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二胡四重奏結合東西方弓弦樂器為尋求跨文化關係

Vancouver Erhu Quartet by Alistair Eagles.
The Vancouver Erhu Quartet is comprised of violinist and violist Parmela Attariwala, erhu players Jun Rong and Lan Tung, and cellist Sungyong Lim. Photo by Alistair Eagles.

[溫哥華二胡四重奏由小提琴家和中提琴家帕米拉.阿特瓦拉 (Parmela Attariwala),二胡演奏家戎峻和董籃以及大提琴家林成容組成。 照片由Alistair Eagles提供。]

溫哥華音樂家董籃在台北長大時,喜歡看在宮觀外的台劇表演。 劇團會根據類似古典二胡等等中國民間樂器的音色佈置小型舞台和舞台劇。

“我總是注視著樂師們的演奏,” 董女士透過電話告訴 Pancouver, “我認為這是我接觸傳統音樂的一個開端。”

音樂是道教信仰的核心之一,因為它被視為與神靈交談的一種方式。 所以,這些節目是定期舉行的。

同時,董女士年輕時,各學區都有國樂團,她在小學時加入了一個。 日征月邁,她掌握了二胡,一種通常被稱為中國小提琴的兩弦弓樂器。

“這是不最容易掌握及演奏的樂器,” 董女士說道。

但董女士並不局限於國樂。 遠非如此。 自 1994 年移居加拿大,她已遊覽多個國家,沉浸在他們的音樂傳統和詞彙中同時,擴大自己的跨文化曲目。 她於 1997 年組成Orchid Ensemble(蘭韻樂團,將東西方音樂傳統融為一體。 在2001年,董女士成為 Vancouver Inter-Cultural Orchestra(溫哥華跨文化交響樂團)的創始成員之一,該樂團致力推廣跨文化樂器演奏。

隨後幾年,她加入了其他團體,例如 Proliferasian,Have Bow Will Travel 和 Crossbridge Strings,提高了她對不同文化音樂的欣賞能力。

“每次我去一個有我欣賞的音樂的地方,我都會拜訪當地的音樂家,” 董女士說,“我感興趣的音樂風格,我所做的選擇,都源自於這些旅行。 所以,這非常重要。”

Vancouver Erhu Quartet. Photo by Alistair Eagles
The Vancouver Erhu Quartet will premiere works by four Canadian composers. Photo by Alistair Eagles.

[溫哥華二胡四重奏將首演四位加拿大作曲家的作品。 照片由Alistair Eagles提供。]

董籃形容二胡非常抒情

在2020年,董女士與同為二胡樂師的戎峻,小提琴家兼中提琴家帕米拉.阿特瓦拉(Parmela Attariwala)以及大提琴家林成容組成了溫哥華二胡四重奏

由於新冠疫情,他們的第一次排練是在戶外進行的。 這些音樂家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台灣,中國,旁遮普和韓國。

“所以,這是一種不同的聲音,有著優美的旋律,” 董女士補充, “二胡非常抒情。”

董女士說,直到過去十年,人們才開始在亞洲嘗試完全由中式弓弦樂器組成的合奏團。

“它已經成為一種新的流派,一種新的樂器正在被探索,” 她說,“在加拿大還沒有人這樣做過。”

然而,溫哥華二胡四重奏正在結合中西方的弓弦樂器。這樣做有一定的優勢。 董女士說,二胡可以產生中高頻音,另一方面,大提琴提供低階音樂,她認為這非常重要。

此外,她指出溫哥華二胡四重奏將兩把二胡組合與大提琴和中提琴的組合對立。

“它在音色上和作曲技巧上都表現得非常好,” 董女士宣稱,“這兩對之間有很多相互作用。”

[董籃在此影片中描述四重奏的起源。]

作曲家將世界的聲音融入作品

在12 月 10 日週日,溫哥華二胡四重奏將首演四位作曲家的作品,呈現令人驚嘆的跨文化音樂演奏。

“這不是典型的國樂音樂會,因為作曲家們都來自不同的背景,” 董女士說道。

出生於台灣並現居蒙特婁的Yawen Wang的「Cinq fois par jour」的靈感來自她摩洛哥之旅。英文翻譯為「一天五次」,其指的是穆斯林的呼籲祈禱。

“如果你去過任何穆斯林國家,我去過很多次……你會聽到清真寺在呼籲人們,” 董女士說,“聲音穿過塔樓,透過麥克風唱出來。 這就是你聽到的。”

她指出,如果有人處於不同的清真寺之間,他們會聽到來自不同方向的聲音。 這些呼籲可能會用不同的調來唱,儘管它們創造了相似的情緒。

另一位作曲家Amir Eslami在《Illusion & Reality》(幻象與現實)中探索人類的身份。 董女士說,這首曲子讓她想起「陰陽」一詞,一部分夢幻並且緩慢,另一部分則很有節奏。

“夢幻般的部分帶有波斯音樂的四分音,” 董女士評論道。

港口作為代表不同文化的隱喻

同時,作曲家Elizabeth Knudson的《September Songs》(九月之歌)由三個樂章組成:《The Hummingbird》(蜂鳥),《To the Rising Moon》(致初升的月亮)和《Tunnels of Light》(光的隧道)。

據董女士說,Knudson用來自印度斯坦尼拉格的音符創作了《The Hummingbird》。

“雖然這首曲子聽起來一點也不像印度音樂,但它有很多古典印度樂句和感情在第一樂章中,” 董女士說道。

第二樂章《To the Rising Moon》的靈感來自波斯蘇菲派傳奇人物魯米的一首詩。 因此,作品中隱藏著國際風味。

另一位作曲家Moshe Denburg創作了兩樂章作品,名為《The Harbour of Reunion》(團聚港)和《The Harbour of Tranquility》(寧靜港)。 董女士指出,Dennburg經常談論港口,說那是個與他人邂逅的美麗之地,也代表不同文化的隱喻。

“我從 90 年代起就與 Moshe 一起工作,” 董女士說,“他寫出非常豐富多彩和美麗的旋律以及非常令人興奮的節奏部分。”

董女士強調,四重奏並沒有向作曲家們發出任何關於為即將舉行的音樂會創作音樂類型的指示。

“他們決定自己要寫什麼,” 她說,“我認為在溫哥華,請來自不同背景的作曲家來創作音樂是很自然的事。 他們將向你展示整個世界。”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Ru Vietnam

《漂,Ru》:透過回憶,探索越南家庭逃難至加拿大的心靈掙扎

是什麼驅使兩位富裕的父母逃離自己的祖國,帶著三個孩子擠在擁擠的船裡,冒著在海上渴死或海盜突襲的危險?魁北克導演 Charles-Olivier Michaud 在他出色的電影《漂,Ru》中提供了引人入勝的見解。這部電影改編自金翠 (Kim Thúy) 的同名自傳小說,該小說獲得加拿大總督文學獎(Governor General’s Award)。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