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温哥华博物馆执行长 Mauro Vescera 将与原住民的和解及气候变迁问题纳入文化机构的重新构想

Mauro Vescera
CEO Mauro Vescera is embedding sustainability into Museum of Vancouver's exhibitions and operations.

【温哥华博物馆 (Museum of Vancouver) 执行长 Mauro Vescera 正努力将永续发展的概念纳入博物馆展览和运营方针中。】

大多数人可能想不到 Mauro Vescera 是一名改革者。实际上,这位亲切又雄辩的温哥华博物馆执行长拥有着一份相当丰富的学术经历,使他在传统体制内站稳脚步。

Vescera 曾在温哥华基金会 (Vancouver Foundation) 工作12年,监管环境保护、艺术和教育方面的资金补助。在那之前,他担任过 Gordon and Marion Smith 基金会的董事长、意大利文化中心 (Italian Cultural Centre) 的执行长。他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

但是,在参观位于凡尼尔 (Vanier Park) 的温哥华博物馆时,Vescera 却像是博物馆这个守旧世界中的一股清流,坦率直白地告诉 Pancouver,环保单位在主流化气候变迁的议题上,做得比博物馆还要好。

「我对博物馆未真正参与到气候变迁的对话感到震惊和失望」,Vescera 继续说道:「他们似乎不觉得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他承认已经有一些关于气候变迁议题的展览,包括在温哥华美术馆和温哥华博物馆。但他坚称整个行业在各自运营上,非常缓慢地接受循环经济 (circular economy) 这个当前议题。

「你如何将永续发展这个概念推广到更广泛的作用域内?」Vescera 继续问道 : 「你如何透过重新再利用的材料、回收的材料、为人打造的工具箱、环保无毒的材料—这些更具永续性的材料—办到这一点?你又如何将这些材料设计成物品?」

他对于策展人能设计出看似很棒的展览,但随后这些材料都没有被再利用而感到遗憾。于是,他决定付诸行动。

Vescera image MOV
Propellor Studio curated Reclaim + Repair: The Mahogany Project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Museum of Vancouver.

【螺旋桨工作室 (Propellor Studio) 与温哥华博物馆共同策展《 回收+修复:红木计画 (Reclaim + Repair: The Mahogany Project) 》。】

Vescera 协助博物馆拥抱永续发展

在他的领导下,温哥华博物馆在过去的五年半内已经做出了许多创新变革,将环保纳入其内核理念之中。馆内其中一项重要计画《永续发展、艺术与绿能环境 (Sustainability, Arts and Green Environments)》,简称 SAGE,目的在于重新定位博物馆,使其成为「应变全球气候危机的重要参与者」。

Vescera 将 SAGE 的发想归功于加拿大文化遗产部前部长 Steven Guilbeault 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呼吁所有博物馆和美术馆更积极参与气候变迁的应变工作。

「我们透过一个名为 SEED 的小型资助来推动与实践这份理念,」 Vescera 继续说道:「随后我们发起了这份构想和计画—永续发展、艺术与绿能环境—以及绿色生态系统。」

他的妻子 Louise 是再生资源替代方案 (Recycling Alternative) 环保公司的共同创办人和共同拥有者。因此,Vescera 已对资源永续发展非常熟悉。作为 SAGE 计画的一部分,温哥华博物馆邀请了在艺术与环保领域工作的相关人员,与博物馆人员、永续发展议题的研究学者和温哥华市立剧院的工作人员共同合作与策划。

「然后,当然,透过所有的制造和回收公司以及影片再利用公司,我们突然之间获得了更多的材料和资源,」 Vescera 继续说道: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查找已拆解的材料,或是我们可以借用和改造物品,而不是丢掉所有的旧东西,重新开始。」

SAGE 具有多重面向。其中一项目标是将温哥华博物馆的原住民知识归还和参与活动与现有资产做相互链接。

Sharon Fortney Vescera article
The museum’s curator of Indigenous collections and engagement, Sharon Fortney, sought input from knowledge holders for That Which Sustains Us. Photo by Charlie Smith.

【温哥华博物馆的原住民典藏暨参与策展人 Sharon Fortney 为展览项目《那些永续我们的人事物 (That Which Sustains Us)》寻求当地知识人士的意见。摄影:Charlie Smith。】

温哥华博物馆为展览开拓新领域

温哥华博物馆要做的不是只是举办一次性的展览,让人们来参观、学习,然后离开,而是邀请当地社区一同参与和讨论当前的重要议题。

Vescera 坚称:「我们有责任一同承担并处理社会公正、平等、与原住民和解及气候变迁的相关议题。」

博物馆已经将这项方针纳入展览中,例如《 回收+修复:红木计画 (Reclaim + Repair: The Mahogany Project)》、《那些永续我们的人事物 (That Which Sustains Us)》和即将开展的《 避难加拿大 (Refuge Canada)》,该展览是由加拿大移民历史博物馆 (Canadian Museum of Immigration at Pier 21) 所策划。

《 回收+修复》展览是由温哥华博物馆与31位新锐和资深设计师共同合作,创造出22件以回收红木制成的艺术品。这些作品包含提供贩售的红木冲浪板和红木吉他。其中一部分收益将用于支持由中美洲原住民领导的重新造林计画。

《那些永续我们的人事物》着重于不同世代的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如何与温哥华大都会地区的森林交互。博物馆的原住民典藏暨参与策展人 Sharon Fortney 谘询了当地三个原住民部落,18位知识传承者的意见。

「他们对她说,『不,我们不想看年表。我们看的角度有所不同,』」Vescera 继续说道:「时间不是重点,重点是元素—水、土地、资源—以及如何使用和管理这些元素。」

Vescera sustainability
That Which Sustains Us focuses on Indigenous and non-Indigenous approaches to the land. Photo by MOV.

