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哥華博物館執行長 Mauro Vescera 將與原住民的和解及氣候變遷問題納入文化機構的重新構想

Mauro Vescera
CEO Mauro Vescera is embedding sustainability into Museum of Vancouver's exhibitions and operations.

【溫哥華博物館 (Museum of Vancouver) 執行長 Mauro Vescera 正努力將永續發展的概念納入博物館展覽和營運方針中。】

大多數人可能想不到 Mauro Vescera 是一名改革者。實際上,這位親切又雄辯的溫哥華博物館執行長擁有著一份相當豐富的學術經歷,使他在傳統體制內站穩腳步。

Vescera 曾在溫哥華基金會 (Vancouver Foundation) 工作12年,監管環境保護、藝術和教育方面的資金補助。在那之前,他擔任過 Gordon and Marion Smith 基金會的董事長、義大利文化中心 (Italian Cultural Centre) 的執行長。他畢業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

但是,在參觀位於凡尼爾 (Vanier Park) 的溫哥華博物館時,Vescera 卻像是博物館這個守舊世界中的一股清流,坦率直白地告訴 Pancouver,環保單位在主流化氣候變遷的議題上,做得比博物館還要好。

「我對博物館未真正參與到氣候變遷的對話感到震驚和失望」,Vescera 繼續說道:「他們似乎不覺得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他承認已經有一些關於氣候變遷議題的展覽,包括在溫哥華美術館和溫哥華博物館。但他堅稱整個行業在各自營運上,非常緩慢地接受循環經濟 (circular economy) 這個當前議題。

「你如何將永續發展這個概念推廣到更廣泛的範疇內?」Vescera 繼續問道 : 「你如何透過重新再利用的材料、回收的材料、為人打造的工具箱、環保無毒的材料—這些更具永續性的材料—辦到這一點?你又如何將這些材料設計成物品?」

他對於策展人能設計出看似很棒的展覽,但隨後這些材料都沒有被再利用而感到遺憾。於是,他決定付諸行動。

Vescera image MOV
Propellor Studio curated Reclaim + Repair: The Mahogany Project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Museum of Vancouver.

【螺旋槳工作室 (Propellor Studio) 與溫哥華博物館共同策展《 回收+修復:紅木計畫 (Reclaim + Repair: The Mahogany Project) 》。】

Vescera 協助博物館擁抱永續發展

在他的領導下,溫哥華博物館在過去的五年半內已經做出了許多創新變革,將環保納入其核心理念之中。館內其中一項重要計畫《永續發展、藝術與綠能環境 (Sustainability, Arts and Green Environments)》,簡稱 SAGE,目的在於重新定位博物館,使其成為「應變全球氣候危機的重要參與者」。

Vescera 將 SAGE 的發想歸功於加拿大文化遺產部前部長 Steven Guilbeault 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呼籲所有博物館和美術館更積極參與氣候變遷的應變工作。

「我們透過一個名為 SEED 的小型資助來推動與實踐這份理念,」 Vescera 繼續說道:「隨後我們發起了這份構想和計畫—永續發展、藝術與綠能環境—以及綠色生態系統。」

他的妻子 Louise 是再生資源替代方案 (Recycling Alternative) 環保公司的共同創辦人和共同擁有者。因此,Vescera 已對資源永續發展非常熟悉。作為 SAGE 計畫的一部分,溫哥華博物館邀請了在藝術與環保領域工作的相關人員,與博物館人員、永續發展議題的研究學者和溫哥華市立劇院的工作人員共同合作與策劃。

「然後,當然,透過所有的製造和回收公司以及影片再利用公司,我們突然之間獲得了更多的材料和資源,」 Vescera 繼續說道: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尋找已拆解的材料,或是我們可以借用和改造物品,而不是丟掉所有的舊東西,重新開始。」

SAGE 具有多重面向。其中一項目標是將溫哥華博物館的原住民知識歸還和參與活動與現有資產做相互連結。

Sharon Fortney Vescera article
The museum’s curator of Indigenous collections and engagement, Sharon Fortney, sought input from knowledge holders for That Which Sustains Us. Photo by Charlie Smith.

【溫哥華博物館的原住民典藏暨參與策展人 Sharon Fortney 為展覽項目《那些永續我們的人事物 (That Which Sustains Us)》尋求當地知識人士的意見。攝影:Charlie Smith。】

溫哥華博物館為展覽開拓新領域

溫哥華博物館要做的不是只是舉辦一次性的展覽,讓人們來參觀、學習,然後離開,而是邀請當地社區一同參與和討論當前的重要議題。

Vescera 堅稱:「我們有責任一同承擔並處理社會公正、平等、與原住民和解及氣候變遷的相關議題。」

博物館已經將這項方針納入展覽中,例如《 回收+修復:紅木計畫 (Reclaim + Repair: The Mahogany Project)》、《那些永續我們的人事物 (That Which Sustains Us)》和即將開展的《 避難加拿大 (Refuge Canada)》,該展覽是由加拿大移民歷史博物館 (Canadian Museum of Immigration at Pier 21) 所策劃。

《 回收+修復》展覽是由溫哥華博物館與31位新銳和資深設計師共同合作,創造出22件以回收紅木製成的藝術品。這些作品包含提供販售的紅木衝浪板和紅木吉他。其中一部分收益將用於支持由中美洲原住民領導的重新造林計畫。

《那些永續我們的人事物》著重於不同世代的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如何與溫哥華大都會地區的森林互動。博物館的原住民典藏暨參與策展人 Sharon Fortney 諮詢了當地三個原住民部落,18位知識傳承者的意見。

「他們對她說,『不,我們不想看年表。我們看的角度有所不同,』」Vescera 繼續說道:「時間不是重點,重點是元素—水、土地、資源—以及如何使用和管理這些元素。」

Vescera sustainability
That Which Sustains Us focuses on Indigenous and non-Indigenous approaches to the land. Photo by MOV.

