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陈苇蓁 (Katrina Chen): 从「看得见」的女鬼谈性别平权

Shu-Chun Yu
Folklore expert Shu-Chun Yu is an adjunct assistant professor at National Taichung University of Education.

陈苇蓁 (By Katrina Chen)

你有想过为何女鬼总比男鬼恐怖吗?

传统女鬼形象为何总是凄厉、充满怨念、且在生前有悲惨的故事?

这些女鬼跟性别平权议题又有什么联系呢?

游淑珺教授是台湾性别研究跟民俗信仰的专家,她长年研究民间传统、宗教跟传说中女性形象对现代性别平权的影响,她的研究让一直支持性别平等的我非常有兴趣。

我问:「教授您是否也是在传统家庭里长大?」

游教授立刻会心一笑的回答: 「我来自一个很传统的家庭,是标准的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

游教授分享她是成长在一个有四个女孩、一个男孩的家庭,连一家人吃饭的座位,哥哥都是占最重要的中心位置。甚至到了游教授博士毕业典礼,这么一个光荣跟重要的成就,她的父亲却还提念她要结婚才是完成他的社会责任。

为何传统女性一定要有婚姻才算尽责?

我相信很多台湾长大的女孩们都听过 「查某人,菜籽命」或是「以夫为贵」这样的俗语, 游教授说这些传统俗语可以流传到今天都是有一段很长的历史,早期的女性多数没有念书读过「三从四德」的道理,但透过文化传承,她们却都可以做得到。

「因为她们已经把这种外在的『应然』内化成自己的『必然』,变成一个自己要去做的行为准则。」

无伦是透过歌仔戏、戏剧或是传说,传统台湾女性的形象从出生到死亡都常都只能遵从命运安排随遇而安。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若没了丈夫,女人们就被期待像「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守贞一辈子。

游教授补充守贞节的传统女性还可以荣耀她的家人,甚至得到贞节牌坊让家族骄傲,在明朝时有家族可因此减少税收,或让家族男性可免去从军,这些都强调了早期女性守贞的重要性。

此外,传统女性还要有儿子才能更有地位,生不出儿子的女性可透过领养、或让丈夫跟其他的女人生,才能稳住地位。甚至在女性往生变成了鬼,有儿子的女鬼都有比较崇高的地位。

游教授说:「祖先是有后代祭祀的鬼。」

台湾传统女性过世后需有儿孙来祭拜才能列在家族牌位上,唯能有后代香火传承的女人,才能成为「祖先」。

那没结婚的女性、或年幼就夭折的女孩怎么办?

「那就会成为所谓的孤魂野鬼。」

游教授解释这就是为什么台湾会有「姑娘庙」来祭祀这些没结过婚,无法列入原生家庭祖先牌位的女鬼,更有「冥婚」的习俗为没丈夫的女性找夫家,避免她们成为孤魂野鬼。

那像台湾三大冤案的女厉鬼「林投姐」、「吕祖庙烧金」、「陈守娘」呢?

游教授就特别用被称为「台湾最强女鬼」陈守娘的真实故事举例,近一步探讨传统文化内的女性权益问题。

陈守娘年轻守寡,她坚持为丈夫守贞,不愿意被贪财的婆婆跟小姑逼迫失身或改嫁,没想到竟被刺穿下体后虐待身亡。守娘死后化成厉鬼复仇,含冤的她大闹台南府城,还有神鬼大战的传说,最终洗清冤屈成为第一个入台南孔庙节孝祠的厉鬼,至今仍有祭拜陈守娘的牌位。

陈守娘的故事深深反映了早期女性的悲哀跟不平等待遇,在生前遵循传统,却因社会对女性的不尊重被虐而亡,只能在死后成为厉鬼才终于有能力申冤、还回自己的清白。

这也是为什么游教授在台湾文化节馆讲座特别标题注明,她是从「看得见」的女鬼谈台湾女性。

「鬼是看不见的,可是守娘她是看得见的,她的牌位就在孔庙里面。」

游教授分享西方文化里也有许多「看得见」的文学和故事表达女性在传统性别不平等社会里所受的局限,例如维吉尼亚.吴尔芙 (Virginia Woolf) 写的「自己的房间 」。

