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不分種族與性別 卑詩省司法部長勾勒出一條追尋正義的道路

Nike Sharma by Joshua Berson
As B.C.'s attorney general, Niki Sharma is working with Indigenous leaders to create a more equal justice system. Photo by Joshua Berson.

Niki Sharma 知道自己因為父母的犧牲而獲得許多幫助。Rose 和 Pal Sharma  1970 年代從印度的北方邦移民到卑詩省的麋鹿谷,建立新生活。Sharma 的母親在一個小社區 Sparwood 養育四個女兒,父親則在當地煤礦公司工作了幾年。

Sharma 在 Zoom 上對 Pancouver 表示:「他在我們很小的時候被解雇了。他自己和四個孩子面對著艱難的過渡期,但他最終創業成功了。」

Sharma 表示,當移民子女取得成功時,這往往是父母的勝利。她永遠不會忘記她母親在得知卑詩省省長 David Eby 邀請 Sharma 擔任卑詩省司法部長時的反應。

Sharma 笑著回憶道:「我記得她當時尖叫著哭了出來,那真的是一個難忘的時刻。」

對於 Sharma 來說,這是一段非凡的升遷旅程。二十年前在搬往溫哥華之前,她就讀亞伯達大學的法學院。她在 Donovan & Company 律師事務所工作了12年,經常為原住民客戶打官司。2011年,她成為首位當選溫哥華公園委員會委員的南亞裔女性。

Sharma 致力於為公園委員會與溫哥華市合作改善他們與原住民的關係,並為此感到自豪。2013年,溫市舉辦了第一次和解遊行,吸引數萬人穿越高架橋。

Sharma表示:「我覺得我們開啟了這段旅程。」

性別平等和種族正義一直是 Sharma 關心的議題。她在2017年成為兒童照護省務廳長陳葦蓁(Katrina Chen)的高階廳長助理之前,在受虐婦女支持服務(Battered Women’s Support Services)的董事會任職近九年。

她們的努力使育兒場所大幅增加。此外,Sharma 在種族關係方面也發表深度的評論;當聯邦保守黨考慮禁止公務員戴面紗時,Sharma 以普通公民的身份撰寫了一篇引人入勝的回應。

她寫道:「請意識到現在是 2015 年,男性政治領導人正在辯論加拿大女性有權在加拿大穿著什麼。請意識到這次選舉是將少數女性變成了政治足球。請注意,在我們之中,一群加拿大公民正在被貶低成了非人。歷史一再告訴我們,這將導致壓迫、仇恨和暴力。」

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她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她認為考慮投給川普的想法「在看到他競選集會上的種族主義口號、基於種族與宗教的遣返和歧視政策,以及白人至上主義三K黨對他的支持時就應該打住。」

基於以上這些與其他相關領域的努力,本拿比的廣播電台 Spice Radio 在2019年將反種族主義獎授予 Sharma,她與馬斯琴族(Musqueam)政治活動家 Cecilia Point 同時獲頒這一獎項。一年後,Sharma 贏得了溫哥華黑斯廷斯區(Vancouver-Hastings)新民主黨的政治提名,並在省選中輕鬆勝出。

當時的省長 John Horgan 任命她擔任一個新職位:社區和非營利組織發展議會秘書。她非常適合這個工作,因為她在溫哥華信用合作社擔任董事超過四年,並在 PuSh 國際表演藝術節的董事會任職近三年。

作為議會秘書,她與許多藝術組織接觸。儘管受到疫情衝擊,Sharma 對他們持續努力的決心印象深刻。

她說:「在他們所信仰的事情上,他們絕對是非常堅強的。他們為社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她對藝術並不陌生。在過去的40年裡,她的母親組織了無數活動,並擔任 Sparwood 藝術委員會的負責人。在 Sharma 看來,藝術最重要的是挑戰個人的觀點。

當被問及是否有什麼關於 Niki Sharma 的事情是她的同事可能不知道的,她笑著透露:「有一個名為《Just Dance》的電動遊戲,我異常地很擅長。」

實際上,Sharma 非常重視隱私。她有一個九歲的女兒和一個三歲的兒子。

作為司法部長,Sharma 特別熱衷於部門裡的原住民司法計劃。其中一個關鍵項目是 15 個原住民司法中心。根據 Sharma 的說法,每個中心將配置一個團隊,幫助為「Gladue 報告」做準備,該報告會闡明導致個別原住民被告進入司法體系的系統性或背景因素。根據加拿大最高法院的裁決,法官量刑時必須將此報告列入考慮。

司法部長強調,原住民在對殖民司法體系的「清算」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Sharma表示:「我們確實從全國各地的原住民領袖那裡汲取靈感,他們告訴我們應該朝哪個方向前進。」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Pancouver - Carol and Leigh Pan_Desktop

Carol and Leigh Pan

或許有人會好奇為什麼溫哥華最新的藝文媒體要叫 “Pan”couver「泛」哥華。你或許認為是因為大部分的內容都與泛亞州有關。的確,我們專注報導溫哥華日益茁壯的文化多樣性與創造力,它們來自日本、台灣,甚至是土耳其的安納托利亞半島地區。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