【《那些永續我們的人事物》著重於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對土地的不同看法和使用方式。攝影:溫哥華博物館。】

來自義大利的啟示

與此同時,將於10月12日開展的《避難加拿大》展示了二戰後加拿大經歷的不同時期的難民潮。據 Vescera 所言,這與另一項展覽《貧民窟:我們如何一起活下去?(GHETTO: How Can We Live Together?)》互相呼應,是一種「理論性的土地重劃計畫,旨在為難民提供住房方案」。

《貧民窟》展覽是由安立奎法人建築事務所 (Henriquez Partners Architects) 與聯合國難民署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和歐洲文化中心 (European Cultural Centre) 共同策展,提議這種住宅方案可以透過出售分時度假公寓給美國遊客而籌資。西門菲沙大學公共廣場 (SFU Public Square) 也為這項展覽贊助了院區開放參觀日。

Vescera 本人有義大利血統。顯而易見,這樣的身份背景影響了他對博物館的看法。他語帶幽默地說,這樣的身份也讓他離不開花園。

他也指出,在義大利,設計被視為藝術。然而,在加拿大,他觀察到設計往往與零售或商業用途有關。

「設計不像一幅畫或雕塑那樣被視為是一種藝術形式,」Vescera 繼續說道: 「我對此有不同的看法。設計為我們的生活提供了許多不同的層面。」

這也是為什麼溫哥華博物館舉辦了一項展覽,向已故溫哥華設計師及藝術家黃峻豪 (Tobias Wong) 致敬。該展覽包括黃峻豪的70多件設計作品,他在紐約市成為設計新星並於2010年過世。

Mauro Vescera
Mauro Vescera enjoys speaking about the Museum of Vancouver. Photo by Akie Lin.

【Mauro Vescera 喜歡與人們談論溫哥華博物館內的各項展覽。攝影:Akie Lin。】

原住民訪客受邀進入保險庫

Vescera 還有另一項創人之舉,他邀請了卑斯省北部的海達族 (Haida Nation) 藝術家進入博物館的保險庫觀看「他們的所有物」。

「我們稱這些為他們的所有物,」Vescera 繼續說道: 「我們不認為這些歷史文物是我們的資產。它們並不屬於我們。」

他立刻補充,這些受邀前來的原住民訪客並沒有「清空保險櫃」,也沒有把任何東西帶回他們的保留區。

「他們非常尊重,」 Vescera 強調:「他們真正想要的是對這些重要文物進行深入的對話或討論。」

據 Vescera 所說,他們想知道這些歷史文物在哪裡,並希望能親眼看看它們。

【Cease Wyss (T’uy’t’tanat)及其女兒 Senaqwila 討論「團結原生植物花園 (Unity Indigenous Plant Garden)」。】

藝術語言和原住民花園

他還承認,博物館部門的相關工作人員容易被指控使用專業術語—屬於他們的特定語言—這麼做可能會減損大眾對博物館的信任。

「使用藝術語言是有罪的,不是嗎?」他繼續說: 「這樣反而會疏遠對方—而藝術不應該是這樣的。藝術應該要引人入勝,充滿包容性的,讓人想要進行對話。」

這也是他目前要致力解決的另一項議題。

此外,Vescera 認為讓不同世代參與這一過程非常的重要。舉例來說,溫哥華博物館招募了附近 Henry Hudson 小學的學童,在透過窗戶可看到的綠地上打造了一個花園。他們幫忙拔掉了一些竹子和長春花。

「絕對不要買素食披薩給他們吃,因為他們不太喜歡,」Vescera 幽默地說。

針葉林基金會 (Sitka Foundation) 、北方基金會 (North Foundation) 與TD銀行為這項計畫提供了資金贊助。溫哥華公園管理局設計了標誌。而當地的原住民部落提供了建議,後來發展成了「團結原生植物花園 (Unity Indigenous Plant Garden)」。

「我們聘請了 Cease Wyss (T’uy’t’tanat),她是一名園藝師,」Vescera 回憶道:「她的工作團隊帶著她的女兒(Senaqwila)一同來到了這裡。」

現在,這座花園中的植物都與當地的原住民文化有關,並以不同的原住民語言命名。孩子們可以參觀這座花園並學習到這些植物的藥用知識。

【Mauro Vescera 與台灣參訪團討論溫哥華博物館內的不同展覽。】

當代元素增添視角

多年來,大溫哥華地區的許多節日、博物館和美術館傾向於展覽加拿大各地原住民的作品和文化。荷蘭移民 Irwin Oostindie 譴責這種做法為「泛土著主義」,這樣做反而忽視了展覽所在地海岸薩利許族 (Coast Salish) 藝術家的作品。

相反地,溫哥華博物館熱切接納當地原住民的作品。可以從近年來的展覽《那些永續我們的人事物》和 《c̓əsnaʔəm: The City Before the City (這座城市之前的城市)》中看到。透過這樣的作法,已有129年歷史的溫哥華博物館絕對不是泛土著主義的實踐者。

此外,據 Vescera 所言,溫哥華博物館是該市首座藝術機構,聘請當地原住民代表如 Musqueam 族、Squamish 族 和 Tsleil-Waututh 族擔任其董事會的成員。

Vescera 更進一步地說,溫哥華博物館不僅僅專注於過去,更著重於添加當代的元素。透過新的藝術作品、融入新的觀點,才能夠面對更多未來的挑戰。

Vescera 說:「這是我們現在的經營方針—多互動,少被動」。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