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鑑於他父親的經歷,主播Jason Pires 將Global News BC聘用的這檔事描述為“完整的循環”

Ben Pires and Jason Pires
Ben Pires and his son Jason, who's the morning co-anchor on Global News BC, share a love for journalism.

[ Ben Pires 和他的兒子Jason 是Global News BC早間節目的聯合主播,他們都熱愛新聞事業。]

當Jason Pires作為一名早間新聞的合作主播加入Global News BC時,這標誌著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廣播歷史的一個歷史性里程碑。Pires擁有勝任這份工作的所有資格。 這位維多利亞大學和BCIT廣播新聞專業的畢業生在該行業工作了20多年,主要在CTV工作。 此外,他還多次獲得Radio Television Digital News Association獎。

但Pires在 Global 的任命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為 50 多年前,他作為記者的父親 Ben 被否定了在同一間新闻室工作的機會。

這與Ben的膚色有關。 Ben生於印度,據他所言,他被告知 卑詩省還沒準備好在電視上看到有色人種的臉。

Jason Pires 將他被 BC Global News聘用的這檔事描述為 “一個完整的循環”。

“我父親多次分享這個故事,” Jason透過 Zoom 告訴Pancouver。 “所以,沒錯,這一直在我的腦海裡徘徊。”

Jason的早晨新聞合作主播Sonia Sunger 是位南亞裔。 巧合的是,他們都在維多利亞長大。

“我們前幾天才意識到,我們兩個是顯眼的少數群體人士,主持著主要市場的早間節目,” Jason說道。

Jason補充道, “如今,這甚至​​不應該被當一回事。” 事實上,Global News BC 的員工隊伍非常多元化,其中包括一位是南亞裔的新聞總監兼電台經理 Bhupinder S. Hundal。

另外,Jason向年輕求職者訴說,公司是根據才能來聘用員工,而不是他們的膚色。

“到頭來,如果你對自己的工作很擅長的話,他們會僱用你的,” Jason宣稱。

Ben and Jason Pires
When this photo was taken, Ben had no idea that his middle child, Jason, would become a prominent broadcaster.

[拍攝這張照片時,Ben並不知道他家老二Jason會成為一名著名的主播。]

Ben Pires 曾報導過斐迪南·馬可仕競選活動

住在維多利亞的 Ben 在同一個 Zoom 通話中告訴 Pancouver,60 年代時,當他還在在菲律賓大學攻讀大眾傳播碩士學位,他被菲律賓最大的電視台 ABS-CBN 聘用。

“我被安排到外交部,” Ben說道。 “1968 年我報導了馬可仕總統的競選活動。”

他在大學遇到了他未來的妻子Laila。 他們於 1969 年 4 月結婚,也就是她畢業一週後。 他們決定不留在她的出生地菲律賓。 Ben生於孟買,但他們也不想搬到印度。

Ben 和 Laila 選擇移民加拿大,是因為 1967 年新的移民法在評估申請人時採用了通用積分制度。 他們被錄取的其部分原因是他們的教育程度和英語能力。

“馬可仕些許是個因素,” Ben承認,“因為如果我留在菲律賓,我可能會入獄。”

他們於 1969 年 10 月 4 日抵達溫哥華。

“當我第一次來這裡時,我申請了溫哥華電視台的工作,“ Ben回憶道。 “BCTV(現已成為 Global)的新聞總監對我的簡歷抱持著很大的興趣。”

當時的總監Cameron Bell邀請他去面試。

“但我猜他沒有意識到,雖然我的名字是Pires,一個葡萄牙姓氏,但是我不是歐洲人,” Ben談道。

Ben and Jason Pires
Jason Pires still looks up to his dad decades after this photo was taken.

[該照片拍攝幾十年後,Jason Pires仍然仰望他的父親。]

榮獲多項新聞獎的父親

Ben的祖籍為印度果阿邦,該邦曾經是一個葡萄牙殖民地。 許多居民仍然保留葡萄牙姓氏。

據Ben說,Bell告訴他,卑詩省的觀眾 還沒準備好在電視上看到有色人種的臉。

“我提了些建議: ‘我不用上電視。 我可以在辦公桌上工作,’ Ben說道。 “他說: ‘不行,有時你必須上電視。’

“我能理解他的立場,“ Ben繼續說道,”因為當時加拿大的亞裔很少。 所以有很多偏執。“

他毫無怨恨地分享了這個故事,並表示他不會因為的決定Bell而責怪他。

“我的意思是,我喜歡他,“ Ben表示。 “從他提出的方式來看,我能理解當時的情況。”

在這次挫折之後,Ben申請了報社的工作。 幸運的是,Alberni Valley Times的出版商Fred Duncan聘請了他。 Ben說,當報社聘請了一位名叫Rollie Rose的優秀編輯(日後的Ladysmith市市長)時,報社狀況有了很大的改善。

“他在編輯方面給了我很大的餘地,“ Ben說。 ”我還在Alberni Valley Times的時候,我獲得了兩項MacMillan Bloedel新聞獎。“

由於此認可,Canadian Press邀請Ben擔任其在 卑詩省立法機關的通訊員。 他是擔任這一職務的第一個非歐裔的加拿大人。 這恰逢又是 W.A.C. Bennett擔任卑詩省省長的最後一年

