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三名值得注意的本地音樂家成為Together We Are!農曆新年音樂會焦點

17 Desktop_Ginalina-LunarFest Concert Together We Are
Jirong Huang, Ginalina, and Sarah Tan performed three songs together at the Orpheum Theatre for a Lunar New Year concert.

一名朋友曾經告訴我甚麼是「三的法則」(rule of three),即是在任何演說中僅列出三個重點,以免令觀眾混淆的智慧。我決定借用這法則,來回顧昨晚在奧芬劇院(the Orpheum)舉行的Together We Are!音樂會。

為了迎接兔年來臨,溫哥華新年藝術節舉辦了這個既難忘又動人的音樂會,期間Harmonia String Ensemble、Vivaldi Choir、Out in Harmony,以及西溫青少年團體WVYB Symphonic Strings的演出均令人印象深刻。

他們的表演不單觸動人心,更將聽眾、音樂家和歌手凝聚起來,尤其在最後兩個表演項目 — 約翰·藍儂(John Lennon)的《Imagine》和奥斯卡·彼得森(Oscar Peterson)的《Hymn to Freedom期間。台上所有人和合唱團的每位成員都戴上了口罩,以防止新冠肺炎傳播開去。

另外,Harmonia演奏了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Divertimento in F major, 1st and 3rd Movements》,以及由卡爾·詹金斯(Karl Jenkins)創作,並成為戴比爾斯(DeBeers)電視廣告著名配樂的《Palladio》,讓人回味無窮。WVYB Symphonic Strings的表演項目是台灣作曲家李哲藝以宏偉山巒為題材的阿里山之歌》。

但對我來說,三名才華橫溢,並居於大溫地區的藝術家演出在我腦海留下最深刻印象:烏克蘭鋼琴演奏家Anna Sagalova、11歲小提琴大師Arianna Stott,以及三度獲得朱諾獎提名的家庭民謠唱作歌手Ginalina。

Anna Sagalova
Star concert pianist Anna Sagalova moved to Vancouver to flee the war in Ukraine.

三個獨奏家以及與烏克蘭站在同一陣線

讓我們先從Anna說起。她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被迫從家鄉哈爾科夫(Kharkiv)逃亡。

Harmonia指揮家Nicholas Urquhart指出,在戰爭爆發前,她在Kharkiv I.P. Kotlyarevsky National University of Arts擔任副教授,但如今卻成為難民。

Nicholas在介紹Anna時表示:「加拿大給予她避難的場所,讓她可以安穩地生活,但我們現在是給予她機會,讓她呈現最真實的自己。當你聽過她演出,你就知道她擁有世界級的造詣,可以在歐洲和亞洲巡迴演出,而她在一年前正是過著這樣的生活。」

Anna演奏的是蕭邦(Frédéric Chopin)難度最高的作品之一:Andante spianato et grande polonaise brillante in E-flat major, Op. 22》。該名波蘭出生的作曲家於1835年在巴黎首次公開彈奏此曲,其後更成為奧斯卡得獎電影《戰地琴人》(The Pianist)的結尾曲。

十九世紀波蘭鋼琴家兼記者克萊琴斯基(Jan Kleczyński)曾稱,世上沒有作品比這首曲更優雅、奔放和清新脫俗。

Anna的演繹非筆墨可以形容。她最先奏起大家耳熟能詳,既浪漫又恍如夢境的夜曲,巧妙地以左手彈出節奏音符,右手則演奏美妙的旋律。到了後段,她輕鬆地奏出繞樑三日的琶音,令包括我在內的台下聽眾無不拍案叫絕。

驚人的小提琴演出

單是以上的演出,就足以令音樂會值回票價,但接下來還有來自高貴林港的小提琴神童Arianna。

其實在她獨自演出前,她已經與Harmonia一同演奏維瓦爾第(Antonio Vivaldi)的Concerto for 4 Violins in B minor》,但那不過是前菜。

