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Lowhi 在为多语的北美音乐人提供生涯模版

Lowhi
Bilingual singer Lowhi urges Mandarin-speaking musicians to start writing songs in Chinese.

[双语歌手 Lowhi 敦促会说中文的音乐人开始用中文创作歌曲。]

Lowhi 与业界里其他音乐人不同, 这位来自洛杉矶的 R&B 兼 Lo-fi 歌手运用两种语言(英语和中文)来创作出那些充满情感以及焦虑的作品, 这些歌词在跨国际的大杂烩中相互串联,使人难以对其分类。

在温哥华 Jade Music Fest 10 月 20 日的研讨会上,Lowhi 谈到了他如此创作的契机。

「我出生于美国湾区,六岁时的我和家人搬回中国。」 Lowhi提到。 「我六岁到十八岁期间都住在北京,但我上的是一所国际学校。」

他从小就和家人说的是中文, 但回到美国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把中文加入他的歌曲里面。 那时,Lowhi 认为进入全球市场的最佳方式是用英语来歌唱。

此外,他对自己的中文发音感到不安。 因为此前,他一位台湾朋友告诉他,她不喜欢他的口音。

「我认为作为艺术家,我们最大的不安全感成为了我们最大的力量。」 Lowhi在研讨会上向其他音乐人如此建议。

由于朋友的评论,他误以为自己的中文带有美国口音。 几个月后,他才知道 她只是不喜欢听北京口音。

如今,Lowhi 坚信艺术家必须向内审视并扪心自问,自己在哪些方面是独一无二的。

「我可以为哪里带点不一样的东西?」 Lowhi问道, 「我可以在哪里将这种差异发挥到极致,以便当我把它带到舞台上时,它是能够获得肯定的?」

他在 Jade Music Fest 当晚的表演中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Lowhi 以英语和中文演绎《Airport》。]

Lowhi 准确地定义了「独特性」

在一张由五首歌组成的双语专辑中,Lowhi 用他的 EP《Come Back Home》毫无疑问地呈现出属于他自己的歌曲。 另外,在《Cry》、《Airport》和《Amnesia》等歌曲中,他超凡脱俗的歌声既不完全是北美风格,也不完全是中国风格。

Lowhi 的音乐曾在迪士尼的《American Born Chinese》、Netflix 的《Wu Assassins》和 HBO Max的《Warrior》中播放过。 他强调,艺术家必须用非常高的水准来表演才能有所突破。 他还指出,让观众能够陶醉在表演中非常重要,甚至他们会享受到忘记自己正听着陌生语言。

「你会说不同的语言这一点,不应该是你唯一的卖点。」 Lowhi表示。

然后,他称赞在 Jade Music Fest 中看到了能融合东西方要素,创造出新音乐流派的潜力,尽管它还没完全成形。

「它需要你对尚未看到的东西抱有信念,并知道它可以发展成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 Lowhi说道。

[Lowhi 的MV 《Cry》。]

Jade Music Fest 推广华语音乐人

随着 Jade Music Fest 进入第二年,该音乐节期望提升华语音乐在温哥华及海外的地位。 该音乐节由「我们也是加拿大人协会(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同时也是 Pancouver 的创办者,所筹办。 Jade Music Fest 于10 月18 日至20 日期间邀请了十二位亚裔音乐人,其中大部分来自加拿大。

音乐节的总策划 Charlie Wu 在研讨会上表示,Jade Music Fest 正处于「赋能阶段」。 其中一环节就是鼓励加拿大亚裔音乐人自在地用中文唱歌。

他将此描述为一场 「运动」。

Wu 表示:「我们希望确保其他活动在这里能够看到你,乐意邀请你,因为他们看到了能丰富他们自己活动的机会。」

Lowhi
Lowhi spoke about his uniqueness to (left to right): MLA Katrina Chen, Jade Music Fest organizer Charlie Wu, publisher Michael Hollett, record executive Eva Chen, and Chen’s translator.

[(从左到右第三位)Lowhi向(从左到右)卑诗省议员陈苇蓁、Jade Music Fest 的策划人 Charlie Wu、NEXT 杂志发行人暨NXNE音乐节策展人 Michael Hollett、艺人经纪 Eva Chen 和其翻译讲述了他的独特之处。]

杂志发行人指出 SXSW  Jade 之间的相似之处

Creative BC 是一个省政府资助的创意产业投资机构,也是 Jade Music Fest 的支持者之一。 研讨会的另外两名成员,NEXT 杂志发行人 Michael Hollett 和 B’in Music 艺人经纪 Eva Chen 表示,对于在加拿大普及华语音乐,政府的支持非常有帮助。

Hollett 指出 Jade Music Fest 对支持加拿大本地华语音乐人的重视与 SXSW(South by Southwest)的创办人之间具有相似之处。 他提到:SXSW一开始是想推广德州奥斯汀的音乐人。

「奥斯汀的音乐圈引发了外界对它的兴趣,所以它成长得越来越快。」Hollett说道, 「一个实际上是局域性的活动,却以有趣的方式成为了一种国际现象。」

Hollett 补充道,SXSW 的内核在于其真实性。 他在温哥华 Jade Music Fest 的动机中看到了类似的真实性。

「你已经定位了概念内核,这个音乐节正在为华语音乐和英语音乐之间创建这座桥。」 Hollett在研讨会上对Wu这样说道,「我认为这个概念非常有意义。 它还没有发生,这让人有点抓狂。 我的意思是,亚洲的确有一个庞大的市场等待着我们。」

