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Lowhi 在為多語的北美音樂人提供生涯範本

Lowhi
Bilingual singer Lowhi urges Mandarin-speaking musicians to start writing songs in Chinese.

[雙語歌手 Lowhi 敦促會說中文的音樂人開始用中文創作歌曲。]

Lowhi 與業界裡其他音樂人不同這位來自洛杉磯的 R&B Lo-fi 歌手運用兩種語言英語和中文來創作出那些充滿情感以及焦慮的作品這些歌詞在跨國際的大雜燴中相互串聯,使人難以對其分類。

溫哥華 Jade Music Fest 10 20 日的研討會上,Lowhi 談到了他如此創作的契機。

我出生於美國灣區,六歲時的我和家人搬回中國。」 Lowhi提到。我六歲到十八歲期間都住在北京,但我上的是一所國際學校。」

他從小就和家人說的是中文但回到美國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把中文加入他的歌曲裡面。 那時,Lowhi 認為進入全球市場的最佳方式是用英語來歌唱。

此外,他對自己的中文發音感到不安。 因為此前,他一位台灣朋友告訴他,她不喜歡他的口音。

我認為作為藝術家,我們最大的不安全感成為了我們最大的力量。」 Lowhi在研討會上向其他音樂人如此建議。

由於朋友的評論,他誤以為自己的中文帶有美國口音。 幾個月後,他才知道 她只是不喜歡聽北京口音。

如今,Lowhi 堅信藝術家必須向內審視並捫心自問自己在哪些方面是獨一無二的。

我可以為哪裡帶點不一樣的東西?」 Lowhi問道,我可以在哪裡將這種差異發揮到極致,以便當我把它帶到舞台上時,它是能夠獲得肯定的?

他在 Jade Music Fest 當晚的表演中確實做到了這一點。

[Lowhi 以英語和中文演繹《Airport》。]

Lowhi 準確地定義了「獨特性」

在一張由五首歌組成的雙語專輯中,Lowhi 用他的 EPCome Back Home毫無疑問地呈現出屬於他自己的歌曲。 另外在《Cry》、《Airport》和《Amnesia》等歌曲中,他超凡脫俗的歌聲既不完全是北美風格,也不完全是中國風格。

Lowhi 的音樂曾在迪士尼的《American Born Chinese》Netflix 《Wu Assassins》 HBO Max《Warrior》中播放過。 他強調,藝術家必須用非常高的水準來表演才能有所突破。 他還指出,讓觀眾能夠陶醉在表演中非常重要,甚至他們會享受到忘記自己正聽著陌生語言。

你會說不同的語言這一點,不應該是你唯一的賣點。」 Lowhi表示。

然後,他稱讚在 Jade Music Fest 中看到了能融合東西方要素,創造出新音樂流派的潛力,儘管它還沒完全成形。

「它需要你對尚未看到的西抱有信念,並知道它可以發展成令人難以置信的東西。」 Lowhi說道。

[Lowhi 的MV 《Cry》。]

Jade Music Fest 推廣華語音樂人

隨著 Jade Music Fest 進入第二年,該音樂節期望提升華語音樂在溫哥華及海外的地位。 該音樂節由「我們也是加拿大人協會(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同時也是 Pancouver 的創辦者,所籌辦。 Jade Music Fest 10 18 日至20 日期間邀請了十二位亞裔音樂人,其中大部分來自加拿大。

音樂節的總策劃 Charlie Wu 在研討會上表示,Jade Music Fest 正處於「賦能階段」。 其中一環節就是鼓勵加拿大亞裔音樂人自在地用中文唱歌。

他將此描述為一場運動

Wu 表示:「我們希望確保其他活動在這裡能夠看到你,樂意邀請你,因為他們看到了能豐富他們自己活動的機會。」

Lowhi
Lowhi spoke about his uniqueness to (left to right): MLA Katrina Chen, Jade Music Fest organizer Charlie Wu, publisher Michael Hollett, record executive Eva Chen, and Chen’s translator.

[(從左到右第三位)Lowhi向(從左到右)卑詩省議員陳葦蓁、Jade Music Fest 的策劃人 Charlie Wu、NEXT 雜誌發行人暨NXNE音樂節策展人 Michael Hollett、藝人經紀 Eva Chen 和其翻譯講述了他的獨特之處。]

雜誌發行人指出 SXSW Jade 之間的相似之處

Creative BC 是一個省政府資助的創意產業投資機構,也是 Jade Music Fest 的支持者之一。 研討會的另外兩名成員,NEXT 雜誌發行人 Michael Hollett B’in Music 藝人經紀 Eva Chen 表示,對於在加拿大普及華語音樂政府的支持非常有幫助。

Hollett 指出 Jade Music Fest 對支持加拿大本地華語音樂人的重視與 SXSWSouth by Southwest的創辦人之間具有相似之處。 他提到:SXSW一開始是想推廣德州奧斯汀的音樂人。

奧斯汀的音樂圈引發了外界對它的興趣,所以它成長得越來越快」Hollett說道,一個實際上是區域性的活動,卻以有趣的方式成為了一種國際現象。

Hollett 補充道,SXSW 的核心在於其真實性。 他在溫哥華 Jade Music Fest 的動機中看到了類似的真實性。

你已經定位了概念核心,這個音樂節正在為華語音樂和英語音樂之間建立這座橋。」 Hollett在研討會上對Wu這樣說道,「我認為這個概念非常有意義。 它還沒有發生,這讓人有點抓狂。 我的意思是,亞洲的確有一個龐大的市場等待著我們。」