从台湾女鬼故事里,我们看到早期女性很难在日常内突破传统的规范,只有在疯狂、或变成鬼等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才有能力挑战父权社会的影响,才能真正做自己。

我问游教授:「如果陈守娘当初没坚持为亡夫守贞、选择改嫁、或变成厉鬼讨清白,这是否就不是一个会被流传的故事了? 」

游教授同意,这些传统故事总把女性规范在一定的形象里,反应了性别不平等问题。

但游教授说: 「台湾的鬼也一直在改变」。

从守娘,到现在的「红衣小女孩」、「魔神仔」、「三岁椅仔姑」,这些不同的女鬼角色都代表了社会的转变,游教授指出许多传统一般由男性带领的宗教活动也开始渐渐因为少子化、或是越来越少人参与的因素开始让女性带领,女性渐渐能有更多选择,例如女性除了变成女鬼之外,还可以选择「超凡入圣」变成「仙姑」或「神」。

游教授说其实无论女性无论是有后代成为祖先、冥婚、进入姑娘庙或「超凡入圣」,这都强调了女性应有自己选择的重要性。

台湾在2016年有了第一个女总统,更在2019年成为亚洲第一通过「多元成家法案」让同性关系合法,这都代表着时代跟观念的进步跟改变。

「自觉很重要,我让她(女性)可以感受她受到不平等的对待,那她就有改变的机会。」

这就是教育的重要性,无论是透过文化、故事、戏剧、传说、艺术等媒介,人们跟社会都在不停的传承、也不停的改变。

游教授用传统女鬼故事让我们思考性别平权的重要性,虽然我们仍旧被许多的传统影响着,我们一生也会因各种因素不停的成长跟改变,但透过「自觉」,现代女性可以继续突破传统约束,能有更多的选择。

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但「做自己」应是基本人权。

希望女人们都可以不用再变成女鬼才可以做自己。

陈苇蓁 (Katrina Chen) 是本拿比 (Burnaby-Lougheed) 的新民主党议员,也是 BC 省前儿童厅厅长。(Katrina Chen is the NDP MLA for Burnaby-Lougheed and B.C.’s former minister of state for childcare.)

游淑珺教授的讲座「从『看得见』的女鬼谈台湾女性」将于多伦多台湾文化节 8 月 27 日下午 4 点 30 分举行,地点是湖滨中心;温哥华台湾文化节的场次则在 9 月 2 日下午2 点举行,地点是温哥华图书馆中央分馆。更多信息请上台湾文化节网站查询。

(TAIWANFEST Toronto will present Unveiling Women: Ghostly Tales from Taiwan by Shu Chun Yu at 4:30 p.m. on August 27 at the Lookout. In partnership with the Vancouver Public Library, Vancouver TAIWANfest will present Unveiling Women: Ghostly Tales from Taiwan by Shu Chun Yu. It will take place at 2 p.m. on September 2 in the Montalbano Family Theatre at the Vancouver Public Library central branch. More information is available on the festival website.)

在 Twitter @PancouverMedia 和 Instagram @PancouverMedia 上关注 Pancouver。 (Follow Pancouver on Twitter @PancouverMedia and on Instagram @PancouverMedia.)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Abang Adik

马来西亚热门电影《富都青年》探讨兄弟情

在马来西亚编剧兼导演的王礼霖的影片《富都青年》中,两兄弟显得截然相反。 台湾明星吴慷仁饰演的阿邦是两人中那个有责任感的人。 尽管聋哑,阿邦仍渴望工作,他在吉隆坡富都区的菜市场做切肉工,接受着低廉的工资。

Read More »
Cathy Xinman

诗人心漫以中英诗作表达对大自然及人性的热爱和对种族主义的强烈反对

心漫(Cathy Xinman)正在加拿大文学界开辟自己的道路:这名居于温哥华的诗人以中文及英文两种结构迥异的语言创作诗词。她其中一本诗集《Where You Love Yourself》全部以英文撰写,而《花吻太阳》则是一本中文作品集。身为Chinese Poetry Society of Canada负责人的她,最近向Pancouver分享了她对写作的热忱。当她在中国湖南省渡过童年时,就已对写作产生浓厚兴趣。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