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溫東文化中心喜劇以天堂、帕西傳統、印度冰淇淋和禿鷲訴說人類追求永生的故事

Jacob Rajan Photo by Ankita Singh
Jacob Rajan plays seven characters in In Paradise or the Impermanence of Ice Cream. Photo by Ankita Singh.

[Jacob Rajan在In Paradise or the Impermanence of Ice Cream中一人分飾七角。圖片來源:Ankita Singh。]

紐西蘭奧克蘭舞台劇藝術家Jacob Rajan在有份編寫和參演,並即將在溫東文化中心(the Cultch)上演的舞台劇作出了嶄新嘗試。在In Paradise or the Impermanence of Ice Cream中,他與合著者和導演Justin Lewis將會探討由Jacob飾演的七個角色如何追求永生。

Jacob透過Zoom視訊會議向Pancouver稱:「這是一部有趣荒誕的喜劇,可以引得觀眾捧腹大笑。當然,劇中還有一隻宏偉的禿鷲布偶。」

然而,舞台劇還希望帶出更嚴肅的訊息。Jacob與Justin創作此劇的靈感,來自美國文化人類學家Ernest Becker在1974年獲得普立茲獎的著作The Denial of Death》。

根據此書,人類所做的一切,不論是好是壞,皆由人類是唯一知道自己將會死亡的物種這事實所驅使。這讓人類受不了,更因而感到徹底懼怕。

這名演員兼劇作家隨即列出數個人類追求永生的方法,例如是傳宗接代,讓家族血統得以延續下去,又或者累積財富,以盡量延後死亡的時間。另外,某些宗教宣揚永恆天堂的概念,亦可令人對永生產生憧憬。

Jacob解釋,人類對避免死亡有著各種迷思。

Vulture by Ankita Singh
Vultures thrived in Mumbai for centuries until the 1990s. Photo by Ankita Singh.

[在1990年代中以前,禿鷲在孟買一帶很常見。圖片來源:Ankita Singh。]

禿鷲啟發的舞台劇

Jacob和Justin逾25年前創立了Indian Ink 劇團,透過南亞角色講述普世故事。劇團多年來屢獲殊榮,並曾於多個國家演出,總共為超過50萬名觀眾演出。

In Paradise or the Impermanence of Ice Cream的主角是一名雄心壯志,於30年前移居至孟買的南印度茶販(chaiwala)。他遇到一名帕西(Parsi)女子,並從她身上得知她的族群會將逝者放置於寂靜之塔(Tower of Silence),任由禿鷲將屍體吃掉。

在1990年代期間,帕西人注意到屍體沒有被吃掉,而他們亦迅速意識到是因為禿鷲消失了。

Jacob和Justin到訪孟買期間聽到這個故事,於是向帕西人進一步了解此習俗和他們的文化,之後再一起編寫劇本。

Jacob指出,印度是全球最大的奶類生產商,數千年來與禿形成共生關係。鑑於素食主義在印度非常流行,加上牛被印度教徒視為聖獸,因此當地牛隻多數不會被人類食用。當牛隻死掉後,長喙兀鷲就會從天而降,將腐肉吃掉。

然而,後來出現於牛隻屍體內的農業用抗生素令禿鷲集體中毒和死亡。

Jacob透露,這可算是史上發生的最快的大規模滅種,因為牠們的數量在十年內下降了99.9%。

Tower of Silence
Frederick Courtland Penfield drew this Tower of Silence on Malabar Hill in Mumbai.

[這幅孟買馬拉巴爾山(Malabar Hill)寂靜之塔素描由Frederick Courtland Penfield繪畫。]

對面具的熱愛促成了劇團的誕生

帕西人是波斯袄教徒(Zoroastrians)的後裔,在七、八世紀期間因逃避回教徒迫害而遷移到南亞。全世界最著名的帕西人莫過於在桑給巴爾(Zanzibar)長大,並且是皇后樂團主唱的弗雷迪·默丘里(Freddie Mercury)。

而在孟買,這個社群的商業成就非凡,當中以僱用了70,000名員工的工業家拉坦·塔塔(Ratan Tata)為佼佼者。

袄教創辦人瑣羅亞斯德(Zarathustra)強調「善思、善言、善行」的重要性。Jacob表示,甚至印度政府都很欣賞樂善好施的帕西人為社區帶來的貢獻。

並不是帕西人的Jacob出生於馬來西亞,在四歲的時候與父母移民到紐西蘭。作為印度西南部喀拉拉邦的移民後代,他對印度具有深厚的認知。此外,為了進一步認識這地方,他先後到訪過印度大約十次,其中最長一次更逗留了六個月。

Jacob的家族起源於高知和阿南達普拉姆(Kochi and Anandapuram)附近的小鎮,但他的親戚現已遍佈世界每個角落。

他打趣地說,當自己抵達溫哥華後,必定會有大量親友夾道歡迎他。

喀拉拉邦的識字率接近100%,更擁有印度全國最佳的醫院。Jacob擁有微生物學學位,在發展舞台劇事業前一直希望成為醫生。

他透露,自己是紐西蘭國立戲劇學院的首位印度裔畢業生。

Jacob的家族飽讀詩書,部份獲哈佛大學和其他頂尖學府取錄,而他的母親亦持有心理學學位,反映了喀拉拉邦旺盛的讀書風氣。

他的家族更有一個格言:當你教導一名男性,就等於向一人傳授知識;當你教導一名女性,就等於向一個家庭傳授知識。

A vulture puppet provides a foil for Jacob Rajan’s central character. Photo by Ankita Singh.

[Jacob Rajan劇中主角以禿鷲布偶為道具。圖片來源:Ankita Singh。]

以取悅所有觀眾為目標

Indian Ink亦帶有濃厚的紐西蘭色彩。用來形容該國的詞彙「8號鐵絲」(Number 8 Wire)反映了國民的創新、應變和適應能力。

Jacob稱,紐西蘭人經常把其他國家的構思「據為己有」,因為他們不受數百年來的傳統限制,而他的劇團也是如此。

他承認,Indian Ink劇團的文化元素為舞台劇增添異國情懷。以In Paradise or the Impermanence of Ice Cream》為例,觀眾可以體驗到真實的孟買街道車聲、禿鷲布偶和馬拉雅拉姆語(Malayalam)對白。另外,此劇主角亦會在台上戴上奇怪的牙套。

事實上,對面具的熱愛促成了Indian Ink劇團的誔生。Jacob說,這是源自歐洲而不是印度的傳統。他亦強調面具與布偶戲密切相關,因為兩者都依靠觀眾的想像力。

多年來,劇團舞台劇以全球都感興趣的議題為題材,例如是尋找快樂或真愛,或者面對自己的死亡等。

這些都是讓人困擾多時的問題,並不是個別文化獨有,而是所有人都會面對的事情。

最後,這名演員兼劇作家表示:「發掘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固然有趣,但最終我們都會發現,原來大家是那麽相似。我們的舞台劇大部份都希望帶出這樣的訊息。」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