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編舞家林恩如將在固蘭湖島領導免費新龍舞工作坊,作為溫哥華農曆新年活動的一環節

Dragon Dance Lin
Taiwanese choreographer Enru Lin (second from left) will unveil a participatory new Lunar New Year dance.

[台灣編舞家林恩如(從左到右第二個)將揭曉一個新的參與性新年舞蹈。]

台灣編舞家林恩如認為,舞蹈是一種普遍的藝術形式。

“這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林恩如在固蘭湖島用國語告訴Pancouver,“每個人都會跳舞。 你可以跳舞。 這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是某種遙遠的令人生畏的技能。”

這是林恩如將領導的六個免費新龍舞工作坊中的核心主題,作為溫哥華農曆新年活動的一環節,以迎接龍年。 活動歡迎大家來這些工作坊跳舞,無論年齡,性別或背景。

“我的想法是,這種舞蹈從一個人開始,” 台北 Bourrée Studio 創始人林恩如說,“我的目標是從一個人開,你可以連結到第二個人,那將變成一個集體舞蹈。 你將用你身上的衣服或配飾為輔助。 將它們視為道具。 這將是個非常日常,非常熟悉且舒適的做法。”

新舞龍工作坊將於2 月 10 日週六和2 月 11 日週日上午 11 點在固蘭湖島的 Ocean Artworks 舉行。 然後,林恩如將在接下來的2月17日週六, 2月18日週日, 2月19日週一以及最後的2月24日週六在同一地點領導更多工作坊。

Lin

[林恩如創立了Bourrée Studio,並曾與多名舞者在台灣共舞。] 

林恩如打破傳統

大多數溫哥華人都熟悉傳統農曆新年的舞獅表演。 這些表演者在遊行中很常見,他們穿著獅子服飾模仿獅子的動作。

另一方面,林恩如的舞龍則遠沒有那麼限制。 人們可以用自己喜歡的方式移動,呼應溫哥華農曆節的主題「生而自由」。

“透過這個舞,我想說的是,如果只有一個人,那你真正的自由了,” 林恩如說,“你只是一個人在跳舞。 但是一旦你在這個舞蹈中與其他人聯繫起來,你的動作就會因為對方而受到一些限制。 真正的自由來自於與他人合作。”

她對自由的定義不包含無意中傷害他人或損害環境。

“那不是真正的自由,” 她堅稱,“你必須洞悉周圍的情況並照顧他人。 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林恩如對舞蹈的熱情促使她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獲得舞蹈系碩士學位。 透過獎學金,她也作為交換生在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學習。  

她繼續為多家舞蹈團表演。 他們包括Legend Lin Dance Theatre, Trend Education Foundation, Jade Dance Theatre, Seed Dance Company和Lan Yang Dance Troupe。 除了經營自己的工作室外,她還與 Ku & Dancers 合作。

Enru Lin

[在2019 年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巫思萱與林恩如結婚。照片由Charlie Smith提供。]

伴侶兩人倡導平等權利

林恩如極度重視自由的概念。 她和妻子巫思萱在溫哥華。 她們於 2019 年結婚,同年台灣成為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亞洲國家。

此前,台灣憲法法院做出裁決,宣布禁止同性婚姻違憲。 據政府數據顯示,該法生效第一年,台灣就有3500對同性婚姻。

巫告訴Pancouver,她們的兩個朋友是第一對合法結婚的同性伴侶。 台灣 LGBTQ 群體多年來一直在爭取此權利,但一路上遇到了許多障礙。

“但後來,當蔡英文成為總統時,我們通過了這項法律,” 巫說道。

這對伴侶表示,因此,LGBTQ 群體中的許多人都是「英文粉」。 巫和林恩如對她的副總統賴清德(William Lai)贏得最近的總統選舉感到興奮。 他將於五月宣誓就任總統。

然而,巫和林恩如對他的民進黨未能在立法院獲得多數議席感到失望。

“我們真的很喜歡在台灣的生活,我們不想改變這種生活,” 巫宣稱,“它非常多樣化, 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生而自由。”

The Courage by Tong Zhou

[在2019 年,溫哥華 TAIWANfest 展出了周童的《勇氣》,這首歌歌頌台灣 LGBTQ 運動的英雄們。 照片由Charlie Smith提供。 ]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Lunar New Year

煥然一新,屬於加拿大的農曆新年

「生來自由」,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概念,但隨著獨裁主義的日益增長,其在世界許多地方都受到圍剿。我們身處加拿大屬實幸運的人們,我們可以暢所欲言,不用擔心被逮捕。 在我們多元化的社會中,我們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建立了友誼。

Read More »
Dancers of Damelahamid 2 by Chris Randle

Dancers of Damelahamid舞蹈團執行長兼藝術總監Margaret Grenier以復興原住民文化實現父母夢想

曾經是吉新族(Gitxsan)酋長的Ken Harris與克里族(Cree)妻子Margaret將他們的舞蹈團命名為Dancers of Damelahamid背後大有原因。在1960年代的時候,倆人希望團體的名字能夠反映吉新族的文化傳統。在1951年之前,加拿大政府一直推行《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禁止原住民舉辦散財宴(potlach),因此他們下定決心,誓要復興西北海岸的原住民文化。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