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馬布哈伊!(Ma-Buhay!) 》全菲律賓音樂劇:溫尼伯藝術家 Joseph Sevillo 的孝愛之作

Ma-Buhay creator Joseph Sevillo
Joseph Sevillo wrote the book and lyrics for Ma-Buhay! Filipinos Singing For Their Lives.

【 Joseph Sevillo 為《馬布哈伊!菲律賓人為生命而唱 (Ma-Buhay! Filipinos Singing For Their Lives) 》編寫了劇本和歌詞。】

許多聽過「mabuhay」這個詞的人都知道它是傳統的菲律賓問候語。

根據不同的情境,它的意思可能是「萬歲」、「歡迎」或「乾杯」。

因此,當溫尼伯 (Winnipeg) 劇團 Rainbow Stage 宣布一部名為《馬布哈伊!菲律賓人為生命而唱 (Ma-Buhay! Filipinos Singing For Their Lives) 》的新劇時,沒有人感到意外,因為大家都理解「mabuhay」的通常含義。

但為什麼這個詞被分成一半,而不是按照傳統的方式書寫呢?

當被問及背後的故事時,《馬布哈伊!(Ma-Buhay!) 》的創作者 Joseph Sevillo 提供了一個溫馨的解釋。

「這是向我已故的母親 Teresita Dizon Sevillo 致敬,她無條件地愛我和我的家人,並始終支持我追求以唱歌、跳舞和演戲為生的夢想,」 Sevillo 在書面訪談中表示。

基本上,他解釋 “ma” 代表「母親 (mother)」或「媽媽 (mama)」的縮寫,而 “buhay” 是菲律賓語中的「生命 (life) 」一詞。

「她給了我生命,」Sevillo 談到去年過世的母親時說。

這位在溫尼伯出生和長大的音樂劇藝術家還希望通過這部作品向另一位特別的人致敬,這部音樂劇是曼尼托巴省 (Manitoba) 史上第一部全菲律賓音樂劇。

「《馬布哈伊!(Ma-Buhay!) 》是寫給我父母的情書,他們一直相信並支持我對藝術的熱愛,」Sevillo 說。

他的父母於1981年移民自菲律賓,定居在溫尼伯。

「我爸爸是一名牧師,我媽媽是一名教師,但她在加拿大重新接受教育,成為了一位有25多年經驗的小學和高中教師,」Sevillo 說。

他的父親於2015年去世。

「我是六個孩子中的第五個,」 Sevillo 提到。

Ma-Buhay!

《馬布哈伊!(Ma-Buhay!) 》為菲律賓藝術家創造機會

今年11月,Rainbow Stage 宣布將透過兩場2024年的新劇慶祝其70週年紀念日:

《馬布哈伊!(Ma-Buhay!) 》的加拿大首演和一部古典音樂劇《歡樂滿人間 (Mary Poppins) 》。

「在音樂劇界中擁有27年的經驗並擁有30多個專業合約,我從未見過在溫尼伯上演的音樂劇中有菲律賓藝術家飾演菲律賓人的情況,而溫尼伯的菲律賓裔人口最多,是時候為我們當地才華橫溢的人創造一條道路了。這是我送給我的社區的禮物,」 Sevillo 說。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2021年人口普查 (Statistics Canada report) 的報告,曼尼托巴省總共有257,620人,其中19.7%的人口為移民。

此外,該機構指出,2021年居住在曼尼托巴省的移民中,最多的三個出生地是菲律賓、印度和英國。在最近的移民中(即2016年至2021年間來的人),前三個來源國是印度、菲律賓和奈及利亞。

在同一份報告中,加拿大統計局指出,在曼尼托巴省的可見少數族裔中,68,115名菲律賓移民佔了37.4%,是最大的群體。

去年溫尼伯城市新聞 (CityNews Winnipeg) 為加拿大各地慶祝的菲律賓傳統文化月做了一份報導,回顧了第一波菲律賓移民,主要是護士和醫生,在1950年代來到曼尼托巴省。

該新聞機構指出,十年後,隨著溫尼伯的製衣業蓬勃發展,一大批菲律賓定居者來到這裡工作。

報告還指出,在1990年代,當該省推出允許居民贊助親屬的提名計劃時,更多的菲律賓人來到了這裡。

Tuklas Talino 的少年總冠軍

《馬布哈伊!(Ma-Buhay!) 》講述了年輕的菲律賓人參加歌唱比賽的故事,Sevillo 對此非常熟悉。Sevillo 編寫了劇本和歌詞,其中一些歌曲則與 Joshua Caldo 共同創作。

「從小我就深受每年在溫尼伯舉辦的本地菲律賓歌唱比賽 Tuklas Talino 的影響,這個比賽名稱譯為『發現才華』,在那裡,潘塔奇斯劇院(Pantages Playhouse)的門票總是一售而空,我們社區的人都齊聚一堂,共同見證最優秀的歌手展開激烈競爭,」Sevillo 回憶道。

「我最受啟發的是在我的社區看到眾多聲樂才華為爭奪2000美元的大獎而奮鬥,夢想著有朝一日,我能贏得那份大獎,」他說。

在他17歲那年,那一刻終於發生了,他成為了2000年 Tuklas Talino 的少年總冠軍。

「在 YouTube 尚未問世前,我常透過早期家用錄影帶觀看這個比賽中過去參賽者的表演,並思考,『曼尼托巴省的菲律賓文化是多麼美妙,大家都因熱愛唱歌而團結在一起!』」他說。

生活在行李箱中

Sevillo 還提到,他能成為一名演員、歌手、舞者和編舞師純屬巧合。

「我很幸運,在我的高中 Grant Park High School 意外地發現了表演藝術,當時我的一個朋友騙我參加了一個課外舞蹈班。我覺得這個行業選擇了我,因為在那一堂課之後,足以永遠改變我生命的軌跡。」

這位溫尼伯本地人透露,作為一名藝術家,他在多倫多居住了九年,然後在13年的加拿大巡迴演出中一直生活在行李箱中,從溫哥華到紐芬蘭,最終在2015年定居回到他的家鄉。

Sevillo 表示,他曾經認為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是多年前在溫尼伯,擔任小甜甜布蘭妮 (Britney Spears) 《蛇蠍美人 (Femme Fatale) 》演唱會的伴舞。

但是《馬布哈伊!(Ma-Buhay!) 》給了他一種全新的觀點。

「能夠為我的社區、我的家人、我的父母參與創造像《馬布哈伊!(Ma-Buhay!) 》這樣的作品,真的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的總合。」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Dim Sum Diaries

《點心日記:第二盤》重振加拿大華人的觀點

Damon Bradley Jang表示,在 Stratford Festival(史特拉福劇團)的兩年時間裡,他學到了很多關於公平,多元化和包容性的知識。 此前,這位受過卡皮拉諾大學訓練的戲劇藝術家成為該劇團伯明罕音樂學院第一位有色人種男導演。

Read More »
Fred Wilson

溫哥華美術館《白之觀念》展覽勇於挑戰文化消滅的意識形態

卑詩省的主流媒體幾乎從不關注白人議題。然而,最新的溫哥華美術館展覽《白之觀念(Conceptions of White)》可能會改變這一現狀。由 John G. Hampton 和 Lillian O’Brien-David 聯合策劃的《白之觀念》展覽深入探討白人身份和族群如何形塑世界。根據 O’Brien-David 的說法,這項展覽「提供了詳細的文化背景和細膩的見解,幫助大眾理解當代白人身份的不同面向」。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