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作家Helga Hatvany講述父親如何由富裕的匈牙利貴族成為追隨共產主義的電腦先驅

Helga Hatvany
Helga Hatvany will discuss her book, Dreams, Nightmares, and Reality: A Family Memoir, at the Cherie Smith JCC Vancouver Jewish Book Festival on February 12 and 13.

[圖片描述:Helga Hatvany將於2月12日和13日在切麗·史密斯溫哥華猶太社區中心猶太書本節討論她的著作Dreams, Nightmares, and Reality: A Family Memoir]

溫哥華作家Helga Hatvany的父親József生平充滿傳奇色彩。他於1926年出生在一個萬貫家財的猶太裔匈牙利家庭,年輕時過著特權生活。Helga稱,József所居住的布達佩斯大宅僱用了七名家務工人,其中更包括一名家庭女教師。

Helga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說,當時父親由司機接載到私校上課。

Hatvany家族在19世紀從糖業致富,並成為藝術和文學的重要贊助人。然而,匈牙利在1938年推行反猶太法律,令József被送到英國寄宿學校就讀。

往後他獨立地成長,在劍橋大學修讀物理學之餘,更成為了一名投入的共產主義追隨者。他相信,要制止凶殘的法西斯主義散播,共產主義是唯一出路,而非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和夏爾·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倡議的妥協手段。

在二戰結束後,József因為自己的理念而斷絕和家人來往。但當他在數年後與蘇格蘭籍妻子Doris回到匈牙利,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發生了。

Helga說:「他很諷刺地被史達林主義政權囚禁。這個極端的共產政權,因為父親是一名共產主義追隨者而把他送進牢獄。」

除了上述事蹟外,József在電腦系統領域的輝煌成就和其他故事將收錄於她出色的著作《Dreams, Nightmares, and Reality: A Family Memoir》。Helga將於切麗·史密斯溫哥華猶太社區中心猶太書本節(Cherie Smith JCC Vancouver Jewish Book Festival)兩個活動上發言。

2月12日(星期日)早上10時,她將會聯同七位作家出席A Literary Quickie。在2月13日(星期一)早上11時30分,Helga將與House of Daughters》作者Simon Choa-Johnston在Unique Family Histories – Novel & Memoir活動上露面。

József Hatvany
József Hatvany was a poineer in computer-integrated manufacturing systems,


[圖片描述:József Hatvany是電腦化生產系統的先驅。]

父親被囚的詳情

這本家庭回憶錄中較令人意外的一段內容是,雖然József在1952年至1956年在囚期間遭受酷刑對待,但他依然拒絕背棄共產主義。他在監獄紀錄中透露,其中一名審問者稱英國共產黨充斥著間諜。

因此,這名中尉認為任何從英國回到匈牙利的人必定是間諜。

Helga在書中憶述父親的話:「每當一名可疑人物被查出,中尉第一時間就想知道那人是否擁有猶太裔血統。他更將一名被毒打和施以酷刑的在囚者放進我的囚室,並威脅要將我打成殘廢。」

書中所描述的事情峰迴路轉,例如是Doris於József在囚期間決定和他離婚並返回蘇格蘭。Helga後來找到了Doris,訪問了她與József的關係並將內容寫在書中,令讀者拍案叫絕。

Helga強調,Dreams, Nightmares, and Reality: A Family Memoir》不只是關於一個家庭的歷史、猶太人的經歷或者匈牙利20世紀歷史的發展。她覺得這本書還可以讓全世界引以為鑑,以反思包容和不包容的意義,不論被歧視的對象是猶太人或者其他人種。

「這本書絕對可以套用於現今社會,因為往事可作為現在的教訓。」

經歷古拉什共產主義

Helga的母親Zsófia是József的第二任妻子。繼蘇聯在1956年入侵匈牙利後,她經歷了較為溫和的「古拉什共產主義」(goulash communism)。

她表示,匈牙利受到其他東方集團國家羨慕,因為他們面對的限制較少。政府容許一些小企業營運,但國家仍處於一黨專政的統治下。

「我們可以到訪西方國家,雖然並非每年都可以去,而且不能攜帶太多現金並需要獲得批准,但至少我們還有這個選擇。店舖有出售商品,而我們的物質生活尚算不俗,所以情況並不是太糟。」

到了她20多歲的時候,她深信政治自由度遠遠較高的北歐擁有較優越的管治模式,但她的父親認為那套方式在匈牙利行不通。

Helga表示,雖然父親對共產主義的狂熱程度已有所減退,但他仍然相信國家正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József在1987年去世,即柏林圍牆倒下和共產主義在東歐瓦解前兩年。直至現在,她還會思考如果父親仍然在世,對這消息會如何作出反應。

儘管如此,她確信父親會強烈反對專制的維克多·奧班(Viktor Orbán)成為現時長期執政的總理。

即將推出匈牙利語版本

在父親過世後五年,Helga開始在一家美國公司的布達佩斯辦事處工作。後來她嫁給一名美國人,於1994年移居到加州,並於2018年來到溫哥華定居。

本身是一名專業翻譯員的她,花了七年時間進行資料搜集再撰寫成Dreams, Nightmares, and Reality》。為了打入國際讀者市場,她選擇以英語寫書。

但是,當她的匈牙利朋友讀過作品後,他們都鼓勵她推出匈牙利語版本。現時她與一家匈牙利出版商簽署合約,亦快將完成這個版本。

Helga承認對匈牙利語版本作出了修改,因為部份英語版本的內容毋須向居住於布達佩斯的讀者解釋。

因此,她認為這不算是譯本,而是一本新書。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Professor Johnson Chow

新的溫哥華美術館真的能夠代表溫哥華嗎?

籌備多時的溫哥華美術館重建計劃早前獲得卑詩省政府另一筆5千萬元的撥款,省政府先後合共為建造溫哥華美術館的新館注資了1億元。這項計劃亦獲得聯邦政府撥款2930萬撥款,以及1.9億元的私人捐助(當中包括Audain基金會的1億元和陳氏基金會的4千萬元)。無可置疑,這幢價值不菲的新建築物建成後將會成為溫哥華的新建築地標。

Read More »
Okeichan

在范度森植物園舉行的日本櫻花祭將提供加倍娛樂和食品選擇

有時候,成功可以源自簡單的構思。溫哥華居民Linda Poole因丈夫當時是加拿大駐海地大使的關係而曾經居住於太子港(Port-au-Prince),並從倆人的朋友 — 時任日本駐海地大使Hisanobu Hasama — 身上認識到日本的櫻花祭。Linda接受Pancouver電話訪問時憶述了當時的情況:「我從不知道有一個讚頌我最喜愛花卉的節日。於是我便告訴他,在回家後將舉辦相同的節慶。」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