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温哥华二胡四重奏结合东西方弓弦乐器为寻求跨文化关系

Vancouver Erhu Quartet by Alistair Eagles.
The Vancouver Erhu Quartet is comprised of violinist and violist Parmela Attariwala, erhu players Jun Rong and Lan Tung, and cellist Sungyong Lim. Photo by Alistair Eagles.

[温哥华二胡四重奏由小提琴家和中提琴家帕米拉.阿特瓦拉 (Parmela Attariwala),二胡演奏家戎峻和董篮以及大提琴家林成容组成。 照片由Alistair Eagles提供。]

温哥华音乐家董篮在台北长大时,喜欢看在宫观外的台剧表演。 剧团会根据类似古典二胡等等中国民间乐器的音色布置小型舞台和舞台剧。

“我总是注视着乐师们的演奏,” 董女士透过电话告诉 Pancouver, “我认为这是我接触传统音乐的一个开端。”

音乐是道教信仰的内核之一,因为它被视为与神灵交谈的一种方式。 所以,这些节目是定期举行的。

同时,董女士年轻时,各学区都有国乐团,她在小学时加入了一个。 日征月迈,她掌握了二胡,一种通常被称为中国小提琴的两弦弓乐器。

“这是不最容易掌握及演奏的乐器,” 董女士说道。

但董女士并不局限于国乐。 远非如此。 自 1994 年移居加拿大,她已游览多个国家,沉浸在他们的音乐传统和词汇中同时,扩大自己的跨文化曲目。 她于 1997 年组成Orchid Ensemble(兰韵乐团),将东西方音乐传统融为一体。 在2001年,董女士成为 Vancouver Inter-Cultural Orchestra(温哥华跨文化交响乐团)的创始成员之一,该乐团致力推广跨文化乐器演奏。

随后几年,她加入了其他团体,例如 Proliferasian,Have Bow Will Travel 和 Crossbridge Strings,提高了她对不同文化音乐的欣赏能力。

“每次我去一个有我欣赏的音乐的地方,我都会拜访当地的音乐家,” 董女士说,“我感兴趣的音乐风格,我所做的选择,都源自于这些旅行。 所以,这非常重要。”

Vancouver Erhu Quartet. Photo by Alistair Eagles
The Vancouver Erhu Quartet will premiere works by four Canadian composers. Photo by Alistair Eagles.

[温哥华二胡四重奏将首演四位加拿大作曲家的作品。 照片由Alistair Eagles提供。]

董篮形容二胡非常抒情

在2020年,董女士与同为二胡乐师的戎峻,小提琴家兼中提琴家帕米拉.阿特瓦拉(Parmela Attariwala)以及大提琴家林成容组成了温哥华二胡四重奏

由于新冠疫情,他们的第一次排练是在户外进行的。 这些音乐家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台湾,中国,旁遮普和韩国。

“所以,这是一种不同的声音,有着优美的旋律,” 董女士补充, “二胡非常抒情。”

董女士说,直到过去十年,人们才开始在亚洲尝试完全由中式弓弦乐器组成的合奏团。

“它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流派,一种新的乐器正在被探索,” 她说,“在加拿大还没有人这样做过。”

然而,温哥华二胡四重奏正在结合中西方的弓弦乐器。这样做有一定的优势。 董女士说,二胡可以产生中高频音,另一方面,大提琴提供低阶音乐,她认为这非常重要。

此外,她指出温哥华二胡四重奏将两把二胡组合与大提琴和中提琴的组合对立。

“它在音色上和作曲技巧上都表现得非常好,” 董女士宣称,“这两对之间有很多相互作用。”

[董篮在此影片中描述四重奏的起源。]

作曲家将世界的声音融入作品

在12 月 10 日周日,温哥华二胡四重奏将首演四位作曲家的作品,呈现令人惊叹的跨文化音乐演奏。

“这不是典型的国乐音乐会,因为作曲家们都来自不同的背景,” 董女士说道。

出生于台湾并现居蒙特娄的Yawen Wang的「Cinq fois par jour」的灵感来自她摩洛哥之旅。英文翻译为「一天五次」,其指的是穆斯林的呼吁祈祷。

“如果你去过任何穆斯林国家,我去过很多次……你会听到清真寺在呼吁人们,” 董女士说,“声音穿过塔楼,透过麦克风唱出来。 这就是你听到的。”

她指出,如果有人处于不同的清真寺之间,他们会听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声音。 这些呼吁可能会用不同的调来唱,尽管它们创造了相似的情绪。

另一位作曲家Amir Eslami在《Illusion & Reality》(幻象与现实)中探索人类的身份。 董女士说,这首曲子让她想起「阴阳」一词,一部分梦幻并且缓慢,另一部分则很有节奏。

“梦幻般的部分带有波斯音乐的四分音,” 董女士评论道。

港口作为代表不同文化的隐喻

同时,作曲家Elizabeth Knudson的《September Songs》(九月之歌)由三个乐章组成:《The Hummingbird》(蜂鸟),《To the Rising Moon》(致初升的月亮)和《Tunnels of Light》(光的隧道)。

据董女士说,Knudson用来自印度斯坦尼拉格的音符创作了《The Hummingbird》。

“虽然这首曲子听起来一点也不像印度音乐,但它有很多古典印度乐句和感情在第一乐章中,” 董女士说道。

第二乐章《To the Rising Moon》的灵感来自波斯苏菲派传奇人物鲁米的一首诗。 因此,作品中隐藏着国际风味。

另一位作曲家Moshe Denburg创作了两乐章作品,名为《The Harbour of Reunion》(团聚港)和《The Harbour of Tranquility》(宁静港)。 董女士指出,Dennburg经常谈论港口,说那是个与他人邂逅的美丽之地,也代表不同文化的隐喻。

“我从 90 年代起就与 Moshe 一起工作,” 董女士说,“他写出非常丰富多彩和美丽的旋律以及非常令人兴奋的节奏部分。”

董女士强调,四重奏并没有向作曲家们发出任何关于为即将举行的音乐会创作音乐类型的指示。

“他们决定自己要写什么,” 她说,“我认为在温哥华,请来自不同背景的作曲家来创作音乐是很自然的事。 他们将向你展示整个世界。”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Lihsin Angel Liu, Hedy Fry, Kenneth Yuen

自由党国会议员费凯迪藉着兔年祝愿乌克兰和台湾和平

为庆祝在1月22日来临的兔年而在固兰湖岛举行的2023 温哥华新年艺术节开幕礼上,温哥华中选区国会议员费凯迪医生(Dr. Hedy Fry)发表了振奋人心的讲话。这名资深国会议员指出,兔「本应是传统女性美德的象征」,这些特质包括同情心、善良和创建和谐社区。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