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Jade Music Fest: 嘻哈音乐家、制作人和摄影师 Scope 为年轻亚裔加拿大说唱歌手开辟新道路

Scope
Scope didn't have a lot of Asian Canadian hip-hop role models when he was first attracted to rap music.

【当 Scope 初次被说唱音乐所吸引时,他并没有太多的亚裔加拿大嘻哈榜样。】

Scope,本名 Gerry Sung (宋佳龙),自我定位为「多元创意家」。这位温哥华艺术家一开始以说唱音乐为主,但后来涉足音乐录像带制作、科幻图像和嘻哈配乐。现在,他还导演自己的短片。

这些才华都展现在 Scope 极具想像力的未来主义音乐影片《Scopeman Blue Saga》中,该录像带得到了 Creative BC 的支持。他将赛博庞克美学与 trap music (陷阱音乐)结合,以赋予亚裔青年力量并推动种族正义。

在歌曲中,Scope宣称:「Simon 说他们现在跟随它 / 我关掉了媒体 / 我看到我的黄皮肤同胞在流血 / 我看到体制将我们排斥在外 / 他们试图困住我的人民,我们无法发声…」

【观看 Scope 的音乐影片《Scopeman Blue Saga》】

这些歌词反映了 Scope 一直在对抗的障碍。

「就像我的许多歌曲一样,我总会加入一些句子描述被低估、边缘化和消音的各种挑战,」Scope 告诉 Pancouver。

据他说,大量的电线「反映着科技和人工智能世界中人与机器之间的联系」。此外,这些电线还代表着信息如何被灌输于我们的头脑中,模糊了现实世界。

Scope 在青少年时期被嘻哈音乐吸引

尽管这部影片给人一种末世的感觉,但 Scope 在与 Pancouver 视频访谈时却保持着愉快的心情。在深入访谈中,他透露他在温哥华北岸长大,那里主要是白人社区,还有一个相当大的波斯社区。很少有像他这样的华裔血统。

「很肯定的,我只是外表像华人,」Scope说。「我所有朋友都不是亚洲人。所以,我肯定在不同的文化中长大。」

他打了很多篮球,自然而然地被嘻哈音乐所吸引。

「我能够与之产生共鸣,像成为『其他人』那样——一个不是主流文化成员的人,」Scope 回忆道。

嘻哈对他深具吸引力,因为他从小有口吃。由于语言障碍,Scope 有时很难用口语表达自己。据他说,他内化了自己的想法和情感,投入于嘻哈音乐中。

[Scope 主持的 Yellow Fire Battleground 2023 精彩片段。]

透过 Yellow Fire 指导年轻音乐家

Scope 已经拥有音乐和写作的天赋。他总是更喜欢英语胜过数学和科学,甚至在大学获得了英语学位。此外,他在青少年时期就具有一些音乐才华。这是因为他讲广东话的母亲在他童年时让他参加皇家音乐学院的古典钢琴课程。

「我一直学到了几乎ARCT(副学士文凭),但没有继续下去,」Scope说。「钢琴绝对教会了我如何表达情感,我想——就是了解如何感动人和感动自己。」

他十分期待他在10月18日晚上7点在 Hollywood Theatre(3123 West Broadway)的现场嘻哈演出,作为 Jade Music Fest 的开幕表演。第二天早上 9:30,他将与 Juno 奖最佳词曲创作人 Jacqueline Teh 一起参加温哥华小剧场(823 西摩街)的公开表演。他们将探讨如何鼓励和指导年轻的加拿大亚裔音乐艺术家。

Jade Music Fest 的所有活动都是免费的,该音乐节支持中文音乐,并于10月18日至20日在各个场地盛大举行。

近年来,Scope 花了大量时间透过 Yellow Fire Academy 指导年轻的亚裔艺术家。他创办了这个教育计画,以帮助青少年创作节奏和歌词。

Scope 说:「作为一位在嘻哈文化中成长的亚裔加拿大人,我看到了资源的匮乏。我希望能够支持更多像我这样的人,就像我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可以依靠的地方,也不认识任何人。在这条路上,我感到相当孤独。」

短片讲述了 Scope 的故事

Scope 年轻时,区浚逸 (Clarence “CNFMUS” Au) 是唯一一位取得重大成就的本地华裔嘻哈音乐家。看到他成功制作了真实、高质量的音乐给予 Scope 更多继续前进的信心。

区浚逸在亚洲工作了几年,与香港的大咖明星合作,然后在疫情爆发前不久回到温哥华。

「他是位先驱,」Scope说。「在亚裔加拿大嘻哈音乐领域中,我视他为指标性人物。」

2018年,Scope 的故事被导演 Brian Cheung 拍摄成一部短片。

「我会形容我的风格为抽象派——就像银翼杀手遇上 Nas——一部科幻未来电影般的黑色电影混合著90年代的垃圾嘻哈,」Scope 告诉 Cheung。

Scope 自称为「CBC」,即加拿大出生的华人。他主要使用英语演出,因为他觉得用这个语言可以更深入表达他歌词中的层次。偶尔,他尝试用广东话说唱,但感觉远不如英语真实。他戏称对他来说,这就像「诈骗症候群」。

「我父母对我说广东话,而我用英语回应他们,」他说。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Mable Elmore 2 by Charlie Smith

卑诗省省长委任新民主党省议员艾美宝督促省级菲律宾文化中心落成

艾美宝(Mable Elmore)在她位于菲莎街的选区办公室内道出一些数字,以证明加拿大的菲律宾社区正日渐壮大。身为卑诗省新任反种族歧视项目议会秘书的她指出,目前加拿大有接近100万名菲律宾裔居民,当中超过160,000人居住于卑诗省。尽管如此,这个渐具规模的社区在大温地区尚未有一座独立的省级文化中心。

Read More »
MADKID

文化输出专家Michiko Fujimura将于Jade Music Festival就全球第二大音乐市场分享见解

相信大部份北美居民从未听过MADKID这个名字。然而,在日本音乐产业文化振兴财团(JMCE)的支持下,这个日本男团的知名度或将会大大提升。东京国际音乐市场(TIMM)在最近一次活动上为这个极具默契的五人跳唱组合进行宣传。JMCE是TIMM的赞助商之一,而TIMM则是日本规模最大的企业对企业国际音乐节。

Read More »
Nguyễn Tường Danh

导演Khoa Lê以细腻作品《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打破有关越南LGBTQ社区的刻板印象

蒙特利尔电影制作人、舞台总监兼影片设计师Khoa Lê喜欢超越传统界线。这名酷儿艺术家的简历显示,他致力「创作将神圣与平凡之间,以及现实与想像之间界线模糊的作品」。他声称,自己的作品总保留着人性化元素。由他执导的长篇纪录片《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不但体现了他的创作宗旨,更打破了固有的刻板印象。这部引人入胜并且关于越南LGBTQ社区的敏感题材作品,将于5月6日(星期六)下午5:15在温哥华的DOXA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上映。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