【《那些永续我们的人事物》着重于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对土地的不同看法和使用方式。摄影:温哥华博物馆。】

来自意大利的启示

与此同时,将于10月12日开展的《避难加拿大》展示了二战后加拿大经历的不同时期的难民潮。据 Vescera 所言,这与另一项展览《贫民窟:我们如何一起活下去?(GHETTO: How Can We Live Together?)》互相呼应,是一种「理论性的土地重划计画,旨在为难民提供住房方案」。

《贫民窟》展览是由安立奎法人建筑事务所 (Henriquez Partners Architects) 与联合国难民署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和欧洲文化中心 (European Cultural Centre) 共同策展,提议这种住宅方案可以透过出售分时度假公寓给美国游客而筹资。西门菲沙大学公共广场 (SFU Public Square) 也为这项展览赞助了院区开放参观日。

Vescera 本人有意大利血统。显而易见,这样的身份背景影响了他对博物馆的看法。他语带幽默地说,这样的身份也让他离不开花园。

他也指出,在意大利,设计被视为艺术。然而,在加拿大,他观察到设计往往与零售或商业用途有关。

「设计不像一幅画或雕塑那样被视为是一种艺术形式,」Vescera 继续说道: 「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设计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许多不同的层面。」

这也是为什么温哥华博物馆举办了一项展览,向已故温哥华设计师及艺术家黄峻豪 (Tobias Wong) 致敬。该展览包括黄峻豪的70多件设计作品,他在纽约市成为设计新星并于2010年过世。

Mauro Vescera
Mauro Vescera enjoys speaking about the Museum of Vancouver. Photo by Akie Lin.

【Mauro Vescera 喜欢与人们谈论温哥华博物馆内的各项展览。摄影:Akie Lin。】

原住民访客受邀进入保险库

Vescera 还有另一项创人之举,他邀请了卑斯省北部的海达族 (Haida Nation) 艺术家进入博物馆的保险库观看「他们的所有物」。

「我们称这些为他们的所有物,」Vescera 继续说道: 「我们不认为这些历史文物是我们的资产。它们并不属于我们。」

他立刻补充,这些受邀前来的原住民访客并没有「清空保险柜」,也没有把任何东西带回他们的保留区。

「他们非常尊重,」 Vescera 强调:「他们真正想要的是对这些重要文物进行深入的对话或讨论。」

据 Vescera 所说,他们想知道这些历史文物在哪里,并希望能亲眼看看它们。

【Cease Wyss (T’uy’t’tanat)及其女儿 Senaqwila 讨论「团结原生植物花园 (Unity Indigenous Plant Garden)」。】

艺术语言和原住民花园

他还承认,博物馆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容易被指控使用专业术语—属于他们的特定语言—这么做可能会减损大众对博物馆的信任。

「使用艺术语言是有罪的,不是吗?」他继续说: 「这样反而会疏远对方—而艺术不应该是这样的。艺术应该要引人入胜,充满包容性的,让人想要进行对话。」

这也是他目前要致力解决的另一项议题。

此外,Vescera 认为让不同世代参与这一过程非常的重要。举例来说,温哥华博物馆招募了附近 Henry Hudson 小学的学童,在透过窗户可看到的绿地上打造了一个花园。他们帮忙拔掉了一些竹子和长春花。

「绝对不要买素食披萨给他们吃,因为他们不太喜欢,」Vescera 幽默地说。

针叶林基金会 (Sitka Foundation) 、北方基金会 (North Foundation) 与TD银行为这项计画提供了资金赞助。温哥华公园管理局设计了标志。而当地的原住民部落提供了建议,后来发展成了「团结原生植物花园 (Unity Indigenous Plant Garden)」。

「我们聘请了 Cease Wyss (T’uy’t’tanat),她是一名园艺师,」Vescera 回忆道:「她的工作团队带着她的女儿(Senaqwila)一同来到了这里。」

现在,这座花园中的植物都与当地的原住民文化有关,并以不同的原住民语言命名。孩子们可以参观这座花园并学习到这些植物的药用知识。

【Mauro Vescera 与台湾参访团讨论温哥华博物馆内的不同展览。】

当代元素增添视角

多年来,大温哥华地区的许多节日、博物馆和美术馆倾向于展览加拿大各地原住民的作品和文化。荷兰移民 Irwin Oostindie 谴责这种做法为「泛土著主义」,这样做反而忽视了展览所在地海岸萨利许族 (Coast Salish) 艺术家的作品。

相反地,温哥华博物馆热切接纳当地原住民的作品。可以从近年来的展览《那些永续我们的人事物》和 《c̓əsnaʔəm: The City Before the City (这座城市之前的城市)》中看到。透过这样的作法,已有129年历史的温哥华博物馆绝对不是泛土著主义的实践者。

此外,据 Vescera 所言,温哥华博物馆是该市首座艺术机构,聘请当地原住民代表如 Musqueam 族、Squamish 族 和 Tsleil-Waututh 族担任其董事会的成员。

Vescera 更进一步地说,温哥华博物馆不仅仅专注于过去,更着重于添加当代的元素。透过新的艺术作品、融入新的观点,才能够面对更多未来的挑战。

Vescera 说:「这是我们现在的经营方针—多交互,少被动」。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