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三名值得注意的本地音乐家成为Together We Are!农历新年音乐会焦点

17 Desktop_Ginalina-LunarFest Concert Together We Are
Jirong Huang, Ginalina, and Sarah Tan performed three songs together at the Orpheum Theatre for a Lunar New Year concert.

一名朋友曾经告诉我甚么是「三的法则」(rule of three),即是在任何演说中仅列出三个重点,以免令观众混淆的智慧。我决定借用这法则,来回顾昨晚在奥芬剧院(the Orpheum)举行的Together We Are!音乐会。

为了迎接兔年来临,温哥华新年艺术节举办了这个既难忘又动人的音乐会,期间Harmonia String Ensemble、Vivaldi Choir、Out in Harmony,以及西温青少年团体WVYB Symphonic Strings的演出均令人印象深刻。

他们的表演不单触动人心,更将听众、音乐家和歌手凝聚起来,尤其在最后两个表演项目 — 约翰·蓝侬(John Lennon)的《Imagine》和奥斯卡·彼得森(Oscar Peterson)的《Hymn to Freedom》— 期间。台上所有人和合唱团的每位成员都戴上了口罩,以防止新冠肺炎传播开去。

另外,Harmonia演奏了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Divertimento in F major, 1st and 3rd Movements》,以及由卡尔·詹金斯(Karl Jenkins)创作,并成为戴比尔斯(DeBeers)电视广告著名配乐的《Palladio》,让人回味无穷。WVYB Symphonic Strings的表演项目是台湾作曲家李哲艺以宏伟山峦为题材的《阿里山之歌》。

但对我来说,三名才华横溢,并居于大温地区的艺术家演出在我脑海留下最深刻印象:乌克兰钢琴演奏家Anna Sagalova、11岁小提琴大师Arianna Stott,以及三度获得朱诺奖提名的家庭民谣唱作歌手Ginalina。

Anna Sagalova
Star concert pianist Anna Sagalova moved to Vancouver to flee the war in Ukraine.

三个独奏家以及与乌克兰站在同一阵线

让我们先从Anna说起。她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被迫从家乡哈尔科夫(Kharkiv)逃亡。

Harmonia指挥家Nicholas Urquhart指出,在战争爆发前,她在Kharkiv I.P. Kotlyarevsky National University of Arts担任副教授,但如今却成为难民。

Nicholas在介绍Anna时表示:「加拿大给予她避难的场所,让她可以安稳地生活,但我们现在是给予她机会,让她呈现最真实的自己。当你听过她演出,你就知道她拥有世界级的造诣,可以在欧洲和亚洲巡回演出,而她在一年前正是过着这样的生活。」

Anna演奏的是萧邦(Frédéric Chopin)难度最高的作品之一:《Andante spianato et grande polonaise brillante in E-flat major, Op. 22》。该名波兰出生的作曲家于1835年在巴黎首次公开弹奏此曲,其后更成为奥斯卡得奖电影《战地琴人》(The Pianist)的结尾曲。

十九世纪波兰钢琴家兼记者克莱琴斯基(Jan Kleczyński)曾称,世上没有作品比这首曲更优雅、奔放和清新脱俗。

Anna的演绎非笔墨可以形容。她最先奏起大家耳熟能详,既浪漫又恍如梦境的夜曲,巧妙地以左手弹出节奏音符,右手则演奏美妙的旋律。到了后段,她轻松地奏出绕梁三日的琶音,令包括我在内的台下听众无不拍案叫绝。

惊人的小提琴演出

单是以上的演出,就足以令音乐会值回票价,但接下来还有来自高贵林港的小提琴神童Arianna。

其实在她独自演出前,她已经与Harmonia一同演奏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的《Concerto for 4 Violins in B minor》,但那不过是前菜。

Arianna的主要表演项目,是她对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Concerto for 4 Violins in B minor》充满自信的演绎。在她完成了令人赞不绝口的演出后,Nicholas向观众表示:「刚才那位11岁小提琴演奏家名字叫Arianna Stott,更已经在一些音乐比赛中获奖。如果你想进一步认识她,欢迎在网上搜索她的名字。」

