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couver-Logo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Become a Cultural Navigator

先驅Joleen Mitton透過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營造韌性和原住民社區自豪感

Joleen - FT Image
Joleen Mitton wears a coat by Sho Sho Esquiro. Photo by Evaan Kheraj.

[ Joleen Mitton 穿著 Sho Sho Esquiro 設計的外套。 照片由Evaan Kheraj提供。]

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創人Joleen Mitton的一生經歷了很多。 她曾以模特兒身份在日本,泰國,香港以及韓國的時裝秀上走秀。 她曾現身 Clinique,Vivienne Westwood 和 Kenzo 的廣告。 現在,40 歲的Mitton出現在多倫多暴龍隊刊登在多倫多公車上的廣告

但人生並不總是五彩繽紛。 在接受 Pancouver 採訪時,Mitton談到關於在溫哥華低收入市中心東區的 Main 街和 East Hastings 街拐角處度過的童年時光。

「我們知道我們是原住民,」Mitton說,「但我們沒有參與任何原住民習俗或儀式,直到很久以後。 當時,作為原住民並不安全,尤其是在我居住的街區。」

成年後,她在Urban Butterflies就職,該公司由她已故的姑姑Joy Chalmers創立, 幫助接受寄養服務的原住民兒童和青少年。

對Mitton來說,這強調了將原住民年輕人與其文化重新連結的必要性。 在接受Pancouver採訪時,她提到原住民的高自殺率以及給年輕人帶來美好未來希望的至關重要性。

「我們的青春是神聖的,」 Mitton宣稱。

她於 2017 年創創辦了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為原住民服裝設計師重拾地位,幫助兒童和青少年意識自己原住民的身份,並壯大每個人的自尊。 今年的活動將有 32 位來自Turtle Island各地的原住民服裝設計師參加,並設有手工藝品市場。

此外,11 月 20 日至 23 日期間還將有四場時裝秀,其活動範圍延伸至伊麗莎白女王劇院的觀眾區。主辦方隨後將於11 月 25 日在Performance Works 舉辦閉幕派對。   

Rebecca Baker-Grenier fashion
Rebecca Baker-Grenier designed this dress as part of her first full collection.

[這件衣服是由參加今年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 32 位設計師之一的 Rebecca Baker-Grenier 設計的。]

Mitton鼓勵非原住民人士參加

開幕之夜被稱為「紅裙活動」,自創辦以來一直是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的一環節。 該活動由 Lorelei Williams 主持,來紀念失踪和被謀殺的原住民婦女,女孩,雙靈和 LGBTQ 社區成員。

多年來,在紀念遊行和抗議活動中,紅裙象徵著失踪和被謀殺的原住民婦女和女孩。 Mitton認為,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標誌著紅裙第一次在售票活動中作為主角登場。

「此事仍然需要討論,因為它還在發生,」 她說。

第二晚的主題是「我的所有關係」(All My Relations),將介紹來自世界各地的服裝設計師以及傳統做法。 「我的所有關係」(All My Relations)也恰好是Mitton公司的名字,以及她所互動和管理的籃球隊的隊名。 此外,Mitton也是 Supernaturals Modelling 的創始人之一兼創意總監。

第三晚的時裝秀名為「原住民的未來」。 其將專注於原住民的歡樂以及主權上。 時裝秀的最後一晚「西海岸精神」將慶祝該地區傑出的原住民服裝設計師。

11 月 25 日,Van Vogue Jam 主辦了一場適合所有年齡層的Supernatural Kiki舞會,向 Performance Works周圍的自然世界致敬

Mitton希望大量非原住民人士能購買門票,參加活動並購買原住民服裝和其他展示產品。

「在我們原住民的循環經濟中,我們希望非原住民人士參與,」 她說,「我們需要大家共同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吸收知識是成功的一半,所以要以開放的心態和開放的心來做這件事。」

Mitton photo by Patrick Shannon
Mitton aims to inspire pride among Indigenous young people. Photo by Patrick Shannon.

