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在温哥华这样的多元城市,「农历新年」这个名称比「中国新年」更加恰当

Lunar New Year
There's one thing that political leaders from across the spectrum agree upon—it's Lunar New Year, not Chinese New Year, according to their Twitter feeds. Photo by @dave_eby.

最近,温哥华市长沈观健(Ken Sim)将亚洲一个节日称为「农历新年」(Lunar New Year)

今年在唐人街举行的春节和农历新年庆祝活动,漂亮地呈现这个城市的多元性,以及其文化背景。

感谢今天所有的参与者,令活动得以圆满举行,同时突显了唐人街送旧迎新的景象

— 市长沈观健(@KenSimCity),2023年1月23日

省长尹大卫(David Eby)同样把节日称为农历新年。

能够在具有历史意义的温哥华唐人街参与一年一度的农历新年游行实在是我的荣幸。祝愿大家在兔年平安喜乐!

— 尹大卫 (@Dave_Eby),2023年1月22日

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是另一名称这节日为农历新年的知名加拿大人。

今年的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举行得如火如荼。阔别两年后,我很高兴大家都能够参与游行,一同迎接兔年来临。祝各位新年快乐!

— 杜鲁多(@JustinTrudeau),2023年1月23日

另外,保守党党魁博励治(Pierre Poilievre)、新民主党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以及卑诗自由党党领冯宜干(Kevin Falcon)均有在推特帖文中提及到农历新年。

再者,华裔博物馆、素里博物馆、温哥华美术馆、温哥华加人队、华埠掌故以及固兰湖岛都以「农历新年」来称呼这个节日。

背后的原因,是因为「农历新年」这个词语,较卑诗省数十年来一直沿用的「中国新年」远具共融性。

来自越南、南朝鲜、台湾、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人们都会庆祝农历新年。

尽管如此,「中国新年」偶尔还会出现于电子媒体和社区庆祝活动上,例如是温哥华的Tapestry at Arbutus Walk,以及列治文ASPAC Developments即将举行的活动。

新上任的公园局主席诸葛丹心(Scott Jensen)在最近发表的一则帖文中用到「中国新年」一词。

#温哥华唐人街(#ChinatownYVR)渡过了难忘的早上,与@Vote4ABC同僚、舞狮表演者和杜鲁多@JustinTrudeau一同庆祝#中国新年(#ChineseNewYear)。祝愿大家渡过愉快且丰盛的兔年!

— 诸葛丹心(@ParkBoardScott)2023年1月23日

「农历新年」包涵了所有庆祝这节日的群体

2021年人口普查显示,有大量韩国、台湾和东南亚裔移民居住于大温地区。

加拿大统计局预计,2041年区内东南亚裔人口将达到385,000人,韩裔人口则有138,000人。

Asian-Canadian Special Events Association总经理Charlie Wu最近向我透露,区内一名来自台湾的学生被迫加入学校的「中国新年」组别,即使他的父母并非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

另一方面,该校的韩裔学童拥有自己的农历新年组别。虽然台湾跟南韩一样拥有自己的民选总统、宪法、货币、全国立法机关和国旗,但那名台裔学生仍然未能够加入这组别。

试想像,如果卑诗省的学校体制今年强迫学生庆祝美国总统日(Presidents Day),而不是在同一日发生的家庭日(Family Day),会否在卑诗人权审裁处引发以国籍为理由的歧视投诉?

学校受托人应该留意这个议题。作为雇主,他们有责任确保雇员有尊严地对待体系内的每位学生。这或可避免他们卷入不必要的人权争议。

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跟随总理、省长、温哥华市长、联邦及省议会反对党领袖以及国会新民主党党魁的榜样,将这节日称为农历新年。如此一来,来自不同亚洲地区的移民就可以有尊严地欢渡佳节。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om Su violin

小提琴家Tom Su藉他的音乐,传播快乐和创建同理心给人们

2023年1 月 22 日在温哥华Orpheum 举行的农历新年音乐会,由指挥Nicholas Urquhart带领下演出相当精彩。但是观众可能没注意到一位多才多艺小提琴家,20年前从台湾移民来的Tom Su 苏恩圣,现在他是 Harmonia乐团众多穿着优雅成员之一,尽管他在温哥华最大音乐厅舞台表现出色,但他承认以前在大批观众前会紧张甚至影响他拉奏的手。

Read More »
Rita Ueda Danilo Bobyk

作曲家 Rita Ueda 透过《我有我母亲的眼睛:一代一代的大屠杀回忆录》呼吁跨文化理解

三代以来,一个位于温哥华的犹太家庭和一个位于日本的家庭,透过一位外交官深具道德和勇气的行为创建了深厚的联系。
在1940年,杉原千亩 (Chiune Sugihara) 是日本政府驻立陶宛考那斯的副领事。在前一年,成千上万的波兰犹太人由于纳粹入侵波兰,纷纷逃往这个波罗的海国家。数百名波兰和立陶宛的犹太人每天聚集在考那斯的日本领事馆外,寻求离开该国的出境签证。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