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编舞家林恩如将在固兰湖岛领导免费新龙舞工作坊,作为温哥华农历新年活动的一环节

Dragon Dance Lin
Taiwanese choreographer Enru Lin (second from left) will unveil a participatory new Lunar New Year dance.

[台湾编舞家林恩如(从左到右第二个)将揭晓一个新的参与性新年舞蹈。]

台湾编舞家林恩如认为,舞蹈是一种普遍的艺术形式。

“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林恩如在固兰湖岛用国语告诉Pancouver,“每个人都会跳舞。 你可以跳舞。 这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是某种遥远的令人生畏的技能。”

这是林恩如将领导的六个免费新龙舞工作坊中的内核主题,作为温哥华农历新年活动的一环节,以迎接龙年。 活动欢迎大家来这些工作坊跳舞,无论年龄,性别或背景。

“我的想法是,这种舞蹈从一个人开始,” 台北 Bourrée Studio 创始人林恩如说,“我的目标是从一个人开,你可以链接到第二个人,那将变成一个集体舞蹈。 你将用你身上的衣服或配饰为辅助。 将它们视为道具。 这将是个非常日常,非常熟悉且舒适的做法。”

新舞龙工作坊将于2 月 10 日周六和2 月 11 日周日上午 11 点在固兰湖岛的 Ocean Artworks 举行。 然后,林恩如将在接下来的2月17日周六, 2月18日周日, 2月19日周一以及最后的2月24日周六在同一地点领导更多任务作坊。

Lin

[林恩如创立了Bourrée Studio,并曾与多名舞者在台湾共舞。] 

林恩如打破传统

大多数温哥华人都熟悉传统农历新年的舞狮表演。 这些表演者在游行中很常见,他们穿着狮子服饰模仿狮子的动作。

另一方面,林恩如的舞龙则远没有那么限制。 人们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移动,呼应温哥华农历节的主题「生而自由」。

“透过这个舞,我想说的是,如果只有一个人,那你真正的自由了,” 林恩如说,“你只是一个人在跳舞。 但是一旦你在这个舞蹈中与其他人联系起来,你的动作就会因为对方而受到一些限制。 真正的自由来自于与他人合作。”

她对自由的定义不包含无意中伤害他人或损害环境。

“那不是真正的自由,” 她坚称,“你必须洞悉周围的情况并照顾他人。 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林恩如对舞蹈的热情促使她在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获得舞蹈系硕士学位。 透过奖学金,她也作为交换生在伊利诺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学习。

她继续为多家舞蹈团表演。 他们包括Legend Lin Dance Theatre, Trend Education Foundation, Jade Dance Theatre, Seed Dance Company和Lan Yang Dance Troupe。 除了经营自己的工作室外,她还与 Ku & Dancers 合作。

Enru Lin

[在2019 年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后,巫思萱与林恩如结婚。照片由Charlie Smith提供。]

伴侣两人倡导平等权利

林恩如极度重视自由的概念。 她和妻子巫思萱在温哥华。 她们于 2019 年结婚,同年台湾成为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亚洲国家。

此前,台湾宪法法院做出裁决,宣布禁止同性婚姻违宪。 据政府数据显示,该法生效第一年,台湾就有3500对同性婚姻。

巫告诉Pancouver,她们的两个朋友是第一对合法结婚的同性伴侣。 台湾 LGBTQ 群体多年来一直在争取此权利,但一路上遇到了许多障碍。

“但后来,当蔡英文成为总统时,我们通过了这项法律,” 巫说道。

这对伴侣表示,因此,LGBTQ 群体中的许多人都是「英文粉」。 巫和林恩如对她的副总统赖清德(William Lai)赢得最近的总统选举感到兴奋。 他将于五月宣誓就任总统。

然而,巫和林恩如对他的民进党未能在立法院获得多数议席感到失望。

“我们真的很喜欢在台湾的生活,我们不想改变这种生活,” 巫宣称,“它非常多样化, 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生而自由。”

The Courage by Tong Zhou

[在2019 年,温哥华 TAIWANfest 展出了周童的《勇气》,这首歌歌颂台湾 LGBTQ 运动的英雄们。 照片由Charlie Smith提供。 ]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A still from the film Riceboy Sleeps: a Korean-Canadian mother and her young son read a book together on the couch of their home.

妈,我想要吃跟别的孩⼦⼀样的午餐 — 《Riceboy Sleeps》观后感

「妈,我想要吃跟别的孩⼦⼀样的午餐。」 就这么⼀个看似简单的要求,尽管得到了⺟亲的⾸肯,但从银幕上这位⺟亲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内 ⼼有多难过。我亦随即回想起在⾃⼰八岁的时候,曾经向⺟亲作出同样的要求。我不禁好奇,⺟ 亲她当时是否与获奖家庭剧情片《Riceboy Sleeps》的主⾓So-young⼀样的表情。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