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多才多藝的溫哥華藝術家傅承安:以畫筆展現對台灣文化、大自然和愛犬墨墨的熱愛

Ann Fu and Momo Wally & Roops Pet Photography
Ann Fu put her dog Momo at the centre of her children's book. Photo by Wally & Roops Pet Photography.

【傅承安 (Ann Fu) 將愛犬墨墨 (Momo) 設為童書主角。照片由 Wally&Roops 寵物攝影提供。】

溫哥華藝術家傅承安 (Ann Fu) 不容易被歸類。她繪畫水彩畫,繪製漫畫和小冊子,並以書法創作中文字符。此外,她為多倫多和溫哥華的 TAIWANfest 的歷史展覽創造了字符。傅承安還為她的愛犬墨墨 (Momo) 創作了一本饒富趣味的兒童書。她還在有關不同洲的野生動物的系列中突顯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物種。

「我只是四處走跳,看看有什麼能引起我的興趣,」傅承安在她位於基斯蘭奴 (Kitsilano) 家附近的一間咖啡店對 Pancouver 說。

傅承安意識到,專注於一個領域有助於推廣她的藝術家品牌,可能會帶來更多銷量。然而,她並不想限制自己的創造力。

「我不想只做一件事,」傅承安以輕鬆的口吻宣稱,「我有點想嘗試一切。」

傅承安作為藝術家的奇特一面體現在她的書《墨墨在做什麼呢? (What Is Momo Up To?) 》中,其中一幅畫展示了墨墨——一部分拉布拉多犬,一部分牧羊犬,一部分羅威納犬——在演唱歌劇。在另一幅畫中,墨墨仰臥在游泳浮板上。她穿著泳裝和墨鏡,沐浴在陽光中。

「這本以她為主題的書最初是在2022年某一周內,因野火煙霧而使我們無法出門時完成的一系列快速繪畫,封面描繪了划船後開車回家的一段回憶,」傅承安解釋說。「墨當時靠在車窗上休息,閉著眼睛,鼻子蠕動,被黃昏的光線洗禮,如此美好,讓我想捕捉住那一刻。隨後一切水到渠成。」

Ann Fu
Momo catches some rays at the pool. Painting by Ann Fu.

【傅承安的畫作《墨墨在泳池中曬太陽 (Momo catches some rays at the pool) 》。】

傅承安擁抱自然保育和文化

此外,傅承安對野生動物和自然保育有濃厚的興趣。這在色彩繽紛的《地球日亞洲 (Earth Day – Asia) 》中得到體現,其中展示了在這片廣大大陸上生活的17種物種。在未完成的系列中,《地球日非洲 (Earth Day – Africa) 》則展示了15種物種。

她開玩笑說她只剩下五個洲要畫。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傅承安甚至透過身上的紋身展現她對大自然的熱愛。

「我的紋身主要是台灣的植物和鳥類,」她說。

事實上,她正在考慮創作一個專門關於僅存在於台灣的動物的作品。

「像所有島嶼一樣,我們擁有許多非常迷人的特有種,」傅承安指出。

Ann Fu
Earth Day – Asia highlights mostly lesser-known species, listed with their latest IUCN Red List status. By Ann Fu.

【《地球日亞洲 (Earth Day – Asia) 》突顯了大多數鮮為人知的物種,並列出牠們最新的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IUCN Red List) 狀態。繪畫:傅承安。】

傅承安的多元藝術實踐還包括探討她的台灣文化。例如,她以書法創作了「台灣」的繁體中文字符,然後決定進行一些不同的處理。

「我把它們掃描並放入繪圖軟體 Procreate,稍微扭曲它們以形成台灣島的形狀,」她透露。

「我打算把它們網版印刷在T恤上。能夠玩這些形狀和字符真的很有趣。」

這不是她唯一涉及平面設計的作品。幾年前,傅承安推出了一個有關東亞流行的十二生肖的系列。她將古老的文字覆蓋在馬、猴、兔等的輪廓上

「我卡在龍上,」傅承安說。「它總是看起來像一條蟲。」

By Ann Fu
Ann Fu converted her calligraphy into the shape of Taiwan with the help of a computer.

