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在溫哥華這樣的多元城市,「農曆新年」這個名稱比「中國新年」更加恰當

Lunar New Year
There's one thing that political leaders from across the spectrum agree upon—it's Lunar New Year, not Chinese New Year, according to their Twitter feeds. Photo by @dave_eby.

最近,溫哥華市長沈觀健(Ken Sim)將亞洲一個節日稱為「農曆新年」(Lunar New Year)

今年在唐人街舉行的春節和農曆新年慶祝活動,漂亮地呈現這個城市的多元性,以及其文化背景。

感謝今天所有的參與者,令活動得以圓滿舉行,同時突顯了唐人街送舊迎新的景象

— 市長沈觀健(@KenSimCity),2023年1月23日

省長尹大衛(David Eby)同樣把節日稱為農曆新年。

能夠在具有歷史意義的溫哥華唐人街參與一年一度的農曆新年游行實在是我的榮幸。祝願大家在兔年平安喜樂!

— 尹大衛 (@Dave_Eby),2023年1月22日

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是另一名稱這節日為農曆新年的知名加拿大人。

今年的農曆新年慶祝活動舉行得如火如荼。闊別兩年後,我很高興大家都能夠參與游行,一同迎接兔年來臨。祝各位新年快樂!

— 杜魯多(@JustinTrudeau),2023年1月23日

另外,保守黨黨魁博勵治(Pierre Poilievre)、新民主黨黨魁駔勉誠(Jagmeet Singh),以及卑詩自由黨黨領馮宜幹(Kevin Falcon)均有在推特帖文中提及到農曆新年。

再者,華裔博物館、素里博物館、溫哥華美術館、溫哥華加人隊、華埠掌故以及固蘭湖島都以「農曆新年」來稱呼這個節日。

背後的原因,是因為「農曆新年」這個詞語,較卑詩省數十年來一直沿用的「中國新年」遠具共融性。

來自越南、南北韓、台灣、印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人們都會慶祝農曆新年。

儘管如此,「中國新年」偶爾還會出現於電子媒體和社區慶祝活動上,例如是溫哥華的Tapestry at Arbutus Walk,以及列治文ASPAC Developments即將舉行的活動。

新上任的公園局主席諸葛丹心(Scott Jensen)在最近發表的一則帖文中用到「中國新年」一詞。

#溫哥華唐人街(#ChinatownYVR)渡過了難忘的早上,與@Vote4ABC同僚、舞獅表演者和杜魯多@JustinTrudeau一同慶祝#中國新年(#ChineseNewYear)。祝願大家渡過愉快且豐盛的兔年!

— 諸葛丹心(@ParkBoardScott)2023年1月23日

「農曆新年」包涵了所有慶祝這節日的群體

2021年人口普查顯示,有大量韓國、台灣和東南亞裔移民居住於大溫地區。

加拿大統計局預計,2041年區內東南亞裔人口將達到385,000人,韓裔人口則有138,000人。

Asian-Canadian Special Events Association總經理Charlie Wu最近向我透露,區內一名來自台灣的學生被迫加入學校的「中國新年」組別,即使他的父母並非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

另一方面,該校的韓裔學童擁有自己的農曆新年組別。雖然台灣跟南韓一樣擁有自己的民選總統、憲法、貨幣、全國立法機關和國旗,但那名台裔學生仍然未能夠加入這組別。

試想像,如果卑詩省的學校體制今年強迫學生慶祝美國總統日(Presidents Day),而不是在同一日發生的家庭日(Family Day),會否在卑詩人權審裁處引發以國籍為理由的歧視投訴?

學校受托人應該留意這個議題。作為僱主,他們有責任確保僱員有尊嚴地對待體系內的每位學生。這或可避免他們捲入不必要的人權爭議。

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跟隨總理、省長、溫哥華市長、聯邦及省議會反對黨領袖以及國會新民主黨黨魁的榜樣,將這節日稱為農曆新年。如此一來,來自不同亞洲地區的移民就可以有尊嚴地歡渡佳節。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Yvonne Wallace作品《útszan》將探討關懷和語言收復的喜悅

在Yvonne Wallace開始為《útszan》(改善)進行採排前一天,她與母親一同回顧了台詞的讀音。這演出的部份對白是以ucwalmícwts(人民的語言)來編寫。她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表示:「當時我們正在練習「q’a7」這個字(食物)的發音。這是非常短促,並以聲門來發音的詞彙。我以為自己懂得如何把它讀出來。」她的母親是精通ucwalmícwts的語言教師,當時亦有協助Yvonne掌握正確的讀音。

Read More »
Justinne Ramirez

溫哥華Walang Hiya詩詞之夜將讚頌顛覆性的菲律賓詩句

要理解傳統菲律賓人的心理,便需要認清「hiya」的重要性。這他加祿詞語的意思是「羞恥」。「hiya」是菲律賓人根深蒂固的價值觀,令他們不敢打破社會傳統規範或提出太多尖銳的問題。「walang hiya」(無恥)更加是讓人顏面無存的嚴厲譴責。但跟很多詆譭的說話一樣,拒絕被傳統束縛的菲律賓人開始接受「walang hiya」的稱呼。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