Ginalina为温哥华树立榜样

当然,这篇音乐会心得一定要谈及Ginalina的出色表演。这名温哥华唱作歌手在二胡手黄继荣,以及古筝手谭宇莎伴奏下,演绎了最新专辑《Going Back: Remembered and Remixed Family Folk Songs》的歌曲。

 

她以《Going Back》一曲为音乐会揭开序幕,一首令人难以忘怀,关于到访祖先家乡的作品。至今我已听过这首歌数次,而每次歌曲结束后,其正面的讯息和动听的旋律总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魅力四射的Ginalina在表演过程中不时以英语和国语交替演唱(有时更会用上法语),令她成为精通三种语言的唱作歌手。她在最新专辑更录制了一首台语作品,向自己的背景致敬。

美国乐评人琼·蓝道(Jon Landau)曾在1974年对布鲁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作出广为人知的评价,认为他就是摇滚乐的未来。看过Ginalina的演出后,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她能够为温哥华的未来树立榜样,因为这个城市富有智慧、同情心、创意、前瞻性、拥有多种流通语言,而且尊重所有人的背景。

朋友好比灵魂的阳光

Going Back》除了触动听众心灵外,对这个城市而言也是适合不过。由于这个城市超过一半人口来自其他国家,「回乡真好/回到祖母梦想的起源地/回想起被遗忘土地的故事」(Going back is nice/Back to where grandma’s dreams began/Back to stories from forgotten lands)等歌词让这作品成为体现共融性的杰作。

此外,黄继荣活泼的二胡演绎和谭宇莎精湛的古筝技巧,令奥芬剧院弥漫着一股怀旧情怀。

接下来,Ginalina和两位伴奏家表演了专辑上第二首作品《找朋友》。这是她改编自传统中国童谣,歌词以国语为主的歌曲,更让谭宇莎有机会展现她的音乐造诣。

虽然我听不懂当中的中文歌词,但英语部份却令我产生共呜。

她唱道:「朋友好比灵魂的阳光/让我们无时无刻感到温暖/结交新朋友之余还要维系旧友谊/请多珍惜历久常新的友情」(Friends are like sunshine to the soul/Keeping us warm where we go/Make some new and keep the old/Those are silver, these are gold)。

最后,Ginalina独自演唱了《Small But Mighty》专辑的歌曲《My Family Keeps Me Warm》。她以激昂的歌声唱出关于爱和连系的歌词,用来庆祝农历新年可算是非常合适,因为全球很多家庭都会在这时候团聚。

阅读原文 >> 点此链接

立即行动

Pancouver 激发创造力并促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请支持我们关注多元的艺术家!来自加拿大境内的捐款可获得税务收据。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选华文翻译文章

Big Day

VIFF 2023: Big Day 大日子

看到这个片名,我想不是结婚就是死亡的议题?!但既然是 VIFF 挑选出来的片子,就应该不是我所想像的「平淡的话题」!VIFF 的片单,总让我有新世界的想像!在台湾,穿梭在巷弄间走路,是日常也是看见生活的场景,在大日子里面导演一开始就用了这样的穿梭场景,让两位主角边走边对话,家人间淡淡又有一点点情绪的对话,下一秒又是关爱,让我好奇也加倍的让我回到台湾的熟悉感!

Read More »
North Vancouver singer-songwriter Duck Lau

北温音乐家刘祖德从小培养作曲才华

当Pancouver透过Zoom视频会议连系上刘祖德(Duck Lau)时,他正处于漆黑的环境中。那是因为他的北温住家正好停电,让这名香港出生的创作歌手的地下室录音室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

Read More »
Nguyễn Tường Danh

导演Khoa Lê以细腻作品《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打破有关越南LGBTQ社区的刻板印象

蒙特利尔电影制作人、舞台总监兼影片设计师Khoa Lê喜欢超越传统界线。这名酷儿艺术家的简历显示,他致力「创作将神圣与平凡之间,以及现实与想像之间界线模糊的作品」。他声称,自己的作品总保留着人性化元素。由他执导的长篇纪录片《Má Sài Gòn》(西贡母亲)不但体现了他的创作宗旨,更打破了固有的刻板印象。这部引人入胜并且关于越南LGBTQ社区的敏感题材作品,将于5月6日(星期六)下午5:15在温哥华的DOXA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上映。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