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FADO》剧作家Elaine Ávila藉着葡萄牙饱历风霜的历史带领观众走上扣人心弦之旅

Jam Hamidi photo
FADO – The Saddest Music in the World returns to the Firehall Theatre this month. Photo by Jam Hamidi

Elaine Ávila对于自己好评如潮,以葡萄牙法朵(fado)音乐为题材的舞台剧本月于Firehall Theatre再度公演乐得心花怒放。这名新西敏居民表示,在Donna Spencer的艺术指导下,剧场40年来屡创先河。

《FADO – The Saddest Music in the World》于2019年在温哥华Firehall Theatre首演时创下了历史,成为首部由葡萄牙裔作家编写,在加拿大或者美国大型舞台演出的舞台剧。

Elaine透过Zoom视频会议接受Pancouver访问时称,来自葡萄牙的作品偶尔会在这里公演,但此前从来没有由葡萄牙裔移民创作并具有如此规模的舞台剧,在如此庞大的舞台上公演。

再者,Elaine指Donna不断为不同背景人士提供发声管道(Pancouver曾于去年作出报道)。

《FADO – The Saddest Music in the World》由Mercedes Bátiz-Benét担任导演,并由Sara Marreiros饰演法朵歌后Amália Rodrigues的鬼魂。这部音乐剧讲述了一名年轻女子查找身份的故事,也反思了1932年至1968年期间独裁者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实行法西斯主义统治为社会带来的影响。

Elaine是一名傅尔布莱特学者(Fulbright scholar),也是道格拉斯学院的兼职教授。她的舞台剧曾以英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在数个国家公演。

出生于美国马里兰州并于加州圣荷西长大的她说,在某次到访葡萄牙裔祖父的家后便获得《FADO – The Saddest Music in the World》的创作灵感。

她的祖父João Henrique Ávila是一名摄影师,从葡萄牙亚速尔地区移居到美国。

她忆述曾经问及祖父,为何自己不懂得任何葡萄牙语的歌曲。

Derek Ford photo
Photo by Derek Ford.

祖父透露与法朵的渊源

于是,她的祖父带她走到客厅,再让她聆听Amália Rodrigues的音乐。

「然后他告诉我,他曾在一个葡萄牙音乐厅为Amália献唱。他竟然是法朵歌手,而我却毫不知情!」

另外,她祖父也在地库收藏了多支古旧吉他,以及摄于1920和30年代的陈年照片。

该名剧作家满脑子都是疑问,例如是为何从来没有听过他演唱或演奏学器,最后得出了结论,认为移民是个中原因。她也因而希望保育这些失传的文化。

她形容《FADO – The Saddest Music in the World》是「演唱会和舞台剧各占一半」的表演。自从作品于2018年在维多利亚首次公演后,她发现很多移民观众也产生共呜感,因为故事描述的是失去的事物。

她说:「我希望带领观众走上一趟旅程,让他们好像置身里斯本一样。」

Elaine表示,1950和60年代的葡萄牙裔移民努力尝试融入美国生活。另外,不少亚速尔人对葡萄牙的看法比较复杂,因为葡萄牙本土与这些大西洋岛屿的距离超过1,500公里。

为了阐述她的观点,Elaine引述了著名亚速尔作家兼知识份子Natália Correia说过的话,她称自己在美国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欧洲人。

她指出,葡萄牙为亚速尔带来的就只有各式各样的规限,但美国至少能够给予他们一餐温饱。有时候,处于汪洋大海中的亚速尔还会闹饥荒,令当地居民萌生脱离葡萄牙统治的念头。

Azores by Tyk
The Azores are made up of nine volcanic islands in the North Atlantic Ocean.

曾对亚速尔习俗进行研究

Elaine与一名因纽特(Inuit)同侪Michael Arvaarluk Kusugak合力制作舞台演出后受到启发,开始对法朵的历史,以及与葡萄牙法西斯主义历史的渊源进行研究。

在被送往寄宿学校前,Michael记下了祖母在他五岁时向他讲述关于周遭环境和他们祖先的故事。Elaine说,有些故事早于一千年前已开始流传。

「与他合作的时候,我是担任剧场构作,即是类似编辑的角色。我在那时开始思考自己的家族史,可算是一种去殖民化的过程。」

她于2019年成为亚速尔的傅尔布莱特学者,让她得以继续研究岛屿的历史。

多年来,Elaine致力于表演艺术中去殖民化和消除种族主义。因此,她非常支持We See You White America Theater运动。在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于2020年遭警察杀害后,这个运动受到高度关注。

她透露自己密切留意运动的发展,也会签署它们所有的请愿书。

Elaine Ávila
Elaine Ávila is the first writer of Portuguese ancestry to have her play presented on a major stage in Canada or the United States.

从小拥抱共融  

Elaine也很支持Canadian Latinx Theatre Artist Coalition,尽管她并非联盟的成员。她承认葡萄牙语在加拿大属于殖民语言,而「Latinx」这个词语仅形容来自被称为「拉丁美洲」地区的人。

此外,她也非常认同Lisa C. Ravenbergen(来自海岸萨利希族未割让领土的舞台剧艺术家)所创立的Maada’oonidiwag Canadian Anti-Racist Theatre Exchange。在她的个人网站上,Lisa形容Maada’oonidiwag是「以黑人、原住民及有色人种为中心的反抗和反歧视动员,旨在颠覆『加拿大舞台剧』这个殖民项目。」

为甚么Elaine会对这方面感到兴趣?原来她的童年是在美国首个真正去除种族隔离的社区渡过。这地方名为Eichler,而她小时候的朋友都是黑人、波多黎各或者日本裔的孩子。

她称,Eichler甚至引起了知名非洲裔作家James Baldwin的注意,更在一部纪录片中提到这个社区。

除了上述的经历,其他事情也扩阔了她对社会的见闻。在她青少年的时候,政府推行了一项去除种族隔离措施,将她和其他白人孩子以校车送到另一个社区的学校上课。

Elaine称:「那是一所表演艺术高中,我觉得参与了这两项社会实验为我带来益处。」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Huei-Ting Tsai

竹艺师蔡惠婷透过钻研、知识传承及大量手艺活,振兴一门濒临消失的传统工艺

在西方世界经营竹林可能看似不寻常,但在台湾南部,竹艺师蔡惠婷在她的协作园区中拥有超过200种竹子。这为她和其他工匠提供了各种竹子的广泛选择,以用于他们创作的产品。「我们根据使用功能挑选最适合的竹子种类,」蔡惠婷以中文告诉《Pancouver》。「每种竹子都有不同的特点。」蔡惠婷来自台南。台南曾经是台湾竹编产业的繁荣中心。在1895年到1945年的日本殖民时期,政府将曾是一门专业工艺的竹藤编织转变为工业发展的重心。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