【傅承安透過電腦繪圖將書法轉換成台灣的形狀。】

從建築師到專業藝術家

作為藝術家所享有的自由與她之前在西雅圖當建築師形成了強烈對比。傅承安的建築作品包括西雅圖歌劇中心 (Seattle Opera at the Center)、華盛頓大學生命科學大樓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Life Sciences Building) 和 FareStart 餐廳 (FareStart Restaurant) 的室內裝潢。雖然她喜歡在現場與工人一起工作,但這份工作的其他條件卻非常嚴苛。

「一切都按照非常緊湊的時間表進行,高壓不斷,」傅承安說。

然後還有市府官員根據市府政策和建築法規等問題不斷提出要求。她回憶起在西雅圖的某一個夏天,她每週必須工作7080個小時,以確保一切按時完成。

傅承安對塗鴉也充滿熱情,這始於她在台北的童年。

「我是一個很內向的孩子,」傅承安說。「我會關在房間裡畫東西;我創造了自己的遊戲和卡片。」

她甚至為她的填充動物製作了自己的家庭作業,為每一隻填充動物填寫不同的練習題。

Ann Fu
Originally a chuang hua (window flowers) paper cutting, this features a silhouette of a tiger overlaid with its namesake character in Mandarin, inspired by the archaic Small Seal Script. By Ann Fu.

【這原本是一個窗花剪紙,以老虎的輪廓和中文字重疊而成,靈感來自於古老的小篆體。作品:傅承安。】

在加拿大建立新生活

傅承安五歲時,她的父母帶著這位充滿創意的女兒在北卡羅來納州的教堂山 (Chapel Hill) 度過了一年的休假。那時,傅承安開始學習英語。她在12歲時返回美國,進一步提高了她的英語能力。傅承安17歲時被送到伊利諾州的一所寄宿學校,以增加她進入美國大學的機會。

她後來在華盛頓大學學習建築。在高中時,她開始為朋友們的生日畫東西——她在大學時繼續這樣做。

「有人開始跟我說我可以靠這個賺錢,」傅承安回憶道。「我當時想,『誰會付錢買這個?』」

如今,她經常被委託創作藝術品。傅承安還在煎餅藝術派對展 (Pancakes and Booze) 中展出了她的藝術品,並將於2月份參加東溫藝術展 (Slice in East Vancouver) 的團體展覽。她強烈建議人們支持當地商家,包括那些在社區中販賣藝術家和手工匠作品的商家。

儘管生性開朗,傅承安的日子並非一直那麼順遂。她經歷過憂鬱症、焦慮症和其他不同挑戰,但她不讓這些事定義自己。有時,她將對心理健康的熱愛融入於她的藝術中。

「我們比那些創傷還要更加強大,」傅承安堅稱。

大學畢業後,傅承安取得工作簽證得以繼續待在美國。但到了2020年,她最後一張工作簽證即將到期,所以她的雇主將她調到了溫哥華。傅承安帶著墨墨開車越過邊境,並在卑詩省創建了新生活。今年二月,她成為了加拿大的永久居民。

不久後,一次健康警訊促使傅承安離開了建築業,開始「追求真正滋養和吸引我的事物,讓我感到真正的快樂」。

傅承安熱衷於收集童書

傅承安追求的其中一項樂趣便是收集兒童書。她最近開始收集這些書,包括在童年時期喜愛的作品。她當時最喜歡的插畫家包括 Garth Williams、Quentin Blake、Arnold Lobel、Lillian Hoban 和 Beatrix Potter。

她非常敬佩這些優秀的童書作家和插畫家能夠以如此簡潔的方式傳達豐富的內容。

「有些童書還讓我哭了,」傅承安說。「所有讓我哭的書都是兒童書。」

然後她再次笑出聲,傳達了一個更為嚴肅的觀點。

「我的最愛通常是那些讓我哭的書,學會處理情感對孩子來說非常重要。

幸運的是,在《墨墨在做什麼呢?(What Is Momo Up To?)》中沒有人死亡,讀者可於她的網站上購買此書

傅承安對生活周遭非常敏感,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她會因為太專注於世界上正在發生的許多暴行而遭遇創作瓶頸。她承認有時她覺得自己應該創作對社會或政治有影響的藝術。但這對她來說並不容易——至少在她目前的人生階段中。

「我沒有那種情感容量,」傅承安說。「我更傾向於『畫一些讓我們感到愉悅的東西』。」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