[蕭秉志的《外人》MV。]

唱片公司代表指出中文歌詞獨具的複雜性

與此同時,Chen 透過中文翻譯指出中文歌詞背後的藝術概念在亞洲非常重要。 她舉例,比如台灣歌手,也是 Jade Music Fest 演出嘉賓的蕭秉治與作詞家葛大為共同創作的《外人》。

「歌詞可以直接翻譯成『we gaze at each other from opposite zodiac signs』(我們從相反的星座互相凝視,但在英文裡這句話沒有任何意義 Chen說道。

她透露,中文原歌詞中用了一個特別的字 「對宮」來形容的是兩個星座是180 度對立:面向相反的方向,但有共同的本質。 她透露,這個字在中文裡十分微妙並具有很大的含義,但無法用英語來表達。

蕭秉治和葛大為決定將這個字嵌入《外人》的中文歌詞中時,當時 Chen 也在同一個房間裡。

這個詞將整首歌提升到了一個新的水平。」 Chen說道。當這首歌發行時,確實引起了聽眾的共鳴。

Chen 也對李玟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被迫用英語而不是用她母語中文演唱她獲得奧斯卡獎的《A Love Before Time》這件事而表示遺憾。

這很令人遺憾,因為歌手本應該能用他們自己的母語演唱,那是真切的,是能被理解的,是能被聽見的。」 Chen 嘆惜道

Wu 鼓勵加拿大音樂人自信地在這裡用中文演唱,他也希望幫助他們接觸亞洲觀眾。

這裡擁有會說多種語言的藝術家他們能講述故事並讓非華語觀眾理解。」 他補充。

[李玟以中文演唱她的奧斯卡得獎歌曲《臥虎藏龍》。]

來自李安的啟發

對此,Wu 將這些音樂家比為電影製片人李安。 據 Wu 說,李安在北美待了足的時間,所以當他製作真正具有中國特色的電影《臥虎藏龍》時,他知道如何包裝它。 這就是為什麼它在西方觀眾中引起如此強烈的共鳴。

Wu 補充道,加拿大音樂藝術家應該為自己具有跨文化交流的技能而感到自豪。 在這方面,他們可以創作出超越文化差異的音樂,正如李安和李小龍已經在大銀幕上展示了這一點。

Wu 也提到,加拿大的華語音樂人還無法在這個自己成長的地方用中文做到這一點。 Wu 說,音樂節的目的是給會說中文的年輕人信心和機會去成為加拿大華語音樂產業的一部分。

「正是因為每個人都將加拿大視為英語國家或法語國家,所以任何與中文有關的東西都被視為外來物——『這只是為了你的社區;那僅適用於亞洲;這與加拿大無關』。 因此,我們想確保人們將此視為焦點。」 Wu說道, 「這是加拿大的一部分,它的代表性是很重要的。」

作為主持人 的 Burnaby-Lougheed 區新民主黨議員陳葦蓁隨後詢問 Hollett 是否有可能透過 Jade Music Fest 來實現 Wu 的目標。

Hollett 回應說,兩位加拿大音樂明星 Jessie Reyes 和 Nellie Furtado 已經分別用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創作過。 這引起了粉絲強烈的共鳴,因為他們展示了自己真實的一面。 他還指出,Celine Dion 欣然接受了她法裔加拿大人的身份並經常用法語唱歌,這因此擴大了她在全球的吸引力。

[生於維多利亞的 Nelly Furtado 以英語和葡萄牙語演唱的《Força》。]

個人故事引起 Lowhi 和其他人的共鳴

歸根結底,我們開始不斷地向藝術家身上尋找真實感。」 Hollett說道。我認為對於許多亞裔藝術家來說,那就是你們的文化背景給予了你們在世上獨一無二的存在。 如何利用這件事來引起非亞裔人的共鳴才是關鍵。

它為我們打開了一扇完整的窗戶。」 Hollett 補充。正因為是個人故事才能引起共鳴。 這就是你所擁有的,與他人與眾不同的地方正是讓你引人注目的地方。」

Lowhi 指出,當他從英語切換到中文時,他的個性會變化。

人們說當我說中文時,我聽起來更有禮貌。」 他說道。

從他在洛杉磯的經驗,Lowhi堅信美國亞裔音樂將與亞洲音樂有所不同。 他甚至表示,由於歌詞的結構方式,美國亞裔音樂非常有可能成為一種不同的方言。

正因為如此,他建議會說中文的北美音樂人不要像自己身處中國一樣去擔心自己編寫的歌詞

也許 102030 年後,我們會看到類似 Jade Music Fest 這樣的活動,然後說,哇,這是與美國華語音樂不同的加拿大華語音樂的誕生,這和華語音樂也不同。』」 Lowhi 說道。

對於任何想嘗試用中文創作的藝術家,我鼓勵他們立即開始。」 他建議道,當你的風格和音樂影響力與中文相碰撞時,你可能會因此發掘一些非常有趣和不同的東西——這不是強迫你的音樂融入中文。」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