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焕然一新,属于加拿大的农历新年

Lunar New Year
Illustration by Jessica Sung.

[插画由Jessica Sung提供。]

作者:Charlie Wu和Charlie Smith

「生来自由」,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概念,但随着独裁主义的日益增长,其在世界许多地方都受到围剿。

我们身处加拿大属实幸运的人们,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不用担心被逮捕。 在我们多元化的社会中,我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创建了友谊。

富有声望的多伦多记者 Haroon Siddiqui 在他的回忆录《My Name Is Not Harry》(我的名字不是哈利)中将加拿大描述为唯一一个「肤色不是断层线」的西方国家。 Siddiqui不必将自己的名字英语化,也不必在他所选择的领域妥协他反对的意见取得成功。

在加拿大,我们透过跨文化链接向他人学习。过程中,我们创造了新的传统,为世界树立榜样。

然而,出于某种原因,加拿大在农历新年方面仍然陷入过去的困境。 在2月10日,农历新年本该是重生和复兴的时刻,其乐观地展望未来并愿意不断发展以迎接新的挑战。

然而在我们国家,农历新年往往被简化为每年都会推出同样的溴化物:亚洲社区领袖在谈话节目中讨论龙年(或任何其他生肖年份)的意义,办公室同事闲聊他们的「亚洲星座」,政客穿着青蛙纽扣唐装参加游行。 一切结束后,这些唐装会被放进衣柜里,直到下一年二月再拿出来。

其中的想像力在哪里? 真心又在哪里?

以新方式看待农历新年

我们「生来自由」。 因此,我们应该利用我们的自由,创造一个适合 21 世纪的加拿大农历新年。 让我们拥抱我们跨文化的联系。毕竟,这是我们国家的一部分,同时仍然尊重亚洲祖先的传统。

在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我们也是加拿大人协会),我们希望激励不同的社区团结起来,发展有参与性及包容性的农历新年传统。 每年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创建桥梁以促进相互理解,而不是单纯地庆祝别人的历史。

如果我们发挥想像力,社区参与可以以多种形式呈现。 如果我们「生来自由」,就让我们透过原创诗歌,歌曲,摄影和舞蹈来展示其概念。 让我们从社会,教育甚至精神的角度来接受复兴的概念。

如果我们怀着好奇心去做,我们就可以将农历新年变成一个真正的跨文化庆祝活动,在真正理解的基础上创建更深的联系与新的友谊。

加拿大是个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所纺织而成的五颜六色的挂毯。 包容心可塑造韧性并帮助我们变得更胸怀开阔。 农历新年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了一个摆脱文化孤岛并走到一起的机会。 透过我们的行动,我们可以展示「生来自由」在现代世界的真正意义。

Charlie Wu是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的总经理。 Charlie Smith是协会在线媒体 Pancouver 的编辑。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freedom of expression

台湾国家人权委员会最新出版专书探照数十年来的言论自由长征

大多数加拿大人可能从未听过郑南榕这个名字,但这位于1989年去世的民主活动家在他的故乡台湾却是家喻户晓。这是因为在争取言论自由、民主和独立的过程中,他做出了一些令人难忘的事。根据《从0到100%:台湾言论自由之战 (From 0 to 100%: The Fight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Taiwan) 》,郑南榕在1980年代,每当国民党政府停刊《自由时代 (Freedom Era) 》周刊时,他会以不同的名称再出版这份周刊。

Read More »
Vancouver antipoverty activist Sid Chow Tan

前国会议员戴慧思向社区媒体活动家周明辉致意

12月22日,温哥华活动家周明辉( Sid Chow Tan)的亲朋好友在Russian Hall出席他的生命庆典。一直是排华及人头税平反运动领袖的周明辉,时常把「我的艺术是行动主义」挂在嘴边。这可见于他拍摄的多部纪录片和访问,而这些作品更已在有线电视频道播放数十载。

Read More »
Richard Hunt by Emily Hunt Kwakwaka’wakw

雕刻大师Richard Hunt深思Thunderbird Park历史、与冰球球星的友谊,以及为新年艺术节创作灯笼背后的意义

夸夸嘉夸族(Kwakwaka’wakw) 艺术家 Richard Hunt的成就煇煌。曾获颁授加拿大勋章和卑诗勋章的他,在青少年时期成为皇家卑诗博物馆(Royal B.C. Museum)的雕刻学徒,而他的导师正是同样为非凡艺术家的父亲Henry。Richard年纪轻轻就成为博物馆旁雷鸟公园(Thunderbird Park)的首席雕刻家。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