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温哥华创作歌手 Shinlok 以英文唱出港式情怀——一段爱与心碎的故事

Shinlok
Shinlok will perform at the Vancouver Hong Kong Fair on Sunday (May 5) in North Vancouver.

【 Shinlok 将于 5月5日(周日)担任北温温哥华香港人市集 (Vancouver Hong Kong Fair) 演唱嘉宾。】

温哥华歌手 Shinlok 近期发表的音乐影片 “Worth Less(中译:不值得爱了)” 背后有一段心酸的故事。在影片中,这位毕业于 Capilano University (卡普兰诺大学)的音乐才子独自漫步于黑夜之中,感伤地缓缓歌唱,以优美的歌词与谱曲悼念着一段逝去的恋情。

「去年夏天,我遇见了一个女孩,」Shinlok 透过 Zoom 对 Pancouver 说道。「我们最近刚刚分手,各自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分手恰巧发生在他至香港探望父母时。Shinlok 还记得收到分手短信的那一刻,当时他人在荔景站 (Lai King Station) 的地铁上。

「一阵阵情绪——悲伤、失望和困惑——朝我席卷而来,」他在 YouTube 上透露。

Shinlok 试图挽回这段感情,却无疾而终。这段爱与心碎的故事却也成为了他的创作灵感。在制作人 Kei Valentine 和影片编辑 Erin Chai(Chai 也曾与摄影师 Changomatthew 合作过)的协助下,这首歌的音乐影片终于顺利诞生。

【请观赏  Shinlok 的 “Worth Less (中译:不值得爱了)”  音乐影片。】

5月5日(周日),Shinlok 将在温哥华香港人市集 (Vancouver Hong Kong Fair) 上演唱 “Worth Less” 及其他原创英文歌曲。这场活动将于北温哥华的 The Shipyards(造船厂)隆重举行。Shinlok 还预计演唱至少一首粤语歌曲。

这场被誉为全加拿大最大型的香港文化节,将展示与香港——这座美丽的亚洲城市——有深厚渊源、新一代优秀的艺术家、工匠和企业家的打拚故事。主办单位 HK House 精心策划,致力于重现前香港居民最熟悉的港式精神、幽默、文化传统和街头小吃。

【 Shinlok 虽然偶尔会翻唱粤语歌曲,但他的原创歌曲皆以英文为主要语言。】

从合唱团到独唱歌手的心路历程

Shinlok 从小在香港新界的荃湾 (Tsuen Wan) 长大。他向本刊透露,那时比起音乐,他其实更热爱打网球。直到青少年时期移居加拿大后,他才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志向。

但这一切发生得并不突然。在入读 Point Grey 高中后,Shinlok 有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一起打网球的朋友。于是,他决定加入学校的初级合唱团。

「那时候,我其实没有很热衷这件事,」Shinlok 承认道。

然而,当他开始加入室内合唱团,学习声乐爵士后,他对歌唱的兴趣变得越来越浓厚。一位老师看见了他的潜能,鼓励他继续追求音乐这条道路,于是 Shinlok 加入了高级合唱团。接着,他成为了教会合唱团成员,在那里他学到如何以专业的技巧运用自己的歌声。

但 Shinlok 更渴望能以独唱歌手的身份表达自己。为了接近这个目标,他报考了 Capilano University (卡普兰诺大学)的声乐表演班,并于今年春季顺利毕业。接着在制作人 Kei Valentine 的帮助下,开始在 YouTube 上发表自己的音乐作品。

他发表的第一首歌, “Sleepless Night (中译:无眠的夜)”, 是在与制作人分享他和另一位女孩的爱情故事后所诞生而成。

「 当时呢,Valentine 就说,『听起来也太 lit 了吧(超赞的)!要不要把这个故事写成一首歌呢?』」Shinlok 透露。「现在,他正在指导我把所有的歌曲汇整起来。」

目前,Shinlok 和他的制作人正在努力录制一整张「音乐日记」。

Shinlok 形容自己的音乐带有一种 lo-fi 风、卧房音乐风,但同时仍属于流行音乐的作用域。但他认为自己的音乐并不算粤语流行乐 (Cantopop) 或温哥华粤语流行乐 (Vantopop)。那是因为他在 YouTube 上所发表的原创作品中没有一首是以粤语歌唱。

【请听 Shinlok 另一首动人歌曲  “Stay Alive (中译:我要活下来)”。】

深受东西方音乐的影响

然而,Shinlok 强调,尽管以英文创作,但他仍然会将香港的情感和文化元素带入自己的音乐中。

「假如我是菲律宾人或日本人,却以英文歌唱,这并不代表我不是来自那里,」他表示。

Shinlok 深受世界各地音乐的影响,他列出一长串最喜欢的香港歌手,包括陈奕迅、洪嘉豪、张天赋和 Gareth.T (汤令山)。他也非常喜欢日本乐团 ONE OK ROCK,以及其他歌手如 Joji、Keshi、Bruno Mars、Ariana Grande、Taylor Swift 和 Coldplay(酷玩乐团)。

此外,Shinlok 计划在温哥华香港人市集上演唱另一首英文原创歌曲 “Stay Alive(中译:我要活下来)”。

「这首歌主要是在告诉我自己不要轻言放弃,」他说。「我才刚毕业,还有大好日子可以创作和做自己喜爱的音乐。」

尽管如此,Shinlok 深知音乐这条路充满着许多不确定性。他也在思考六、七年后,自己是否仍然可以像现在这样,全心全意地投入歌唱事业中。

「这就是这首歌的主要精神——激励着自己继续奋斗,直到故事结束为止。」

Shinlok 将于温哥华香港人市集的户外舞台演唱。此活动将于5月5日(周日)上午11点至下午7点在北温哥华的造船厂举行。欲知更多详情,请参温哥华香港人市集官方网站 (Vancouver Hong Kong Fair website) 。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Jeng-Yi Lin

郑宛纯 (Ann Cheng): 故宫是谁的?透视博物馆的挑战与机会

近来,全球的博物馆掀起归还收藏品的反思浪潮,讨论台湾故宫文物定位的声音也不曾少过。 1930年代,因为中国与日本的战争,中国政府将历朝历代的宝物从北京故宫博物院迁到南方。后来,又再发生内战,蒋介石将数百箱文物以船运至台湾,并在 1965 年成立了「台北故宫博物院」。

Read More »
Eric Lee and Peggy Lee

温哥华台湾学生论坛鼓励年轻人运用文化和价值观造福社区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以下简称UBC)博士生李哲纬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了具有台湾血统的人不仅限于汉族华人。他有一部分日本血统,而他母亲的祖父母之一则来自荷兰。哲纬在视频会议上告诉《Pancouver》:「有趣的是,我妈妈的头发有点偏红。」「这是因为遗传的关系。」荷兰和日本曾在不同时期殖民过台湾,所以有很多台湾人和哲纬有着类似的血统背景。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