[Mitton嘗試激發原住民年輕人的自豪感。 照片由Patrick Shannon提供。]

Wisdom Circle提供意見

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在xwməθkwəy̓əm(Musqueam族),Skwxwú7mesh(Squamish族)和 Səlílwo ətaʔ/Selilwitulh(Tsleil-Waututh族)的未割讓領土上舉行。 Mitton與東道主密切合作,並依靠由 12 名女性組成的傑出Wisdom Circle引導,她們也是時裝週的共同創辦人。

「當我做出決定時,我會至少與其他幾個人談談,以確保決定是正確的,」 Mitton說, 「我認為這是Wisdom Circle的可發揮所長的地方。成員們都是非常聰明的人。 前議員Andrea Reimer就是其中一員。」

Mitton和溫哥華都會區的許多原住民一樣,可追溯她家祖上的根源到該地區之外的地方。 她的kookum(Cree語裡祖母的叫法)在8 號條約(Treaty 8)的Sawridge區長大。Sawridge原住民位於亞省小奴湖的東端。

「她搬到這裡是為了擺脫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Mitton說,「她在 50 年代移居到這裡。」

Mitton的母親是被寄養的。 Mitton稱她為一個「Sixties Scooper」,指那個時期多數在白人家庭中長大的原住民孩子。 Mitton還透露,市中心東區的警察虐待了她的kookum(祖母)。 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的創辦人(Mitton)表示,他們對她那必須獨自應對兒童福利系統的母親惡言相向。

「這改變了我在世界上的生活方式,」 Mitton指出。

較淺的膚色為Mitton提供了某些優勢。 她少女時就進入了模特兒界。 Mitton也是一名出色的籃球運動員,這使她能夠前往 卑詩省的不同城市和保留地,並參加原住民籃球錦標賽

Joleen Mitton
JB the First Lady designed this dress worn by Joleen Mitton. Photo by Patrick Shannon.

[JB the First Lady(原住民嘻哈歌手) 設計了 Joleen Mitton 穿的這件衣服。 照片由Patrick Shannon提供。]

Inuit服裝設計師將參與

實際上,她認為自己的籃球經歷為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奠定了基礎。

「你會被邀請去各各不同的部落,」她說,「這些籃球錦標賽上通常都有供應商以及等等商家。這有點像帕哇小徑,與錦標賽賽程非常相似。」

此後,她邀請了其中一些服裝設計師參加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

「我認識這些人很久了,因為我一直以運動員的身份旅行,」Mitton說道。

她很高興看到大眾對原住民時裝的興趣與日俱增。 然而,Mitton提醒,長時間以來,原住民們一直在創造屬於自己的風格,卻只見它們被未經認可的盜用。 她希望透過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來警醒大眾。

「Cowichan毛衣並非來自哈德遜灣公司,」 Mitton堅稱,「它來自Cowichan山谷。」

今年,溫哥華原住民時裝週將首次介紹來自西北地區的Inuit服裝設計師。 Mitton將他們比作 60 年代流行音樂中的英國浪潮,好似當時來到北美的滾石樂隊和其他樂隊。

Mitton認為,這些英國音樂人就像這些Inuit服裝設計師一樣,有著很好的時尚感。 她說,Inuit人作為一個團體參加今年的活動「真的棒極了」。

她也期待在時裝秀上看到年輕的原住民。 今年,Girls Who Leap 為此次活動創作了不同的作品。

「我們都來自不同的部落,」 Mitton說,「我們中的一些人會戴上絲帶,有些人會戴上披肩。 這些都是我們部落的文化作品。」

「只要戴上這些東西,它是「藥」,」她堅持道,「它能證明你是誰。」

閱讀原文 >> 點此連結

立即行動

Pancouver 激發創造力並促進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請支持我們關注多元的藝術家!來自加拿大境內的捐款可獲得稅務收據。

Shar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ags

精選華文翻譯文章

A Passage Beyond Fortune

Weiye Su以作品《A Passage Beyond Fortune》回應華裔加拿大人被扭曲的歷史

多倫多電影製作者Weiye Su在他片長16分鐘的紀錄片《A Passage Beyond Fortune》讀出了開場白,內容是一段個人反思。該名里賈納前居民在這部國家電影局作品中表示:「有人曾經在薩省告訴我,每個城鎮都有一家中餐館,背後有它的故事。」由中國移民到加拿大的Weiye講述了由穆斯喬(Moose Jaw)流傳開去的都市傳說。當地市中心在1980年代發現了地下隧道,衍生了這種說法。

Read More »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Indian Band), Skwxwú7mesh (Squamish Nation),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created Pancouver to foster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underrepresented artistic communities. A rising tide of understanding lifts all of us.

© 2023 The Society of We Are Canadians Too Privacy Policy | Terms and Conditions

We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at we are gathered on the traditional and unceded territories of the Coast Salish peoples of the xʷməθkwəy̓əm (Musqueam), Skwxwú7mesh (Squamish), and Səl̓ílwətaɬ (Tsleil-Waututh) Nations. With this acknowledgement, we thank the Indigenous peoples who still live on and care for this land.