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Wonderwall执行长Sumesh Lal透过举办大型音乐节推广南印度独立音乐

Motherjane at Indiegaga. Photo by Wonderwall
Motherjane was at Wonderwall Media's first Indiegaga festival in Kochi. Photo by Wonderwall Media.

绿洲合唱团的乐迷一定不会对歌曲「Wonderwall」所提到的幻想朋友感到陌生。这首排行榜冠军的单曲,把这名朋友形容为「将会拯救我的人」。

这首风靡全球的作品传到印度南部后,启发了一名喀拉拉邦的创意总监,将自己的公司以这首歌曲命名。

身处印度城市科钦的Wonderwall Media执行长Sumesh Lal透过Zoom视频会议向Pancouver表示:「我们主要是举办活动和音乐节的制作公司,另外亦有从事艺人管理。」

公司的工作作用域包括艺人宣传、安排巡回演出,以及为电视台提供内容,特别是音乐相关节目。

到底是甚么驱使这名资深音乐人将自己的公司命名为Wonderwall?

Sumesh称,自己年轻时已非常喜欢这首作品。Wonderwall所形容的就是「最喜欢的人」,能在这座城市拥有一面「Wonderwall」的感觉很不错。

他的公司所举办的Indiegaga户外音乐及艺术节不单大力推动了印度南部的音乐产业发展,更让乐迷大饱耳福。

这个独立音乐节由Wonderwall在2019年于科钦首次举办,共有六个乐团及六名歌手参与演出,当中包括摇滚乐团Motherjane、激流金属乐团The Down Troddence以及流行摇滚乐团 The Local Train

此后,音乐节改于喀拉拉邦的首府特里凡得琅举行。

他透露,音乐节的下一站将于科泽科德举行,上周末则在班加罗尔举行。另外,迪拜站将于12月第二周举行,而悉尼及墨尔本站将于明年4月举行。

Indiegaga Photo by Wonderwall Media
The first Indiegaga festival attracted an enormous crowd. Photo by Wonderwall Media.

Sumesh将于Jade Music Festival发言

Wonderwall的Indiegaga音乐节更于明年将巨型南印度城市金奈和海得拉巴纳入演出地点之一。

「截至现时为止的音乐节都是为期一天的活动,每次有七至八个乐团演出。视乎情况,我们希望扩张到其他城市,并举办为期数天的节日。」

音乐节的演出单位一直以南印度独立乐团为主,但过往亦曾邀请来自印度其他地区的乐队,以及英国组合Dronningen参与演出。

Sumesh将于星期四(12月1日)现身温哥华,在两个Jade Music Festival活动发言。第一个在早上10时15分开始的活动以国际音乐为主题,出席的还有来自数个国家的音乐行政人员;第二个名为Amplify Canada in Asia的活动则于下午2时50分举行。两个活动都以the Annex为举办地点。

他称:「作为一家艺人宣传公司的负责人,我对于能够获邀出席加拿大的Jade Music Festival深感荣幸。我期待可发掘管道,让加拿大的听众认识印度的音乐家。这是我希望达成的目标。」

在11月28日至12月3日期间举行的Jade Music Festival由道明加拿大信托呈献,目的是将温哥华塑造为华语音乐制作的国际中心。这个由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举办的音乐节亦将促进加拿大与亚洲音乐行政人员之间的合作。

Wonderwall Media CEO Sumesh Lal
Wonderwall Media CEO Sumesh Lal has staged large indie-music festivals in several Indian cities.

独立音乐正在南印度冒起

Sumesh指出,Wonderwall在2016年与Kappa TV携手,在喀拉拉邦举办首个名为Mojo Rising的音乐节。

「当时频道有一个名为Music Mojo的环节,为不同艺人提供演出机会。它有点像录音室演出,而音乐家就可以在节目中表演。」

由于部份音乐家大受欢迎,促使了Kappa TV决定举办音乐节。Sumesh亦有份筹划之后两届的Mojo Rising,并于2019年开始举办Indiegaga。

他承认新冠疫情在2020年及2021年为音乐产业带来沉重打击,但Indiegaga在今年再度取得佳绩。

他认为这是一个国际性的音乐节,因此希望能够邀请世界各地不同种类的音乐家参与。

过往,宝莱坞及南印度的电影产业一直主导印度音乐产业的发展,但近年独立音乐迅速冒起,令情况出现变化。

现时在喀拉拉般的小邦就有将近50个独立乐团。电影公司开始在电影加入独立音乐,有助提升他们的知名度。

主流听众亦因而有机会接触独立音乐家的作品。

Thaikkudam Bridge是Wonderwall旗下最具名气的组合。这个摇滚乐团的音乐揉合了流行曲、电子音乐、民谣和传统印度音乐元素。

负责筹划北美巡回演出

喀拉拉邦的识字率接近100%,是印度全国最高。邦内大部份居民都懂得英语,而南印度更加是蓬勃的科技产业中心。

这或许解释了为何Spotify等英语串流平台在当地大行其道。然而,Sumesh表示当地居民亦会聆听印地语和泰米尔语等印度语言的音乐。

Wonderwall并非首次踏足北美洲。Sumesh说他的公司刚于上月在多伦多、渥太华和伦敦等12个美加城市举办巡回演出。

「我们希望多作文化交流,并邀请国际音乐家到我们的音乐节演出。」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Midi Festivals CEP Shan Wei

被誉为「中国胡士托」的迷笛音乐节筹划人将于温哥华Jade Music Festival发言

在1980年代的中国,没有太多人可以想像到单蔚所做的工作:举办吸引数以万计乐迷的户外摇滚演唱会。 身为北京迷笛演出有限公司执行长的单蔚,是被誉为「中国胡士托」的迷笛音乐节筹划人。这个大型音乐节最初于2000年由迷笛音乐学校举办,地点是北京一栋只有500个座位的礼堂。

Read More »
Ru Vietnam

《漂,Ru》:透过回忆,探索越南家庭逃难至加拿大的心灵挣扎

是什么驱使两位富裕的父母逃离自己的祖国,带着三个孩子挤在拥挤的船里,冒着在海上渴死或海盗突袭的危险?魁北克导演 Charles-Olivier Michaud 在他出色的电影《漂,Ru》中提供了引人入胜的见解。这部电影改编自金翠 (Kim Thúy) 的同名自传小说,该小说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Governor General’s Award)。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