Arianna的主要表演項目,是她對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Concerto for 4 Violins in B minor》充滿自信的演繹。在她完成了令人讚不絕口的演出後,Nicholas向觀眾表示:「剛才那位11歲小提琴演奏家名字叫Arianna Stott,更已經在一些音樂比賽中獲獎。如果你想進一步認識她,歡迎在網上搜尋她的名字。」

Ginalina為溫哥華樹立榜樣

當然,這篇音樂會心得一定要談及Ginalina的出色表演。這名溫哥華唱作歌手在二胡手黃繼榮,以及古箏手譚宇莎伴奏下,演繹了最新專輯《Going Back: Remembered and Remixed Family Folk Songs》的歌曲。

 

她以Going Back》一曲為音樂會揭開序幕,一首令人難以忘懷,關於到訪祖先家鄉的作品。至今我已聽過這首歌數次,而每次歌曲結束後,其正面的訊息和動聽的旋律總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魅力四射的Ginalina在表演過程中不時以英語和國語交替演唱(有時更會用上法語),令她成為精通三種語言的唱作歌手。她在最新專輯更錄製了一首台語作品,向自己的背景致敬。

美國樂評人瓊·藍道(Jon Landau)曾在1974年對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作出廣為人知的評價,認為他就是搖滾樂的未來。看過Ginalina的演出後,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她能夠為溫哥華的未來樹立榜樣,因為這個城市富有智慧、同情心、創意、前瞻性、擁有多種流通語言,而且尊重所有人的背景。

朋友好比靈魂的陽光

Going Back》除了觸動聽眾心靈外,對這個城市而言也是適合不過。由於這個城市超過一半人口來自其他國家,「回鄉真好/回到祖母夢想的起源地/回想起被遺忘土地的故事」(Going back is nice/Back to where grandma’s dreams began/Back to stories from forgotten lands)等歌詞讓這作品成為體現共融性的傑作。

此外,黃繼榮活潑的二胡演繹和譚宇莎精湛的古箏技巧,令奧芬劇院彌漫著一股懷舊情懷。

接下來,Ginalina和兩位伴奏家表演了專輯上第二首作品找朋友》。這是她改編自傳統中國童謠,歌詞以國語為主的歌曲,更讓譚宇莎有機會展現她的音樂造詣。

雖然我聽不懂當中的中文歌詞,但英語部份卻令我產生共嗚。

她唱道:「朋友好比靈魂的陽光/讓我們無時無刻感到溫暖/結交新朋友之餘還要維繫舊友誼/請多珍惜歷久常新的友情」(Friends are like sunshine to the soul/Keeping us warm where we go/Make some new and keep the old/Those are silver, these are gold)。

最後,Ginalina獨自演唱了《Small But Mighty》專輯的歌曲My Family Keeps Me Warm》。她以激昂的歌聲唱出關於愛和連繫的歌詞,用來慶祝農曆新年可算是非常合適,因為全球很多家庭都會在這時候團聚。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Vancouver antipoverty activist Sid Chow Tan

前國會議員戴慧思向社區媒體活動家周明輝致意

12月22日,溫哥華活動家周明輝( Sid Chow Tan)的親朋好友在Russian Hall出席他的生命慶典。一直是排華及人頭稅平反運動領袖的周明輝,時常把「我的藝術是行動主義」掛在嘴邊。這可見於他拍攝的多部紀錄片和訪問,而這些作品更已在有線電視頻道播放數十載。

Read More »
freedom of expression

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最新出版專書探照數十年來的言論自由長征

大多數加拿大人可能從未聽過鄭南榕這個名字,但這位於1989年去世的民主活動家在他的故鄉台灣卻是家喻戶曉。這是因為在爭取言論自由、民主和獨立的過程中,他做出了一些令人難忘的事。根據《從0到100%:台灣言論自由之戰 (From 0 to 100%: The Fight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Taiwan) 》,鄭南榕在1980年代,每當國民黨政府停刊《自由時代 (Freedom Era) 》週刊時,他會以不同的名稱再出版這份週刊。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