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毛氈藝術家 Chantal Cardinal 以自己搜集到的羊毛纖維製作椅子、雕塑和優雅的掛毯

felt artist Chantal Cardinal
Chantal Cardinal prepares her fibers with a hand-operated drum carder. Photo by Charlie Smith.

【 Chantal Cardinal 使用手動滾筒梳毛機準備她的纖維材料。攝影:Charlie Smith。】

到 Chantal Cardinal 工作室參觀的訪客一進門就會立刻看到一把大椅子懸掛在天花板上。但這把椅子不是用聚酯或其他合成織物製成的。相反地,這位前蒙特婁居民完全以手工製作這件作品,使用濕毛氈將羊毛纖維綁在一起,創造出手工毛氈。

「當我第一次在這裡開設自己的工作室時,基本上我想讓人們坐下來,開始對話,」 Cardinal 告訴《Pancouver》。

這把毛氈椅子自2017年的東區文化藝術節 (Eastside Culture Crawl) 以來一直放在東溫哥華的藝術工廠 (Arts Factory) 工作室內。Cardinal 笑著說,它已經被數百位不同身形大小的人們測試過。

felt chair

【不同身形大小的人都坐過這把毛氈椅子。】

像其他毛氈藝術家一樣,Cardinal 製作具功能性和可穿戴的產品。透過她的設計公司 FELT à la main with LOVE,她還創作出優雅的藝術品。這些包括色彩繽紛的掛毯,提供了吸收噪音的額外好處。

「我的藝術形式沒有任何限制,」Cardinal 說。「所以,我可以做雕塑作品。我可以做平面或3D的作品。可以像椅子那樣大,供人坐著。也可以非常小,像珠寶一樣。」

幾年前,Cardinal 獲得了 Vancity 素里中心 (Surrey Centre) 分部的一個公共藝術委託。她用從 Abbotsford 一座羊牧場搜集來的羊毛製成了色彩鮮豔的毛氈作品《集體之手綻放 (Collective Hands Blooming)》。

這成為了一個轉捩點。她從原本的購買一卷一卷的加工羊毛到親自參觀牧場、參加羊毛拍賣會和剪羊毛以尋找羊毛纖維。

「這樣反而增加了更多工作,」Cardinal 說。「但卻更具意義,還有更能和材料的來源地產生連結。」

「我會幫忙清理和分類羊毛,有時甚至會幫理毛師抓住羊,但那主要是我丈夫的工作,如果他來幫忙的話。」

【 YouTube 影片】

Cardinal 將纖維用濕以製作毛氈

她將羊毛帶回她位於工業大道 (Industrial Avenue) 的工作室,將纖維攤開在她的大工作桌上。然後,她將纖維放入梳毛機滾動,製成美麗的棉片,再做成毛氈。

「基本上,要製作毛氈,我需要開啟這些所有的連接,」Cardinal 說。「一旦將它們放入梳毛機,它們就會全部漂亮地梳理在同一個方向上。」

羊毛纖維透過水和滾動,會產生一個神奇的過程將纖維綁在一起,這就是所謂的「濕氈」。添加一點洗碗精有助於這個過程。

「你越滾動這塊布,它就越能收縮成固體的『材料』,即使它非常的薄,」她解釋道。「它卻超級強韌,因為它不是織造或針織的。即使有一個破洞,它也不會散開。」

Cardinal 可以根據所使用的酸性染料來混製她想要的顏色。

felt

【Chantal Cardinal 喜歡在毛氈藝術品中加入鮮豔的顏色。】

她指出,不同品種的羊提供不同類型的羊毛。例如,來自瑞典的哥特蘭羊 (Gotland sheep) 有美麗的卷度。冰島羊的羊毛則非常適合做成毛氈。卑詩省很常見的羅姆尼羊 (Romney sheep) 也是如此。

她其中一項最大的公共計劃是為楓樹嶺 (Maple Ridge) 的 ACT 藝術中心 (ACT Arts Centre) 設計一座十分華麗、占地300平方英尺、由12個面板組成的窗戶裝飾。

「開幕晚會訂於6月12日晚上7點舉行,」Cardinal 說。

felt

【這件色彩繽紛的作品帶你一窺即將於楓樹嶺 ACT 藝術中心展示的大型毛氈藝術裝置。攝影:Charlie Smith。】

從服裝設計到開設毛氈工作坊

Cardinal 在蒙特婁生活時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成為毛氈藝術家。那段日子裡,她是一名充滿競爭力的足球運動員,也是一名時裝設計師和電影服裝設計師。

她在一次走進固蘭湖島 (Granville Island) 的 Funk Shui 毛氈工作室時,發現了毛氈這項藝術技

術,當時她正要詢問是否能共享工作室空間。店主 Jessica de Haas 給了她一份工作。

「我習慣製作服裝,也習慣為電影或是任何與服裝有關的事設計服裝,」Cardinal 說。「而在這個情況下,你可以自己製作材料。所以有點吸引人。」

她一年後辭職,開設了自己的工作室,因為她想花更多時間嘗試不同的纖維材料。在 2020-2021年間,Cardinal 獲得了藝術家教室 (Artist in Classroom) 藝術補助,為列治文 (Richmond) 的200多名學童舉辦了工作坊。

此外,她還參加了由東區藝術協會 (Eastside Arts Society) 舉辦的創造吧!藝術節 (Create! Art Festival)。

「我在自己的工作室舉辦了很多工作坊,但也在社區裡辦了很多場工作坊,」Cardinal 說。

此外,她喜歡與其他藝術家共同創作。例如,毛氈照明計劃、與家具裝潢師一起製作的第二把毛氈椅。

felt

【 Chantal Cardinal 在2023年台灣之旅期間與香蕉絲編織師、噶瑪蘭族女族長嚴玉英 (Yu Ying Yen) 見面。】

從台灣學到的寶貴課程

毛氈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布料,公元前6500年就已存在於土耳其。這種不織布也在中亞使用了數千年,包括作為圓頂帳篷的建築材料。

去年,Cardinal 與另外兩位溫哥華工藝藝術家一起參加了由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 (National Taiwan Craft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主辦的藝術考察。她表示,在台灣,她對竹子、香蕉和藺草纖維等驚人工匠的技術「印象深刻」。

其中一些台灣藝術家的作品每週末於固蘭湖島 (Granville Island) 的海洋藝術區 (Ocean Artworks) 「緻島嶼展 (Island Tribute exhibition) 」 展出,這是本月溫哥華 LunarFest 的慶祝活動之一。

「香蕉絲、竹子或藺草的加工過程非常費時費工,就像我為毛氈準備自己的羊毛過程那樣細緻,」Cardinal 說。「我覺得在台灣接觸到的藝術加工過程將會深深影響我今後的作品。」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Immigration by Nitish Meena

移民與美國經濟

今天早上醒來,我想到了共和黨的本土主義與移民在建立美國最有價值公司上的強烈對比。大家只需要看看美股科技七巨頭 (Magnificent Seven),就可以看出移民如何推動了2023年美國經濟的發展。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