计符合公平、包容、可及性、反种族主义和反种姓主义的原则。」

整个过程将由「那些历史、成就和对卑诗省和加拿大产生深远影响的社区共同设计和共同领导,而这些社区正是新博物馆的内核人物。」

这次参与活动将于2024年6月结束。这比预定的省选日期2024年10月19日少了四个月。

在2020年的选战中,卑诗省新民主党承诺创建一座南亚博物馆。在2021年,当时的部长梅兰妮 (Melanie Mark) 表示,博物馆将于2024年或2025年开放。

另一方面,布娴妮部长在去年五月份的议会中表示,她必须先听取社区的意见,然后再讨论时程表。

South Asian Museum Lana Popham
Tourism, Arts, Culture and Sport Minister Lana Popham wants public input on the purposes of the museum.

【卑诗省旅游、艺术、文化及体育部长布娴妮 (Lana Popham) 希望公众对博物馆的目的提出建议。】

已确定谘询委员会成员

隔了一个月,Rungh 出版商 Zool Suleman 发表文章质疑政府对博物馆进行公开透明谘询的承诺。Suleman 指出,该部门最初未能回答 Rungh 在五月提出的有关是否会成立「指导委员会」或「谘询委员会」的问题。

6月8日,该部门的通信经理 Jill Nessel 向 Rungh 承认当时还没有指导委员会。

然而,根据今日发布的新闻稿,现已成立博物馆的部长级谘询委员会。共有13名成员:
Am Johal、Balbir Gurm、Haiqa Cheema、Harjit Dhillon、Haroon Khan、Harpo Mander、Jeevan Sangha、Jinder Oujla-Chalmers、Karimah Es Sabar、Parminder Virk、Renisa Mawani、Sahil Mroke 及 Upkar Tatlay。

新闻稿中表示:「该委员会由自认为南亚人并凭藉他们在社区参与、生活经验和文化知识方面的经验而被选中的任命成员组成。」「他们的角色是为参与计划的制定提供信息,分享他们社区的机会并支持以社区为基础的对话。」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John Horgan. Photo by Charlie Smith

「携手对抗种族主义奖」得主贺谨表示卑诗省的故事值得全球借镜

卑诗前省长贺谨(John Horgan)称,他所属的政党会刻意招揽「外表与选区主流选民无异」的候选人。在3月19日于素里艺术中心发言的时候,他更认为卑诗新民主党的努力,提升了大众在议会及内阁的代表性。贺谨以南亚裔人士担任议会议长、教育厅长和律政厅长作为例子。他亦提到议会有三名原住民省议员,而在新民主党的党团中,女性占了一半席位。

Read More »
A Passage Beyond Fortune

Weiye Su以作品《A Passage Beyond Fortune》回应华裔加拿大人被扭曲的历史

多伦多电影制作者Weiye Su在他片长16分钟的纪录片《A Passage Beyond Fortune》读出了开场白,内容是一段个人反思。该名里贾纳前居民在这部国家电影局作品中表示:「有人曾经在萨省告诉我,每个城镇都有一家中餐馆,背后有它的故事。」由中国移民到加拿大的Weiye讲述了由穆斯乔(Moose Jaw)流传开去的都市传说。当地市中心在1980年代发现了地下隧道,衍生了这种说法。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