[萧秉志的《外人》MV。]

唱片公司代表指出中文歌词独具的复杂性

与此同时,Chen 透过中文翻译指出中文歌词背后的艺术概念在亚洲非常重要。 她举例,比如台湾歌手,也是 Jade Music Fest 演出嘉宾的萧秉治与作词家葛大为共同创作的《外人》。

「歌词可以直接翻译成『we gaze at each other from opposite zodiac signs』(我们从相反的星座互相凝视),但在英文里这句话没有任何意义。」 Chen说道。

她透露,中文原歌词中用了一个特别的字 「对宫」来形容的是两个星座是180 度对立:面向相反的方向,但有共同的本质。 她透露,这个字在中文里十分微妙并具有很大的含义,但无法用英语来表达。

在萧秉治和葛大为决定将这个字嵌入《外人》的中文歌词中时,当时 Chen 也在同一个房间里。

「这个词将整首歌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Chen说道。 「当这首歌发行时,确实引起了听众的共鸣。」

Chen 也对李玟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被迫用英语而不是用她母语中文演唱她获得奥斯卡奖的《A Love Before Time》这件事而表示遗憾。

「这很令人遗憾,因为歌手本应该能用他们自己的母语演唱,那是真切的,是能被理解的,是能被听见的。」 Chen 叹惜道。

Wu 鼓励加拿大音乐人自信地在这里用中文演唱,他也希望帮助他们接触亚洲观众。

「这里拥有会说多种语言的艺术家,他们能够讲述故事并让非华语观众理解。」 他补充。

[李玟以中文演唱她的奥斯卡得奖歌曲《卧虎藏龙》。]

来自李安的启发

对此,Wu 将这些音乐家比喻为电影制片人李安。 据 Wu 说,李安在北美待了足够的时间,所以当他制作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电影《卧虎藏龙》时,他知道如何包装它。 这就是为什么它在西方观众中引起如此强烈的共鸣。

Wu 补充道,加拿大音乐艺术家应该为自己具有跨文化交流的技能而感到自豪。 在这方面,他们可以创作出超越文化差异的音乐,正如李安和李小龙已经在大银幕上展示了这一点。

Wu 也提到,加拿大的华语音乐人还无法在这个自己成长的地方用中文做到这一点。 Wu 说,音乐节的目的是给会说中文的年轻人信心和机会去成为加拿大华语音乐产业的一部分。

「正是因为每个人都将加拿大视为英语国家或法语国家,所以任何与中文有关的东西都被视为外来物——『这只是为了你的社区;那仅适用于亚洲;这与加拿大无关』。 因此,我们想确保人们将此视为焦点。」 Wu说道, 「这是加拿大的一部分,它的代表性是很重要的。」

作为主持人 的 Burnaby-Lougheed 区新民主党议员陈苇蓁随后询问 Hollett 是否有可能透过 Jade Music Fest 来实现 Wu 的目标。

Hollett 回应说,两位加拿大音乐明星 Jessie Reyes 和 Nellie Furtado 已经分别用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创作过。 这引起了粉丝强烈的共鸣,因为他们展示了自己真实的一面。 他还指出,Celine Dion 欣然接受了她法裔加拿大人的身份并经常用法语唱歌,这因此扩大了她在全球的吸引力。

[生于维多利亚的 Nelly Furtado 以英语和葡萄牙语演唱的《Força》。]

个人故事引起 Lowhi 和其他人的共鸣

「归根结底,我们开始不断地向艺术家身上查找真实感。」 Hollett说道。 「我认为对于许多亚裔艺术家来说,那就是你们的文化背景给予了你们在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如何利用这件事来引起非亚裔人的共鸣才是关键。」

「它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完整的窗户。」 Hollett 补充。 「正因为是个人故事才能引起共鸣。 这就是你所拥有的,与他人与众不同的地方正是让你引人注目的地方。」

Lowhi 指出,当他从英语切换到中文时,他的个性会变化。

「人们说当我说中文时,我听起来更有礼貌。」 他说道。

从他在洛杉矶的经验,Lowhi坚信美国亚裔音乐将与亚洲音乐有所不同。 他甚至表示,由于歌词的结构方式,美国亚裔音乐非常有可能成为一种不同的方言。

正因为如此,他建议会说中文的北美音乐人不要像自己身处中国一样去担心自己编写的歌词。

「也许 10、20、30 年后,我们会看到类似 Jade Music Fest 这样的活动,然后说,『哇,这是与美国华语音乐不同的加拿大华语音乐的诞生,这和华语音乐也不同。』」 Lowhi 说道。

「对于任何想尝试用中文创作的艺术家,我鼓励他们立即开始。」 他建议道, 「当你的风格和音乐影响力与中文相碰撞时,你可能会因此发掘一些非常有趣和不同的东西——这不是强迫你的音乐融入中文。」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Ching-Lin Chen

「台湾色」策展人陈景林将古老天然染布工艺塑造成惊艳的当代艺术

常言道,好奇心可以改变世界。知名台湾染织艺术家陈景林研究了数百种源自植物和树木的颜料,证明这种说法所言极是。为了研究天然染料,陈景林进行了深入考察并撰写了多部权威著作,大大提升了设计师们对此工艺的了解,更在台湾和海外触发了一股可持续时装和当代艺术热潮。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