“當時眾議院中唯一一個非歐裔的議員是Frank Calder,“ Ben指出。”他是來自Atlin的原住民議員。 所以,整棟樓裡沒有其他人的膚色是棕色。“

Dave Barrett伸出了援助之手

在1972年的選舉中,兩名非裔新民主黨候選人Rosemary Brown和Emery Barnes在溫哥華選區勝選。

在新聞界裡工作了一年後,Province報社邀請Ben擔任其立法機關通訊員。 他接受了這個職位,但他說他的任職在溫哥華的分社引起了不滿。 有人想知道憑什麼Ben沒通過任何打拼就獲得了這個理想職位。

“那裡的編輯之後決定我應該來溫哥華並坐在新聞辦公桌前體驗體驗,” Ben陳述道。“所以,我在辦公桌前坐了大約六個月。 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話。”

然而,本因時任省長Dave Barrett的介入而獲得幫助。

“他來找我並說:你為什麼要受這些窩囊氣? 只要加入政府就好了,” Ben回憶道。

結果,Ben成為公務員並永久定居在維多利亞。 不久之後,在高級職員Michael Audain的幫助下,他被任命為新成立的住房部的通訊主任。而Michael後來成為了 卑斯省的一名大開發商和藝術收藏家。

“他是一個很棒的人,“ Ben說道。 “是他面試了我並給了我這份工作。”

但新民主黨在 1975 年選舉中落敗後,Ben發現自己在Bill Bennett 領導的社會信用黨政府中沒有立足之地。

“他們以為我是個新民主黨黨員,” Ben說。“他們讓我在我的職位上待了大約六個月。 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坐在辦公桌前,直到Grace McCarthy來救我,把我帶到旅遊部。 她是一位值得為之工作的偉大部長。”

Ben Pires避免使用「種族主義」一詞

Ben 在卑斯政府待了 28 年,直到 2002 年退休。其中包括任職 1994 年維多利亞英聯邦運動會的通訊總監。

2020年 在Time-Colonist報上的的一篇評論文章中,Bn描述了他如何應對歧視。

“首先,我認為從人類出現在地球上以來,歧視就一直存在,” 他在文章中表示。 “它存在於每個國家。“

因此,他認為歧視無法被消除,但可以被減輕,減少,調整。

他還透露,他避免使用「種族主義」一詞,因為那只是個傳播人類應分為不同種族的人造物。 他不接受這點。

Ben 的父親曾擔任德里大學教師培訓學院的校長,因此 Ben 也在德里生活了 10 年。 當他的父親去菲律賓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心工作時,他也搬到了菲律賓。

“我向《國家地理》的基因地理計畫提交了我的DNA後,發現雖然我出生在印度孟買,但只有1.5% 的印度人口與我屬於同一DNA 組,而在格魯吉亞,這一比例為30%, 14%在撒丁島,義大利中北部有 8% 的人和土耳其有 7% 的人與我屬於同一 DNA 組。”  Ben 在文章中透露。

在與Pancouver的 Zoom 通話中,Ben提到,一名省議員曾在一次公開會議上稱他為“印裔加拿大人”。 他對這個詞有異議。

“我是加拿大人,” 他說。 “我不會稱某人為英裔加拿大人。”

[Jason Pires 在 Global News BC上的首次主播錄影。]

Jason領會文字的重要性

此時,Jason重新回到對話中,並將他的父親描述為可能是最體面的加拿大人。 Jason覺得這對他的成長過程中有所影響。

“他常常強調,當你與人交談時,文字是有力量的,” Jason談道。 “如果你不仔細選擇你的措辭,這真的會讓別人感到不安。”

比如,Ben告訴Jason,「包容」這詞不是個好的措辭,因為任何人都不該被簡單地「包容」, 人們應該被「包括」在內。 此外,Ben 也與 Jason 分享了利用他的媒體平台回饋社群的重要性。

“每個人都應被你認為他們應該對待你的方式來對待,”Jason強調。 “所以,我認為對我來說,這是我們行業中的最重要的一點,尤其是在做採訪時。”

Ben和Laila可以自豪地回顧他們孩子們的成就。 Jason的哥哥Karl是一名公司法律顧問。 同時,Jason的妹妹Serena是一名家庭醫生。

對Jason而言,他很慶幸能夠追隨父親的腳步成為一名記者。

“雖然爸爸他在新聞界處處碰壁,沒能實現他想做的一切,”Jason若有所思地說。 “儘管如此,為了把我們在維多利亞這個美好的城市養大,他做出了很多犧牲。 他在政府部門得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Shu-Ming Chung

學者鍾淑敏探索日治時期台灣移民在東南亞的隱藏歷史

就像許多歷史學家一樣,鍾淑敏博士充滿好奇心。她尤其關心的是台灣人民如何應對 1895 年至 1945 年間日本對這個東亞島嶼的殖民統治。「有一個問題在我的研究中反覆出現:『台灣人在日本殖民統治下採取了什麼樣的抵抗?』鍾博士在視訊中以中文告訴Pancouver。 「在日本的官方歷史敘述中,你實際上看不到台灣人的影子。」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